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甩锅与*行(1 / 2)

轮回乐园 那一只蚊子 9878 字 2020-10-09

一根根水桶粗的荧蓝色光柱落下,轰落在战场上,半小时前还混战的战场,此时已看不到任何一名眷族士兵与野猪战士,双方不是躲进地洞,就是藏身在战壕内。

上百根半米粗,3米长的金属柱竖立在高空,这就是重炮级武器完成发射后的攻击形态,这些金属柱顶部压聚能量,底部轰出荧蓝色光柱,组成炮雨齐射,所波及的区域,除重装**外,己方其他兵种的幸存率很低。

今天已是混战开始后的第三天,时间才到下午,眷族方就集结重炮级武器的火力,进行了五轮炮雨齐射。

唯有如此,才能压住太**团的攻势,否则野猪战士们的攻势太难挡。

眷族边境,黄昏要塞。

作为一座展开后的T0级要塞,黄昏要塞的规格,就是一座略显紧凑的城市,这里的建筑都是在短时间内建成,外加是眷族军队驻扎于此,从上空俯瞰,黄昏要塞宛如一座建筑排列整齐的钢铁城市。

钢铁城市偏中后区的指挥所内,全息地图悬浮在沙盘上方,十几名眷族军官围站在此。

一名戴着军官帽,披着呢料大衣的男人坐在沙盘前的正位,他的手肘抵在沙盘桌边沿,双手的十指交叉,虽*近40,但看起来就像30岁左右。

这男人神情冷肃,低垂着眼帘,这位是本次眷族方的指挥官,惠特利中将,「哨塔」军方的高级将领。

雷兹准将指挥的首战惨败后,眷族方等于被狠抽一耳光,作为这片大陆上的最强霸主势力,眷族方立即调集大军,要给予太阳阵营残酷的一击,让其他势力看到,这就是触怒眷族的代价。

这场战争重新开始后,事情并未向眷族高层们预估的那般发展,已经开战3天,因急于灭掉太阳阵营,眷族三大势力都不计代价的向前线派遣部队,重炮级武器每天都集火5到6次。

纵使如此,敌军依然像一面铁壁般,死守住防线,至于用重炮级武器打击敌军要塞,这方面已尝试过不止一次。

敌方的要塞很奇怪,根据这方面的专业人士给出的情报,那百米高左右,与T3级要塞高度相近的移动要塞,竟是一座T0级要塞。

最初时,眷族高层们并不相信这点,怎么可能有这么小的T0级要塞,但在那要塞抗住了三轮的炮雨齐射后,所有人都不再怀疑,这座要塞体型的确不够大,防御力却强到离谱。

要知道,就算是T0级要塞,也应该扛不住重炮级武器的炮雨齐射才对,可这要塞的外装甲层就是抗住了。

任何的取舍,都是有得有失,太阳要塞也是如此,太阳要塞**庞大的体积,**超强的活性矿石处理能力,移动速度也不优秀,它是专注于两点,进化巢与外部防御。

苏晓是故意如此发展,在他看来,无论将进化巢发展到多强,要塞本身**足够强悍的防御力,这都没意义。

这世界有重炮级武器这种战争兵器,到时一波集火打击将要塞轰穿,导致进化巢被毁,之前的发展就没任何意义了。

太阳要塞可以称之为史上防御力最强的T0级要塞,**之一,这是放弃了很多才达成的。

以往在攻坚方面无往不利的重炮级武器,罕见的碰了次壁。

眷族方想摧毁太阳要塞,只有两种方式,或是攻破野猪战士们的正面防线,或是潜入太阳要塞内,在内部**大威力爆炸物。

第一种方式正在进行中,战区内正进行重炮级武器的日常洗地。

第二种方式尝试了多次,总计派出129名潜入者,这些人别说潜入太阳要塞内,刚靠近太阳要塞就被发现,被驻守要塞周边的野猪战士们围攻致死。

僵持住的战局,让眷族高层很不满,尤其是官僚派,在他们看来,这次出征边壤区,首日就应该歼灭敌人才对,居然拖了这么久。

不仅官僚派在着急,其他派系也很急,这一战,与人族那次的争夺领土与资源不同,而是避免猪头人从地上爬起来。

*一猪头人从地上爬起,团结起来成立一股大势力或国家等,这对眷族来讲,是无法承受的损失。

眷族能有今天的辉煌,被他们踩在脚下的猪头人不可或缺,整个眷族国度中,98%以上的重体力劳作、危险劳作、有毒害劳作等,都是猪头人在做,且眷族们无需提供给它们报酬,只需每天供应1~2顿廉价的餐食即可。

重体力劳作由雄性猪头人去做,精细些的枯燥工作,则是让雌性猪头人负责,而一名眷族,即便从出生开始什么都不做,依然能有**的生活。

**眷族曾**这一切吗?当然有,但那概率连*分之一都不到,哪怕有人站出来反对这一切,他很快就会发现自己所面对的‘敌人’,不单是哨塔、眷族同盟、极光议会的高层们,还有所有的眷族公民,这些人中,甚至可能有他的父亲或母亲。

当一个**能让人们安心入眠,那么,这**即是人们愿意接受的**,而这‘**’,就是哨塔、眷族同盟、极光议会所对外传播的,猪头人是无法自然繁育的低等生物,是他们通过「生命工厂」所培育出的商品,商品**人权。

太阳要塞的出现,让所有享受到猪头人产业链的眷族,都感觉到了威胁,所以这场战争是不可调和的。

指挥所内,惠特利中将沉默的坐在主位,围站在沙盘桌周边的其他十几名军官神情肃穆,现在别说开口发言,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喘。

混战不仅打了三天,外加还有17*名眷族士兵葬身于此,这种战损数字,已让眷族高层们震怒。

惠特利中将环视沙盘桌旁的一众军官,他首日来黄昏要塞时,心情很不错,他之前的想法是,有雷兹准将在前面趟雷,这次的边壤区之战必是稳操胜券,这场能名留后载的胜利,他惠特利收下了。

开战后看到一窝蜂般冲上来的野猪战士,惠特利中将要不是顾及自身的威仪,他差点笑出声,之前他一度认为,雷兹准将是因嫉妒,才说敌人没任何战术,亲眼见识之后,惠特利中将确定了,敌人的确没战术。

仗是上午打的,人是中午开始恍惚,下午逐渐自闭的,没错,惠特利中将的内心略有自闭,他是哨塔的著名将领,怎奈,群殴战术对著名将领造成的心理伤害更大。

在开战后的当晚,惠特利中将在卧室内给自己做了心理工作,他那时的想法是,只是开战一天而已,敌人经不住消耗战。

然而在第二天开战后,敌方不仅没被耗死,攻势反而更猛,不仅攻势更猛,全体冲锋+矮猪人扒尸体作战服也更娴熟。

对这情况,惠特利中将没太好的办法解决,只能一看到敌军大举冲锋,就下令重炮级武器集火,从而将敌军压回去。

有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不让眷族士兵们穿作战服,不过这方案过于扯淡,惠特利中将当场下令把那名提出这建议的军官拉出去处死。

“你们有什么策略。”

惠特利中将环顾一众眷族军官,这些军官的头压到更低。

见此,惠特利中将的神色透出几分阴沉,战局发展到这种程度,他已经不考虑如何保住名声与军衔,而是怎样保命。

边壤区的混战看似是旗鼓相当,可只有身处战区的军官与眷族高层们知道,这三天的死伤有多惨重,以及消耗了多少物资,战争是在烧钱,一轮炮雨齐射的集火看似杀敌众多,消耗却等同于一座环城3个月的总税收。

这几天战死在前线的眷族士兵,以及各方面的巨额开支,都需要一件事才能抹平,那就是胜利。

可眼下惠特利中将无法夺下胜利这两字,既然如此,他就要为这里所发生的一切负责,俗称背锅。

眷族高层们是不会有**的,犯错的只会是中高层的**或军官,惠特利中将很清楚一点,他虽贵为哨塔的中将,可在眷族权利顶峰的那四人看来,他只是一枚重要的棋子而已,到了****,是可以舍弃的。

惠特利中将又环视了在场的军官们,这次他是在寻找,能否有人代他背这口黑锅。

奈何,在场一众军官都低着头,衔位越高,头低得越狠,一名主动退到第二排的准将,都想把自己的脑袋插地里。

所有人心中都和明镜般,战局发展到这种程度,必须有人背锅,否则民众的怒火都是个大问题。

砰!

惠特利中将的手拍在沙盘上,上方的全息投影闪烁了下,就在惠特利中将作势要开口怒斥时,忽然想到一件事,眼下的情况,他不一定要找人来背锅,而是可以中场换人。

一个名字浮现在惠特利中将脑中,那个名字为雷兹,对此人,惠特利中将现在是由衷的敬佩。

对方在**准备与了解的情况下,大军压入边壤区,虽说败退,导致战锤部队战死近10*名士兵,被俘3*多人,可有一点不容忽略。

雷兹准将因不了解敌方的能力,没准备应对火焰的手段,外加在**重炮武器与活体战车的情况下,与敌人交战,在歼敌10*余名后,率残存部队退出边壤区。

要是对方的部队配备了活体战车,以及重炮级武器,首战就算无法取胜,也必会让敌人元气大伤。

“审判所的那些人,都是猪脑子吗。”

惠特利中将的话锋突然转向审判所,这让一众眷族军官都目露狐疑,但很快,有几名军官就想到是怎么回事,也一同怒斥审判所。

没一会,在场所有军官都反应过来,可谓是群情激奋,在惠特利中将的带头下,这些军官要联名力挺雷兹准将,核心战略为,赶快让雷兹准将回来,现在这锅太大了,谁都背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