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愚见(1 / 2)

深渊归途 未见寸芒 4867 字 3天前

让阿娜回去之后,陆凝接到了开完会的尹绣的电话。这个男人似乎猜的到陆凝的心理,开口第一句就是:找个地方见面聊。

尹绣所掌握的“眼睛”确实在时刻监视着这个基地的一切。由于陆凝没有刻意去躲避,她的行踪此刻应该都已经传入了尹绣的耳中。

最后选择的地方是和上一次见面一样的地方。

再次见到尹绣,能够看得出他似乎更加自得了一些,这一次由于只有两人见面,尹绣订了一个包间,陆凝抵达的时候他正拿着一瓶酒自斟自饮。

“陆凝,请坐。”尹绣示意了一下,“我们先点再聊,还是聊过了点菜?”

“点菜。”陆凝已经知道该怎么和这个人交谈了。

“也对,我们总得放平心态来讨论今天的事。”尹绣拍了一下桌上的铃,很快就有服务员进来,递上菜单。两人各自点了几个形式主义的菜,各自摆着好整以暇的态度对视了半天,等菜都上桌,尹绣才开口:“那么我们开始吧,边吃边聊。”

“你知道我来问什么。”陆凝夹起一块羊排,“我们最好能开门见山。”

“不不不,那样会导致我们双方都抱着满腹疑问想要问。”尹绣摆了摆手,“让我提议……不如你来猜猜,我的目标是什么,作为一个游客来说。”

陆凝知道他不是想问任务,那么结合自己今天的调查,并对比此前尹绣的态度进行反推,有一个她觉得比较明显的可能。

“你在选一个去处。”

尹绣笑了,他喝了一口酒,说道:“差不多,我确实在考察这个地方,并推进这里称为一个能够愉快生活的地方。不得不说集散地找的场景多少都令人有些不痛快,在其中找到一个有机会改造得比较宜居的场景可不容易。”

“你要求还挺高的。”陆凝轻笑。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更加舒适的生活,升阶也是,现在做的也是。我曾经的世界对我没有丝毫可以留恋的地方,而如今,集散地对我们这些老人可是相当大方。”尹绣说。

“而你的任务和你的目的不谋而合了吗?”陆凝问。

“很接近。按照我的推断,任务的发布实际上应该符合我们每个理事长目前对于人生目标的构思,可惜有人太弱,接不住这个位置。”尹绣说。

陆凝不准备就他是否过于自大讨论太多,随手在盘子里切着羊肉,继续问问题:“真正手握绝对力量的不是你,是尹荷,对吗?”

“啊,我从不在意这个。表面力量决定一切的单纯规则仅存在于野蛮化的环境内,我甚至巴不得一直躲在幕后。”

可以预想。

“但为何要对乔高两个下手?”

“啊,这可冤枉了,陆凝。我是不可能给尹荷下达特别详细的命令的。她是个聪明人,你知道,很多时候让聪明人自行判断比起一个远距离的人瞎指挥好很多。但也正因为如此,在那件事之后的善后处理当中,那两位被不幸卷入。”尹绣摆出一副遗憾的表情,“就算为了这两位,我也会尽量将这个世界改造成更好的地方。”

“听这个意思,你不打算留下了?”陆凝问。

“我与苦行僧做了点交易,从而了解了一些世界之外的状况。”尹绣还是那副遗憾的表情,“这个世界因为海的入侵,现在已经变得很容易吸引到具有世界穿梭能力组织的注意,即便有本世界的防守力量,这里也不能算是我理想中的安居地点了。而现在我只是在积累经验而已,这个解释你满意吗?”

陆凝将一根剔干净的骨头放在旁边:“就算不满意我也只能信。我需要知道的是你让一切都回到正常,那别的人呢?这种力量再强大,终究只是掩盖了问题而非解决问题。一切的根本还是拍摄。”

尹绣笑笑:“答案不是一开始就有了?”

“这场拍摄,别的人我不管,月光山谷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我知道它是模仿光的势域搭建的,你们要哪一个特点?”陆凝切入了正题。

尹绣打开了一瓶新的酒,略平静了几秒后,才说:“不是我要的,这一点是尹荷决定的,毕竟她更清楚。”

“哪一点?”陆凝再次强调。

“浮台。”尹绣给出了答案。

陆凝立刻回忆起了那些浮台,以及上面那些尸骨。她已经意识到了这东西的用处,而尹绣也立刻证实了。

“光真言的势域内锁住的是每一个落入海的文明内个体,但通过这种封锁,光真言可以通过同类效应锁死一切同种生命在其势域内的出入。换句话说,能出入光真言势域的只有当前还活着的文明内生物。”

“你们需要的是这个闭锁效果。你们要将那些混进这个世界的组织全部关在世界之外。尽管如此,这不能保证新的组织不能发现这里,因此这个世界总要有个人在浮台上添加新的代表。”

“我不耐烦这种事。”尹绣笑道,“你呢?陆凝?你肯定不准备留在这里,我看得出来,你那么专心于调查并不在于任务,你对这个世界的归属感也不强。”

“你不必管这些。”陆凝说。

“好,让我们换个话题好了,比如怎么对付那些势力?或者别的投资商在拍摄当中有什么目的?我很乐意讨论讨论这些东西。”

“去光真言势域的六个人是谁?”陆凝问。

“嗯?”这次尹绣真的发出了疑问,“去光真言势域?我知道尹荷一定去过,她向我描述了那里的情况,但是六个人?我从未听闻。”

陆凝心脏微微一跳。

“你对月光山谷的开端一无所知?”

“我知道整个计划,我也有真言在身,了解这个,但你说的开端——”尹绣也意识到了什么。

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安静了下来,两人对视,手上的动作也都停了下来。半晌,陆凝才开口问:“你确定你完全了解尹荷吗?我要提醒你,虽然她外观上和我曾经认识的某个游客很像,但细节上的差异已经使二人完全不同了。我不敢断言这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是个非常优秀的人,优秀到我都有些嫉妒她。不出意外的话,再过几年她就能成为晨锋集团的顶层人物。更不要说还会有【世界的守望者】这种未来的隐形身份了。”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些。”陆凝目光凝重,“她当然聪明,聪明人才知道隐藏,她可以一直藏住自己的真实想法,你支持她,所以你发现不了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