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3 真没见过世面(1 / 2)

崇祯窃听系统 叫天 5399 字 2020-04-25

阮福濒看向郑梉,冷声说道:“清都王,不是说了,此乃明国皇帝奸计,难不成你还真信了?”

郑梉听了,转头看向他,冷声说道:“本王一直想不明白,明国皇帝的依仗到底是什么,让他会放出豪言说为他子民不退?呵呵,本王才不信,蝼蚁在他眼里值几个钱,有他明国皇帝的命还重要?他又不是三岁小孩,没有绝对的把握怎么可能不采取最稳妥的打法?”

他所指最稳妥的打法就是,先撤军继续拉长安南盟军的补给线,最好让安南盟军进退失据,那样打的话,就自然更容易取胜了。

换成一般人的话,肯定是会这么做的。

此时,听完他的话,大帐内一片安静。最终阮福濒冷声喝问道:“那清都王的意思,是我们和明军有勾结了?”

多年的死对头,一直恨不得对方死的两边,又怎么可能一点芥蒂都没有!

“我可没有这么说!”郑梉严肃了脸说道,“这种事情,没有就最好了。如果真得有,那对战事绝对是致命的。因此,本王只是想强调,我们安南几方虽然各自有仇,可这是我们内部的事情。谁要是敢私下勾结明国,那就是安南的千古罪人!”

听到这话,莫敬宇就感到刺耳了。就是他祖宗投降过明国,捞了个世袭都统当。在安南的士大夫中,印象很坏。才有后黎朝的重新崛起。

他正这么想着,就看到几道眼光看向他,不用说,他们也是立刻就想到了以前的事情。

顿时,莫敬宇就怒了,同样大声喝道:“什么意思?莫非你们以为我就是明国内应?呵呵,我还真巴不得,如此一来就算打不过明国,我也不会有事!”

郑梉没接这话,只是冷冷地说道:“本王是绝不可能是明国内应的。真要是的话,引明军入安南,又怎么可能还有你们反抗的机会!”

“呵呵,要我是明国内应的话……”阮福濒冷笑一声道,“还用如此费劲,直接和明国南北夹击便是!”

不用说,这时候,各方都在自证清白。莫敬宇看到他们两人又把目光看向他,就也大声说道:“要我是明国内应,便带明军直接杀进来,又怎么可能给你们联手的机会!”

三个人都有各自的理由,说完之后他们各自看看,最终郑梉沉声说道:“如此最好,这肯定是明国皇帝的离间计,不过为了真正证明清白,明日各自出兵,全力攻打明军,如何?”

在他看来,如果是明军内应,那是绝对不敢全力攻打的。要不然,不管是明军那边损失还是内应那边损失,都不可能接受。

其他两人听了,互相看看,都点头同意,约定明日出精锐攻打河口城。

从始至终,他们都没有想过,这内应会不会是红夷,又或者是佛朗机人。这两个只是小势力,分别依附于北郑南阮而已。他们和明国都有仇,不可能是明国皇帝所指的内应。

这个情况,让安德斯不由得松了口气。之前想好的说词,都不用说了。

安南各方势力的头目不管心中怎么想,至少表面上再次团结一致,准备好好打一场。

但是,明军那吼声,可是所有人都听到的,这自然就包括了底下的军卒。

郑军和阮军打了多年的战,亲戚朋友都不知道多少死在对方手中。因此,那些有大仇的军卒,自然就不会客气了。私下里一口就咬定,他们的对头绝对是明军内应。

这种情况,在军官进行弹压之后,虽然不再议论纷纷,可却是灭绝不了的。

如此一来,这些底层军卒都为这场战事的前景担忧。战事正打得激烈的时候有人反叛,这种战事谁能打得赢?

等到第二天,“呜呜呜”地号角声又响彻这一片天空。这一次,是安南盟军先出动,列阵准备攻打明军。

河口城的城头上,崇祯皇帝闻讯已经上了城头,带着微笑,看着安南那边的动静。看他样子,那是一点都不担心。

“陛下,人已带到!”忽然,锦衣卫校尉从城下押过来五六个人,个子矮小,皮肤黝黑,明显是长年累月经常被毒辣的太阳给晒的。

这几个人就只是空着手,战战兢兢的,到了崇祯皇帝面前,就自觉地跪下去大声喊道:“叩见大明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崇祯皇帝看着他们,微微一笑道:“都起来说话吧!”

这几个人都昨天一战中成了明军俘虏的安南军卒,且在骑军有意挑选下,基本都是军官来的。

这几个安南人一听大明皇帝的态度和蔼,紧张的心情就缓和了一点,纷纷再次谢恩之后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