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末夏初, 《入魔》第二季正式开拍,金燕柳作为这部剧的老板,携周北杨一起, 出席了该剧的开机发布会。

这算是兄弟传闻落实以后, 俩人第一次一起公开亮相,都不用他们剧组请, 几乎全国的娱乐媒体都出动了。

【我期待已久的《入魔》第二季, 终于要开拍了!】

【你们看到这部剧的发布会媒体阵容了吧, 堪称豪华!】

【不奇怪啊, 金燕柳和周北杨再次同框诶。】

【周北杨不是辞演了么?怎么还参加开机发布会。】

【这是他们自家的剧啊, 他来为他哥站台宣传的吧?毕竟只要他们俩站在一块, 就噱头满满,你看引来了多少媒体。】

【媒体也不光冲着他们俩去的吧, 这部剧第一季就集齐了两个顶流,堪称豪华配置, 但第二季这发布会……简直是神仙阵容!】

【是啊是啊,陆曜, 言徽华, 单拎出来都是能担主的人了。这真的是近十年最豪华的开机发布会了,粉圈的狂欢!】

言徽华和金燕柳一样,在第二季都只是友情客串了,他的经纪人坐在车上, 对闭目养神的言徽华说:“你都两天没睡觉了,依我说,你能去客串一把就已经够仁义了, 没必要连发布会也参加,千里迢迢跑回来, 这一来一去,一天的休息时间就全没了。”

言徽华是当红小生了,他工作特别拼,从走红到现在,每天的日程都排的满满当当。如今他正在千里之外的民国影视城拍新戏,好不容易挤出一天休息时间,就赶飞机回南城来参加《入魔》的开机发布会了。

发布会一结束,他就得往回赶,这比拍戏还要累。

不过言徽华这人重义重情,他也知道。《入魔》带给言徽华太多东西了,他这是来报恩了。

金燕柳正在换衣服,肖胖子就进来了,说:“言徽华到了。”

金燕柳赶紧穿好衣服,周北杨替他理了一下衣领:“别慌。”

“我先去跟他打个招呼。”金燕柳说。

“怎么那么兴奋。”周北杨说。

“老情人见面,当然兴奋了。”他笑了两声,就赶紧跟着肖胖子出去了。

楼道里乱糟糟的,但金燕柳还是一眼就看见了言徽华,气质出众,在人群里仿佛会发光。

变化太大了,星光四溢。

言徽华在看到金燕柳的一刹那,却有些晃神。

金燕柳这人就是有这种魔力,长久地不见他,心里那点波澜也就平了,可一看见他本人,心头便又晃动起来。

上次他和陆曜一起去看金燕柳的时候,金燕柳有些憔悴苍白,如今大概已经彻底康复,整个人比之前还要亮丽俊美。金燕柳老远就伸出手来,他便也伸出手来,握了上去。

两人的手握在一起,金燕柳笑着走上前去,给了他一个拥抱。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金燕柳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身上依旧是那种从容自信的气场,反倒是言徽华,已经能独当一面的大明星,在遇见金燕柳的时候,却突然变得局促了起来。

陆曜从化妆间出来,大声喊:“徽华!”

他和言徽华的关系更好一些,《入魔》以后时常会小聚一下,他伸开双臂来,直接将言徽华抱了个满怀。

陆曜的出现打破了金燕柳和言徽华之间的少许尴尬。他们都是大明星,身旁一堆人,见面就变成了短暂又热闹的寒暄。金燕柳送言徽华去了他房间,再出来,就看见了赵斯礼。

赵斯礼站在走廊最尽头,在和陆曜说话,大概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两人先后转过头来,看向他。

赵斯礼瘦削了很多,一只手握着拐杖,腰背却依旧挺拔,看他的眼神,阴翳又从容。

金燕柳直接就走了过去。

赵斯礼便彻底转过身来,面对着他站定。

这俩人的恩怨,陆曜也知道,如今一个是自己公司的老板,一个是新戏的老板,他夹在中间,有点尴尬,便笑着问说:“找我?”

“好久没见赵总了。”金燕柳笑着说。

陆曜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赵斯礼,便识趣地说:“那你们聊,我得去化妆了。”

陆曜走了以后,金燕柳又往前走了两步,靠着楼道口的窗户站定。

“好久不见。”他主动说。

赵斯礼的手抓紧了手里的拐杖,说:“虽然很久没见,却像天天都在见。”

金燕柳笑了笑,说:“我是来跟你道歉的。”

赵斯礼愣了一下。

金燕柳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说:“不管怎么说,我都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咱们俩搞成现在这种关系,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好在一切都过去了,希望我们俩以后能成为朋友。”

赵斯礼紧抿着嘴唇,过了好一会才说:“我们俩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朋友。”

金燕柳却好像并不在乎,两只手往裤兜里一揣,笑了笑,然后点了一下头,抬脚要走。

”金燕柳。“赵斯礼叫住他。

金燕柳回过头来看他。

“总有一天。”赵斯礼说。

总有一天怎么样,他却没有说。

这大概才是真正的反派,不到死绝不认输,谁都劝说不了。

但娱乐圈这种名利场,巨大的利益总是伴随着巨大的风险和竞争,金燕柳要面临的敌人,本来就不止赵斯礼一个。

他没有继续挑衅,却也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就走掉了。

《入魔》第二季发布会,正式开始。

他们这次的发布会办的异常隆重,上百家媒体,还有数千人的粉丝团,现场荧光满眼,长长的红毯一直延伸到入口处。

周北杨和金燕柳压轴,他们俩并肩站在光明与黑暗交接处。

刚上台的陆曜正在接受主持人的短暂采访,观众席上的欢呼声已经连绵不绝。

“我突然想起我们俩第一次一起走红毯的场景,”金燕柳轻声说:“《入魔》第一季的时候。”

如今,他们穿着同一身衣服,他的T恤是柳枝摇曳,周北杨的T恤上,则是一株笔挺的白杨树。

大概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俩穿的是兄弟服,其实他们穿的是情侣装。

“接下来,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金燕柳,周北杨!”

主持人在台上喊。

尖叫声此起彼伏,他们的名字混成一片。

“走吧。”周北杨说。

金燕柳点了一下头,在《入魔》的主题曲声中,和周北杨一起朝舞台上走去。

步入灯光之中的瞬间,粉丝的呼喊声彻底达到巅峰,镁光灯照的整个舞台宛如白昼,可他们训练有素的眼睛,可以在这密集的闪光灯中,依旧能保持最得体的面目表情,最短暂的紧张过后,金燕柳微微仰头,从容地看向镜头,眼中倒映的,全是闪烁的镁光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