第1577章 何必跟傻瓜争长短(1 / 2)

必跟傻瓜争长短

萧二小姐一听,眨了眨眼睛,笑着说:“所以……你的意思是,无论她说什么,你都不会在意喽?”

“何必跟傻瓜争长短?”墨时琛答着。

在他眼中许薇音向来是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

他从不会将她当一回事。

萧二小姐看他的表情,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说:“可是人言可畏这四个字,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哦。特别现在环境下,网络暴民一冲动,你可能就分分秒的成为渣男。”

墨时琛笑了,风轻云淡的,“我在乎吗?况且我本来也是个渣男。”

“真正的渣男不会随口说自己渣,反而会在女人面前扮演柔情似水,好像他对每个女人都痴心一片。”萧二小姐一副她深有经验的样子。

墨时琛笑了,摸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萧二小姐,一字一字,问的很是清楚,“你接触的男人应该不多,为什么会这么了解男人?”

萧二小姐忽然靠近,双手搭在男人肩膀上,然后轻轻的点着脚尖儿,笑容微微的有些迷人,如同刚刚出来的小狐狸精一样。

她红唇动了动,故意在墨时琛脸上吹了口气,笑道:“开玩笑,因为我足够聪明啊。而且……我有狐狸精的血统,你不知道的吗?”

墨时琛被她这故作妩媚狡猾的模样逗笑了,宽大的手掌握住她不盈一握的纤腰,嘴角微微的一动,似笑非笑的说:“你知道狐狸精落到男人手中,会如何?”

萧二小姐眨了眨眼睛,看着有些不谙世事的说:“会怎么样啊?哥哥……你慢慢告诉我,好不好啊?”

“行,我这就告诉你!”墨时琛说着便将萧二小姐抱起来。

然后故意使坏的将她放在桌子上,双手掐着她的小腰,刻意拉近两人的距离,眉眼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低声道:“小丫头,你想不想知道,你这种人落在我这种人手中会如何?”

萧二小姐知道他是故意吓唬自己,她也生出了一种想要跟墨时琛斗法的心情,双手抱着男人的脖颈,主动凑过去,眼睛眨啊眨啊,抿着嘴笑笑:“当然知道啊,就是被吃了而已……我……想被你吃。”

尾音拉长了,无比的勾人。

饶是墨时琛在花丛中走了许多年,也有些抵抗不住萧二小姐的苏音。

他必须说,这个小丫头不搞事情则以,一旦出手,他都无力招架。

“阿琛哥哥,你怎么了啊,为什么不说话了呢?”萧二小姐的手轻轻的勾着墨时琛的领带,声音越来越软,大有一定要将这个男人给拿下的意思。

墨时琛眸色不由的沉了沉,喉结不自觉的滑动着,握着萧二小姐腰的手也有松开的意思。

萧二小姐看他要打退堂鼓,反而特别高兴,她得意的握住墨时琛的手,眨了眨眼睛,继续说:“阿琛哥哥……你到底是怎么了嘛,为什么都不说话啊。”

墨时琛看她故意折腾自己,真是没办法了,只好举手投降,“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我投向,再也不招惹你这个小可爱了,行吗?”

“噗……”萧二小姐仰头大笑,不停的摆手。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不跟你闹着玩了,好不好?”萧二小姐又说。

墨时琛点头,然后向后退了两步,转成朝着厨房走去,“想喝什么,我给你拿。”

“什么都行啊,只要是阿琛哥哥拿来的,就是毒酒我也甘之如饴呢。”萧二小姐笑道。

墨时琛真是要无奈了,他脚上动作一顿,感受着自己的心跳,跟某个小姐说:“果果,别闹了。”

“哈哈哈……知道了,知道了。你帮我拿瓶养乐多啊,我要喝饱了才可以睡觉呢。”萧二小姐说。

墨时琛脸色微沉,略有些无奈的回头,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萧二小姐脸上,“你还要喝饱在这儿睡觉?”

萧安心不扛着四十米大砍刀过来,萧安宇也可以完全把他给拆了。

他是真想多活几年呢。

“你想多了,我嫌弃你家,有很多女孩子来过呢。我才不要在你这儿睡。”萧二小姐笑道。

但是墨时琛却觉得许多事可以被误会,但这件不行,他极其认真的说:“我这栋别墅,你是唯一有权限进来的女人。”

萧二小姐闻言,眉梢微微向上一挑,他必须说,他非常高兴,有被这话取悦了。

“哎呀……那我是不是应该感恩戴德一下,好好的以身相许,报答阿琛哥哥呢?”萧二小姐笑盈盈的说着。

一听阿琛哥哥,墨时琛的表情就有些奇怪了,他感觉心口有个小猫儿在挠他。

萧二小姐现在真是可以当个狐狸精了。

好在他很快能调整好心态。

他跟自己说,他所有的反应,是正常男人的反应,遇到这样一个漂亮姑娘,没有反应的才不是正常男人。

如此一想,他就安慰了许多。

“喏,萧二小姐,现在给你的饮料来了,喝完我送你回家。”墨时琛过来,静静的坐在萧二小姐旁边。

萧二小姐看他刻意跟自己保持了距离,调皮起来,凑过去一把抓住他的手,眨了眨眼睛,“阿琛哥哥……”

又是一声无比的娇软。

墨时琛觉得自己真是要笑死了,他抽出手,突然严肃的看着萧二小姐,一字一字的说:“我是个正常男人,尤其还喜欢漂亮女孩,你不要把我当成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明白吗?”

萧二小姐闻言,抿了抿唇,轻轻点头,笑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这个火我不点了还不行吗?”

看来差点把墨时琛给烧了呢。

萧二小姐证实了自己的魅力,很是满意。

不过她还是吃了外卖才被墨时琛送走。

只是回到萧家门外的时候,不好的碰见了萧子琛。

萧子琛刚跟一些老家伙见面讨论项目,一言不合的就吵了很久,此刻心情整不好。

看到女儿跟一个男人回来,那张脸比一开始还要阴沉,他气压极低的盯着面前的男人,冷哼一声,“你干什么?”

墨时琛看萧子琛那个眼神,就知道他已经误会了,他深吸一口气,态度特别好的走过来,对着萧子琛深深鞠躬,笑着说:“萧伯父你好。”

“谁是你萧伯父,不要乱叫。”萧子琛的脸臭的可怕,此刻已然是将墨时琛当成了偷他家白菜的贼。

这样被防备着的墨时琛也是哭笑不得,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正在尴尬的时候,萧二小姐凑过来,一把抓住亲爹的手,笑眯眯的说:“爸比,你怎么反应这么大啊。我是刚好跟墨时琛碰到了,一起吃饭回来的啊。他是我姐夫的发小,不会有什么事的。”

一听姐夫两个字,萧子琛又想起来,他的宝贝大女儿已经被猪给带走了。

萧子琛的心情更差。

墨时琛亲眼看到萧司琛的脸色在越来越差,他神色复杂的说:“抱歉,萧伯父,我可能引起您的误会了,请放心,我只当萧安果是妹妹,绝无其他想法,她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萧子琛听到这个解释,并没有多高兴,相反的,眉头一皱,冷哼两声说:“你的意思是,我女儿不够好?”

墨时琛扶着额头,突然有种心有余而力不足之感,他态度谦卑的说:“当然不是,萧安果是个很不错的女孩,但只是女孩,还没长大。”

萧二小姐:“……”

不禁要自我审查一番,她还没长大?

她已经成年好一阵了好不好?

哪里没有长大?

这是赤果果的年龄鄙视。

想到这里,萧二小姐就更加不爽了,她好想坑墨时琛一把,但是看到亲爹的反应,还是忍住了。

她深吸一口气,挽着亲爹的胳膊,笑道:“那我也不喜欢他啊。我要找一个跟爸比一样帅一样好的人。这个世界上只有爸比这样的男人最好。”

被女儿拍了彩虹屁,萧子琛的心情瞬间大好,他抿了抿嘴,故作严肃的说:“你知道就好,外面的男人很多都是坏人,你一定要认清楚,爸爸管着你,也是希望你幸福,明白吗?”

萧二小姐点头点头,顺便不着痕迹的给墨时琛传递信号,意思是让他先走。

墨时琛自然看懂了,趁机说:“伯父,人我已经安全送回来了,那我先走?”

“嗯。”萧子琛点头,反正现在听到女儿的彩虹屁了,他心情好,也可以不跟墨时琛计较。

墨时琛得到恩典,那是跑的特别快了,他几乎是脚底抹油的,转身就跑远了。

等着墨时琛离开,萧子琛父女俩也跟着进去了。

萧二小姐很聪明,进去之后是一个墨时琛都没有提。

不过她不提,不代表别人不会问。

这不,萧安心还是将妹妹叫去了房间,开始一次灵魂质问,“你是不是喜欢墨时琛?”

萧二小姐连连咳嗽,不敢跟姐姐对视,心虚的说:“你怎么看出来的?我没有喜欢啊。姐……你对我无端的揣测,让我的小心脏饱受摧残啊。”

“呃……你继续在我面前装,我保证打不死你。”萧安心盯着妹妹。

萧二小姐鼓了鼓腮帮子,这下说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