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六章 声援钟羽正(1 / 2)

听了王林生的这句话,众人点了点头,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齐姓的读书人大声说道:“王贤弟说的有道理。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还坐视不管,就不配为读书人!”

“读圣贤书,做正直事,今日就是我辈出头之时!”

“对,就是我辈出头之时!”所有人都跟着附和道。

气氛一下子就被烘托出来了,整个酒楼之中的氛围更加热烈,大家喝了杯中酒,纷纷摔了酒杯,转身就向楼下走了出去。

来到楼下,王林生将一锭银子放在柜台上,笑着说道:“掌柜的,不用找了。咱们去做大事情,这些钱用不到了。”

“王贤弟高义!”众人大笑着附和道。

只是在谁也看不见的地方,王林生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了三下。

女掌柜的缓缓的点了点头。

两人快速地对视了一下,王林生才转身离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酒肆。

这个时候,小二凑到了女掌柜的身边,说道:“掌柜的?”

“去报一下,这些人已经走了,应该是去首善书院了。”女掌柜的说道:“另外你派人盯着点,如果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回来汇报。”

“好的,掌柜的。”小二答应了一声,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在京城的各地之中,都在发生着类似的一幕。

无数的读书人开始汇聚,快速地涌向了首善书院。

一时之间,京师震动,似乎所有的读书人都动了。

而此时此刻,消息也传到了首善书院,第一批人已经到了。

得到下面人的汇报之后,钟羽正神情激动,整个人都露出了老怀大慰的样子。他转头看着阮大铖,笑着说道:“果然这天下还是正直的读书人多!”

阮大铖看了一眼钟羽正,笑着附合道:“我们都是读圣贤书之人,自当行圣人之道。”

可是阮大铖的心里面却在大骂:这是怎么回事?谁搞的鬼?这些读书人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眼看事情马上有了结果,现在这些人跑过来,,实在是太愚蠢了。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做,只能激怒朝廷吗?

从当今陛下的行事风格来看,陛下就不是那种能够受人威胁的人。如果真的闹翻了,那么所有的事情就都搞砸了,书院的改革也不用想了。

真到了那个时候,可怎么办?

主管这件事情的崔呈秀会彻底完蛋。而自己呢?

肯定也是吃不了兜着走,弄不好就身败名裂了。

阮大铖现在心里面只能寄希望于崔呈秀,希望他能在陛下那里谈下来。

“可是钟前辈,这件事情该怎么办呢?”阮大铖有些迟疑的说道:“现在所有的读书人都在朝着这里汇聚,这要是闹出点什么事情来,恐怕咱们也没办法交代。”

钟羽正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

他此时心中的激动已经消退了,也开始担心了起来。

这人多了,谁知道会搞出什么事情来?

这要是真的弄出点什么事情来,他也没有办法交代。

“放他们进来吧。”阮大铖说道:“钟前辈还是亲自出去,让他们安生一下。我们表达意见可以,但是不能闹。而且如果被有心人利用,说钟前辈聚集学子闹事,恐怕会授人以柄。到了那个时候,好事也变坏事。”

听到阮大铖的话,钟羽正连连点头。

非常赞赏地看着阮大铖,钟羽正颇为感慨的说道:“幸亏你在,如果你不在,我都乱了手脚了。我们马上就去,马上就去!”

两人连忙走了出去。

外面的学子已经越聚越多了。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年轻的读书人,此时正在慷慨激昂的说着什么。

见到钟羽正和阮大铖走了出来,年轻人连忙走了过去,笑着拱了拱手说道:“学生王林生,见过钟前辈。”

钟羽正看着王林生,笑着将他搀扶了起来,说道:“起来起来。”

王林生站起来之后,钟羽正面容严肃的说道:“你们到这里来,所为何事?”

“我们到这里来,是因为听说朝廷居然有人谏言书院不教圣人之道、不学孔子之法。这实在是有逆天道,是对所有人读书人的侮辱!简直是罪大恶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