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6章 践踏(2 / 2)

逆天邪神 火星引力 8700 字 2个月前

阎三狂笑着,心魂早已扭曲数十万年的他极为享受残虐的快感……何况虐的还是不可一世的南溟神帝。

“啊啊啊啊啊!!”

南万生气极若狂,但身负重创加气息暴乱,他已近失理智,自顾不暇。

而周围,偌大的南溟,自己傲立万年的王城,竟也无一人可以助他。

“喋喋,不愧是主人,竟还有如此的后招。南溟崽子们,在黑暗中尽情哭嚎吧,喋哈哈哈哈!”

阎二狂笑着,本就丑恶的面孔愈加的狂肆狰狞。他的对面,本就处于劣势的四溟神在心崩之下,更是再无还手之力,充斥他们的内心逐渐只剩恐惧、绝望,以及……逃。

逃,这是一种从未出现,也绝不该出现在溟神身上的意志。

但马上,他们便更加绝望的意识到,在太初龙族和众阎魔到来后,他们连逃走都近成奢望。

在彩脂和太初龙族出现时,阎天枭本是被吓了一大跳,全身神经紧绷欲裂,但马上惊骇便转为狂喜,随之又化作无尽的敬仰与狂热。

魔主已是创造了无数骇世的奇迹,竟还留有如此惊人的底牌!魔主当真是远古魔神再世,手段和城府简直如无尽魔源,深不可测……深不可测!

可笑自己当初竟还妄图与魔主抗衡,简直是愚蠢到极点。

阎天枭万般膜拜和激动之下,声音也愈加高亢:“阎魔子弟们,魔主手掌之下,所谓南溟也不过一群土鸡瓦狗,给我尽情的杀!让这肮脏的南溟土地,如魔主所愿般寸草不生!”

阎天枭高吼之时,南溟王城已化作一片笼罩于黑暗的血海……甚至,他忽然发现自己这个阎帝竟压根没有出手的必要。

到来南神域之前,阎天枭半是兴奋,本是紧张忐忑。因为南溟可是南神域第一王界,在北神域为帝之时,哪怕偶然“南溟”二字,都会感受到一股让人难以喘息的无形重压。

而现在他立于南溟王城的上空,视线之中,南溟王城在崩坏碎灭,残剩的四溟神被阎二一个人血虐,傲视天下的南溟神帝被阎三在神帝之躯上捅出着一个又一个黑暗窟窿,重现天日的南归终,还没威风几息就被打到估计亲妈在世都认不出来。

一众神主境界的南溟长老,还有那无数冒死涌至的南溟强者,在千叶

影儿、古烛和太初之龙的力量之下,根本连靠近都不能,便已成片横死。

不远处,还有三个南域神帝在瑟瑟发抖。

阎天枭指骨收缩,轻微的痛感却让他的视线微现朦胧……这一切居然都是真的,我北神域,竟在肆无忌惮的践踏着南溟神界!

他看向云澈,目光如仰神明。

那淡然而漠然的面孔,显然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却全然不知,此刻的云澈正处于懵逼之中。

彩脂……

那道红光……

难道是……

“喋,死吧!”

阎二声声狞叫,随着他五指张开,一只巨型鬼爪抓向了一个已准备全力遁离的溟神,在收缩中死死的钳于他的喉咙之上。

溟神全身黑气升腾,他双瞳泛白,随之骤转金色,全身精血绝望狂燃,在一声悲吼之中血气爆开,在喉骨半碎之时,生生挣脱了阎二的钳制。

但,他尚未有半口喘息,一道枪影绞动着漆黑的空间涟漪从后方刺至,将他的躯体直接洞穿。

随之在他体内爆发的阎魔之力化作无数的黑暗洪流,肆意冲向了他已再无抗拒力量的溟神之躯。

“少主……逃……”

最后的意识,他只堪堪吐出三个字,便再无气息。

枪影一掠,甩开了陨落的溟神,现出了阎舞的身影。

“老祖,”阎舞向阎二道:“不要再戏耍敌人,早些将他们屠尽,以完成魔主之愿。”

语落,阎舞已是一枪刺向早已面无血色的南千秋。

阎二刚要反斥阎舞这小丫头片子竟胆敢教训他这个祖宗,忽见阎舞魔枪所向,顿时吓得全身一哆嗦,嘶叫道:“那崽子主人要活的!”

阎舞气息微滞,但席卷阎魔黑芒的枪身依旧直刺南千秋。

又是一个十级神主……南千秋的面孔没有一丝的血色,全身上下没一个部分都在不受控制的剧烈哆嗦。

云澈手下,到底有多少的十级神主!

一直被三神域压制,百万年连头都不敢冒的北神域,为什么竟存在着这么多的怪物!

这和父王所说,这和记载中的北神域根本完全不一样啊!

南千秋已是被阎二打掉了近半条命,再加上意志崩溃,在阎舞的力量面前只堪堪抬手,便已被一枪穿体。

另外的两溟神也已是遍体鳞伤,看着被一枪贯体的南千秋,他们嘴唇开合,想要向前施救,但躯体却唯有沉重的无力感。

魔煞入体,瞬间摧断了南千秋无数筋脉,随之被阎舞一枪远远甩出,飞向了阎一。

“父王……救……我……”

阎一伸手,五指如鹰钩般抓在了南千秋的头颅之上,霸道绝伦的阎魔之力直贯他的全身,封死了他所有的力量。

南千秋全身僵挺,随之软塌塌的垂下,如一个死人般吊在了阎一的手中,除了偶尔的喘息,全身再无动静。

阎一全身未动,手抓南千秋。有他立于云澈之侧,无人敢近半步。

“千……秋!”南万生颤声嘶吼,却在分心之下,被阎三一爪贯胸,内脏再度崩裂,全身血流近干。

“你们,还要出手吗?”苍释天斜眼看着轩辕帝和紫微帝,脸色勉强还算平静,但目光却在混乱闪烁着。

轩辕帝和紫微帝的手掌都在不受控制的颤荡,额头上汗流如瀑。

“太初龙族……怎么会……”轩辕帝一声声低念着。

“你们若是依然想要出手相助南溟的话,本王绝不阻拦。比如,你们可以试试从那个老怪物手里帮南溟把他们的少主夺回来。相信南溟神界和未来的南溟之帝一定会牢记你们的这份大恩……如果他们能存活过今天的话,呵呵呵。”

苍释天低笑一声,忽然飞身而起,直冲南万生。

南万生全身染血,躯体在阎魔之力的残噬下已不成人形,他绝境之下忽感苍释天的靠近,混乱的心魂微一清明,嘶叫道:“助我……唔!”

来自苍释天的力量没有切断阎三的力量,而是重轰在他的后背,然后从他的前胸破血而出,崩开大片飞散的血雨骨屑。

“……”南万生缓缓转首,色彩涣散的视线中,映出苍释天那张满是微笑的面孔……那笑意中毫无愧疚,反而带着几分毫不掩饰的快意。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明智的选择更重要的东西。”苍释天笑眯眯的道:“相信你南溟神帝一定比任何人都懂,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