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艰难的骑士道远征(1 / 2)

战锤神座 汉朝天子 5932 字 2天前

PS:最后一程了还是求个月票,秋梨膏~

卡隆堡陷落的时候,布列塔尼亚圣战大军正在沿着斧咬隘口山道缓缓前进。

王国摄政劳恩和卡拉德两位元帅打头阵,莱恩则是和伯希蒙德还有老丈人率领着骑士道大军从后面慢慢跟上,斧咬隘口是山道,补给线没有河流会比较脆弱,所以速度怎么也快不起来。

诺斯卡矮人在大君巴德尔和他的兄弟托尔的率领之下走了地脉网道,不过随后一个悲伤的消息传来,卡拉克-微风堡已经陷落,被斯卡文鼠人攻陷,自此,北灰色山脉最后一个矮人要塞也陷落了。

暮光姐妹的阿莱儿军锋走的是时代橡树的根须,木精灵们不想要和矮人为伍,这些人还在为阿莱儿女王和奥莱恩王的死而悲伤,木精灵们士气低落,这点暮光姐妹也没有什么办法,她们本来就不是擅长激励士气的领袖。

即使如此,圣战大军中依然还有一些精灵和矮人的存在。

八峰山之王贝勒加铁锤的嫡长子小索尔格林带着一小队小胡子矮人跟随着圣战军前进并自愿担任侦察队,杰德-诚实者整天开着自己的旋翼直升机到处跑,木精灵这边阿拉洛斯率领着自己的灰衣队跟在老近卫军的后面,同样,阿拉洛斯麾下的木精灵们也士气低落,这些饱受折磨和苦难的战士们现在只能紧紧地跟随着阿拉洛斯这位英雄,寻求最后的解脱。

三个基斯勒夫近卫军团倒是很享受灰色山脉的高海拔与凛冽寒风,对基斯勒夫人来说,布列塔尼亚过于温暖了。

马格里特大公胡安-卡洛斯-观日者精挑细选组建的6000人大军团埃斯塔利亚民兵军团则是咒骂着灰色山脉刺骨的冰峰,埃斯塔利亚人不习惯这种寒冷。

帝国历2525年,晚夏的一天。

刺骨的凛风漫无止境,自高耸山峰顺流直下裹挟着崩塌的尖啸回荡在路途之中,天空已然自空无一物的灰郁大幕搅拌化作一堆扭曲的暴雨云团,汹涌澎湃之余仿佛一双覆压天际的巨手将天际应声撕裂。

随军的布列塔尼亚外交大臣塔列朗裹紧了身上的上等防水罩袍,高精瘸子咒骂着该死的坏天气,同时还不断地抱怨着为什么莱恩一定要指定他随军,瘸子只想在自己的庄园里面享受着早餐的热椰羊奶和派蒙汤,而不是在这里风餐露宿。

“塔列朗阁下,您会跟来我很惊讶。”第一近卫枪骑兵团将军朱可夫尝试着和这位满腹牢骚的高精搭话,他显得稍有些僵硬:“我相信您一定能够发挥出自己的作用。”

“您不如说我可以起到一个至关重要的象征那就是这场伟大的圣战同样有高等精灵的加入,这象征着在太阳王的领导之下我们实现了种族和民族的大团结。”塔列朗斜着眼睛说道:“再来一句世界民族大团结万岁,这不是给你懂完了?”

这一句话呛得朱可夫说不出话来,基斯勒夫将军被堵得想来想去发现自己居然接不上这茬。

周围的几位翼骑兵忍不住偷笑。

朱可夫的脸涨得通红,他最后忍不住憋了一句:“塔列朗阁下,我很尊重您。”

“你可以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将军,我们都是太阳王的仆人。”塔列朗僵硬地笑了笑,他从腰间拿出了一瓶朗姆酒灌了两口,感觉好多了:“我不是混沌恶魔,你没有必要这么畏惧我,而且据我所知,您并不害怕混沌恶魔,在基斯勒夫的北方,你不止一次亲自率领熊骑兵冲阵,好多混沌恶魔都被您砍翻,既然如此你在怕什么?怕我吃了你?”

“我只怕一件事,那就是愚蠢。”朱可夫只能说道:“我总觉得,我在你的眼中,似乎总是表现得很愚蠢。”

“哇哦,我的将军,我不得不高看你一眼。”塔列朗用手搓揉着钢瓶的表面,笑道:“那我想你一定每天都生活在自卑里。”

朱可夫的笑容僵硬了起来:“塔列朗,我很尊重您,但这不意味着您可以这样一遍遍地试探我的底线。”

“我听说雷蒙成为了元帅。”塔列朗没有理会朱可夫的话,他接着说道:“您觉得呢?”

基斯勒夫将军脸色变了,他对塔列朗的表现无所适从,可见塔列朗直勾勾地盯着他,他只能说道:“我尊重太阳王陛下的决定,或许雷蒙元帅是个好的选择。”

“噗呲。”塔列朗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本来期待我能在你这里得到更令人满意的答案,格奥尔吉。”

“我说了,我尊重陛下的决定,我喜欢秩序,并为布列塔尼亚和基斯勒夫的光复而战,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朱可夫只能勉为其难地组织语言。

“我本人也喜欢秩序,尤其是规则,但我不喜欢法律,尤其是大陆法。”塔列朗微笑道:“那么我可以理解,我的将军,您也觉得雷蒙元帅这位崛起于草根,二十年前还是个木工的家伙配得上元帅的荣耀,对么?”

“您的结论几乎等同于我的答案了。”朱可夫点头,他的大光头在灰色山脉群峰白雪山顶的反射之下放射着明亮的光,十分刺眼。

“很少有人在掌握了象征着国家最后命脉和最强战斗力的军团之后,心里不会生出别的想法。”塔列朗脸色平静,却说着令朱可夫心脏狂跳不止甚至是令他相顾左右的话。

朱可夫现在同时担任第一近卫枪骑兵军团将军和基斯勒夫近卫军统帅,换言之,基斯勒夫复国希望的所有军队他至少拥有一半的控制力。

“哦,我的将军,你的脸怎么红了?”瘸子说道一半停住了,他笑嘻嘻地说道。

“精神焕发!”朱可夫赶紧说道。

“脸怎么又黄了?”塔列朗心里快笑开了花。

“防冷……”朱可夫编不下去了:“我们基斯勒夫人都这样,遇到冷天脸都会变黄,这是自我保护机制。”

“那么您对元帅军衔感兴趣么?”

“我?我对我现有的荣耀,以厄伦格拉德将军的身份在北方抗击了十年混沌的成就心满意足,财富我也不缺。”

“是的,财富您当然不缺,别的不说,几次犁庭扫穴,您从前线运回的财富就有几十辆马车吧?”塔列朗随口说道。

朱可夫脸色铁青,他沉默了好几秒钟,这才说道:“那都是我从敌人那里夺来的。”

“是的,您是。”

塔列朗不再多言,他闭上了嘴巴。

当天晚上,斧咬隘口驿站,国王红蓝金顶大帐。

塔列朗在通报之后快步撩开帐篷进来,屋内十分温暖,因为维罗妮卡的巫术火盆就在角落中点燃,还有那熟悉的麻将声。

迎面望去,只见骑士王后苏莉亚、湖神女巫莫吉安娜、女议长维罗妮卡和女仆长西尔维娅正围坐在一起打日麻,场面看起来很热闹,桌上放着筹码,塔列朗只来得及看一眼就发现上面的筹码写得是“一天”,其中苏莉亚的筹码最多堆得像小山一样,莫吉安娜和维罗妮卡次之,西尔维娅的筹码只有寥寥几个,苏莉亚温柔地从筹码里面抽了一把出来交给西尔维娅:“好了,这次不要说我没给你们机会。”

“来!这一次你就等着放铳吧!苏莉亚夫人!”维罗妮卡挽起袖子打算大干一场。

“既然夫人都这么要求了,那么我也只能遵命了。”西尔维娅表面上勉为其难,实际上跃跃欲试。

“我就随便玩玩。”莫吉安娜却保守得很,如果不是苏莉亚要求,她甚至不想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