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王妃(1 / 2)

嫁偶天成 木嬴 4300 字 6个月前

清凰郡主三岁这一年。

从年初起,太皇太后身体就每况愈下,姜绾拼劲全力,也只帮太皇太后拖到了深秋。

太皇太后不好了的消息传到顺阳王府。

齐墨远就匆匆带着姜绾进了宫。

一起到寿宁宫的还有王妃和傅景元他们,王爷人在军营,还没有赶来。

迈进寿宁宫时,一阵秋风起,黄叶遍地,宫人们都默默垂泪。

他们都知道,太皇太后的大限到了。

其实能活到太皇太后这般年纪,多少人都不敢想,但太皇太后待宫人们好,对小辈们更是慈祥,又是开国皇后,在大夏朝的地位无与伦比。

这么一位注定名垂千古的太皇太后离去,注定举国哀痛。

王妃他们进寝殿的时候,太皇太后已近弥留了,姜绾上前给她把脉,被太皇太后握住了手,道,“不用给哀家把脉了,昨儿夜里,哀家已经梦到太祖皇帝来接哀家了。”

“你们都好,我也可以无牵挂的离开了。”

太皇太后犹记得先皇娶她时,两人情到浓时,生同富贵,死同日。

当年太祖皇帝驾崩时,太皇太后就生过随他一起去的念头,太祖皇帝看出来了,让她好好活着。

这江山得来不易,这些小辈没吃过他们打江山的苦,就不会珍惜,他不得不先走一步,让太皇太后看着这些不成器的后辈,别把江山给葬送了。

太皇太后应承了太祖皇上,这么多年,也一直信守承诺。

太皇太后靠在大迎枕上,有太多的话想说了,头一个就是叮嘱皇上,临死前求皇上免天下赋税三年,皇上答应了。

和皇上说完,就是齐墨远和傅景元,太皇太后握着他们的手,哽咽道,“这辈子哀家最愧疚的就是没能保护好你们。”

顺阳王失踪了多久,太皇太后就揪心了多久,再加上为了救安阳县主落水重病,太皇太后对齐墨远是疼爱加愧疚。

后来知道齐墨远才是真的顺阳王,王爷为了保齐墨远,自己的儿子失踪都忍着没说,太皇太后对傅景元就更愧疚了。

好在傅景元娶了长欢郡主,那是太皇太后看着长大的,长欢郡主为靖安王府诞下小世子,肚子里又怀上了,已经有四个月了。

太皇太后欣慰了不少。

还有姜绾,太皇太后对姜绾则是感激。

姜绾救了王爷,帮王妃调养身子,甚至太皇太后的身子骨也多亏了姜绾才能活到现在,还有揭穿北云侯夫人杀害成王一事,太后陷害先太子……

还有开济世堂、万卷楼,帮皇上收拢民心,太皇太后觉得有姜绾在,她可以放心的去见先皇了。

寝殿内,来了不少人,都是太皇太后亲近的人。

太皇太后每一个人都见了,说了几句体己话,唯独王妃站在那里擦眼泪,太皇太后没有叫她上前。

要知道,太皇太后是最疼王妃的,便是连养在膝下的懿德长公主都比不过,这么多人都说了,却不和王妃说,实在是奇怪。

到最后,太皇太后的眸光才落到王妃身上,抬抬手,王妃就跪在了太皇太后的凤榻前。

王妃紧紧的握着太皇太后的手,她不舍得太皇太后离开,王妃豆大的眼泪掉下来,太皇太后抬起另外一只手帮王妃擦掉,道,“有件事,哀家瞒了你许久,也到了该告诉你的时候了。”

王妃望着太皇太后,哽咽道,“您瞒我什么了?”

太皇太后看着王妃,道,“当年哀家给你赐婚,是靖安王求的哀家。”

王妃眼泪模糊了双眼,听到太皇太后这话,她呆呆的看着太皇太后,“怎么会是王爷?”

当年老国公帮王爷求娶她,王爷死活不愿意,以有了心上人一定要老国公登门退了她的亲事,后来惹怒太皇太后,太皇太后下了懿旨,王爷才不得不打消这念头。

王妃一直以为求太皇太后下旨赐婚绝王爷退亲念头的是老国公,怎么会是王爷?

王爷是吃错药了吗?

姜绾他们年纪小,王爷王妃那档子事的时候,还没有他们,是以只觉得奇怪,经历过这事的皇上他们,则一个个脑门黑线,摸不透王爷在做什么。

总不至于是为了和老国公抬杠,故意闹这么一出吧,可他当年闹着要退婚,是满京都都知道,对王妃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等王爷从军营赶来送太皇太后最后一程,一进寝殿,就发现大家看他的眼神就跟看傻子似的,看的王爷一头雾水。

王爷走上前,太皇太后已经不好了,说话力气已经用尽,对王爷就只说了一句,“哀家没有看错你。”

王爷,“……???”

王爷来的晚,完全不知道这句话的前提是什么,然而太皇太后眸光从大家脸上扫过去,面带微笑的合上了眼。

太皇太后走的没什么痛苦,算是含笑而终。

所有人包括皇上在内都跪了下来,宫里的丧钟敲了足足九九八十一下,这是皇上报丧敲数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