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二百九十章 钟严介入(1 / 2)

眼见这废物居然敢跟自己顶嘴,中年男子的杀意更盛。

阴沉着脸,举起长篇就抽了下去。

龙天昱眸中厉色一闪,随后,就箍住林梦雅的腰,将她往后带,离开了那鞭子的攻击范围。

几乎是在瞬间,龙天昱的短刃就蓄势待发,随时能取这人首级!

但林梦雅的反应比他更快,“你是想要杀人灭口吗?”

中年男子冷笑一声,还欲追上第二鞭,结果手腕却被人给捏住了。

那人大概天生神力,只听得一声骨裂脆响,中年男子的手腕居然就这样被捏碎了。

下一刻,他男子惨叫出声,目眦欲裂地向后望去。

结果却只看到了一张冰冷的阎王脸。

惨叫声被生生截断,显得有些可笑。

但中年人做梦都没有想到,偷袭自己的人竟会是他!

“钟,钟将军......”中年男子的冷汗瞬间冒了出来。

谁不知道这位可是军中闻名的活阎王。

阿单那使的性格已经够爆裂的了吧?

但他都不敢跟这位活阎王对上。

盖因这人不仅天生神力、武艺高强,而且还出身不凡,最重要的是此人对于军规法度极为推崇,尤其铁面无私。

只是因为他常年不在军中的因故,所以只有一些中上层的将领认识他。

但每年这人回到军中的时候,也是大家伙最老实最守规矩的时候。

中年男子还心存侥幸,但一看到活阎王的那张脸,他就在心中暗叫了一声“糟糕”。

怎么这活阎王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在这时候回来了?

“他犯了错,自有他的上司惩治,谁给你的权利让你滥用私刑,嗯?”

钟严冷冷地质问中年男子。

那人吓得差点哆嗦,只是狡辩道:“钟将军误会了,我只是想要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好让他知道军令不可违......”

不得不说,中年男子到底是经验丰富一些,也知道怎么说,才能让这位活阎王对自己高抬贵手。

果然!一听到有人私自违抗军令,钟严就放开了中年男子的手,转头,锐利的目光直射向林梦雅与龙天昱。

“你们两个竟然敢违抗军令?”

他这辈子最厌恶不守规矩的人。

在他看来,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尤其是在军中。

若是士兵在战场上不守规矩,那么造成的后果是不堪想象的。

所以这些年,他最是维护军中的规矩、法度,从来不许任何人藐视、践踏军规。

中年男子捂着剧痛的手腕,只得把怒火全都宣泄在林梦雅的身上。

“对,就是他们!钟将军,我本是受我家统领的调令而来,不想他们居然胆敢违抗军令!”

说着,他忍着疼拿出了自己怀中的调令。

钟严冷冷看了林梦雅一眼,然后,接过了调令。

那上面果然写着让中年男子带五人归营,而且最下面还落着统领的印章。

检查无误后,钟严将调令还给了中年男子。

“你可以带着人走了。”

中年男子立刻点头哈腰,只是眸色却透着阴狠。

他一定要整死这五个人给自己的手腕报仇!

“你们几个,还不快给我滚过来!”

仗着有钟严在,中年男子更加猖狂。

其他四个人早就低垂着头走过去了,唯独龙天昱还站在原地。

“你怎么不过去?”钟严沉下了脸,看向林梦雅跟龙天昱这一对的时候,已然染上了几分怒色。

龙天昱丝毫没将此人放在眼中,而林梦雅却像是咬了咬唇,问道:“敢问钟将军,既然您认定军中所有人必须要维护法度,那为何却对严重违反军纪之人视而不见?”

“还是说,您所谓的维护军纪,其实也是因人而异?”

“放肆!”钟严怒喝一声,眼中厉色犹如利剑一般,似要将林梦雅穿透。

“军规大过天!在本将眼中,任何人违犯了军规,都必须要受到惩罚!”

林梦雅听到他这话,像是吓了一跳,可又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

她抿了抿唇,终于,对钟严行了个军礼。

“那就还请钟将军为我们做主!我们虎威营三百多个弟兄,就因为某人的私欲而被葬生在犬腹之中。如果是牺牲在战场上也就罢了,可这实实在在却是因为某些人违反军规所导致。”

“我们这十几个兄弟侥幸捡了一条命,想要将此事禀告给诸位统帅。可结果,换来的是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试问他们这么做,可是合乎军规法度?”

她这一字一句,犹如一把大锤,沉重地敲击在每一个虎威营的士兵的身上。

他们刚才还瑟瑟发抖,甚至还对林梦雅他们产生了几分怨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