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毕业旅行(1 / 2)

“喂?”戚黛睡意朦胧的接起床柜上的电话。

“阿黛黛?你不会还在睡吧?!”对面是石梅梅石破天惊的声音。

戚黛被震得稍微清醒了点,看了看时间,早上九点半,疑惑:“怎么啦?这么早有事吗?”

石梅梅:“!!!”

石梅梅无语至极:“你还记得咱们今天要干什么吗?”

戚黛闭着眼,脑子转的极慢,想不到便问:“干什么?”

石梅梅那边大概是无语好半晌,才吼她:“说好的毕业旅行呢?!再过几天就要查成绩了!再不出门到时候谁还有心情玩?!”

戚黛彻底被吼醒了。

逢高考必下雨,大概是铁律。

六月七号高考第一天天气极好,但七号晚上却下了大暴雨,之后大雨连下了三天,让不少毕业生原本定在九号的饯席宴,也就是俗称的“散伙饭”不得不往后延期。

当然延期也有延期的好处。

整个高三大家基本都是每天五点多就起床,晚上将近十二点才睡,难得有可以睡到自然醒的时候,自然是要在家疯狂补眠。

等到大雨停,饯席宴开始吃起了,大家的状态也回来了。

这样带来的结果就是大家疯闹了整晚,开始是在酒店吃着吃着就喝起来,等从酒店出来一群人又转战KTV继续喝。

唐金成有心想让大家少喝点,但这群读书时的乖乖仔,在王兴源的撺掇下反而把他这个曾经的班主任给灌倒了,最后还是徐远山替他叫了车将人送回去的。

戚黛自然也是喝了不少的,宿醉让她第二天头疼不已,连宝贝弟弟都顾不上,下午早早就上床睡觉了,这一睡就睡到现在被石梅梅的电话吵醒了。

“你们现在都在哪呢?”戚黛揉了揉脑袋坐起身,心里念叨着怎么徐远山也没来叫她起床。

石梅梅说:“我们现在都已经在火车站了,就等你和徐远山呢。”

其实还有闫方和陈童恩没到,但她不想告诉这不上心的两人。

戚黛只能道:“好,那等我们半小时。”说完挂了电话起床穿衣服并收拾行李。

十五分钟后戚黛从房间出来,客厅里只有戴颖在织毛衣。

“妈,小鱼和远山呢?”

戴颖头也不抬道:“刚刚小鱼闹着要找舅舅,小山送他去了。”

戴明最近休假在家,时不时的就过来逗戚遇,戚遇虽然总被逗哭,但还是跟戚黛一样,比起父母,都更黏舅舅,以至于戴颖时常打趣姐弟俩:“果然外甥肖舅。”

“早餐在桌上,你自己去吃。”戴颖又道。

戚黛:“哦。”

戚黛早餐还没吃完,徐远山就回来了,戚黛问他:“你东西收拾好了吗?”

徐远山还没回答,就听戴颖问道:“收拾东西?要去哪?”

戚黛回道:“前几天跟您提过的,我们几个朋友约着一起去H市玩呢。”

“就你们几个小孩子?”戴颖蹙眉,明显很担心。

戚黛赶忙几口把早餐吃完,然后走到戴颖旁边撒娇:“妈~您还当我们是小孩呢?”

“难道不是?”戴颖反问。

戚黛语塞了下,道:“是是是,但我们十八岁了,成年了,九月份还要去别的城市念书,总归是要离开你们的。”

见戴颖还是有些不放心,戚黛不得不说:“你看前几年我们都还没成年,不也独自生活的好好地嘛。”

戴颖无言。

虽然那几年出去外面工作是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但到底没有给孩子陪伴。

戴颖沉默且满脸愧疚,戚黛就后悔自己冲动说了这种话,她有些着急的看向徐远山。

徐远山走到戴颖另一侧坐下,握着她的手,轻声安抚:“阿姨您别担心,我会照顾好戚戚的。”

戚黛忙说:“对对对,远山练过好几年拳击呢,您要对他放心。”

戴颖轻哼了一声:“我哪是不放心他,我是对你不放心。”

这话虽有歧义,但他们三都懂,女孩子嘛,还是漂亮女孩子,在外总是会不太让人放心。

而徐远山个性温和且内向沉稳,并不会让人担心。

戚黛抬起手臂,握拳,用力凸显自己的肱二头肌,指给戴颖看:“妈,你看,我力气超大的!而且我也练过几年呢。”

徐远山接道:“我会一直在戚戚身边,不会让她有什么危险。”

戴颖只当戚黛陪徐远山去的时候跟着比划了,听了徐远山的话才道:“那你们要经常给家里报个平安。”

戚黛和徐远山连连点头。

戴颖又去房里拿了两千块备用金给徐远山:“这钱你们拿着路上用,要是不够了再给我打电话,我给你转账。”

徐远山推拒:“阿姨,不用,我这边还有钱,够我和戚戚用了。”

这几年徐远山写文赚了不少钱,每逢过年过节还有戚家人和喻川给的红包,另外还有学校每年给的奖金,连戚黛的钱也都是放在他这里,他身上的钱真的够够的。

但戴颖说:“那不行,你的那是你的,以后说不定要用呢,这些是我们做家长必须给的。”

徐远山还想说什么,戚黛直接一把接过放在徐远山手里,并道:“谢谢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