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7 专门打脸(1 / 2)

崇祯窃听系统 叫天 6863 字 2020-04-25

这一日,布木布泰正在享受一言以决的快意,忽然,急报就来了,而且还是八百里加急。

不知道为什么,一听是八百里加急,她就立刻想起了那个死胖子,感觉不是一个好事情。不过她也仅仅是这个感觉而已,并没有想吐血的感觉。

倒是代善,一下就从瞌睡状态回过神来,似乎养足了精神,立刻拿过八百里加急的消息看了起来。

布木布泰就看着他的脸色,见他一看之后脸色就变得很难看,她就知道,连代善都觉得事情不妙,于是,就连忙问道“礼亲王,可是坏事?”

“明军突然从海上而来,攻打盖州。”代善回答了一句之后,紧皱着眉头,想着这个事情。

布木布泰听了,连忙问道“要紧么?可别像金州一样,突然就被明军攻下了!”

一听这话,代善不由得立刻想起了金州那一幕,感觉有点扎心。

布木布泰见他神色有点特别,立刻回过神来,顿时,有点尴尬地解释道“礼亲王不要误会,本宫并没有那个意思,只是……”

代善摇摇头道“太后放心好了,盖州乃是大清重要的门户,驻扎了两万军队,明军渡海而来,军力必定不多,短期内,应该不会有问题。”

听到这话,布木布泰便松了口气。军国大事,她是不懂的,既然代善说了没有问题,那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了。

不过,代善话锋一转,又接着说道“但是,援军还是要派的,可以从海州就近派出援军。不过海州绝对不能有问题,派出的军力,还要辽阳这边补充才行。可惜没有骑军,增援不能迅速,好在能坚持一些天,倒也没什么。”

“礼亲王久经沙场,对于战事料事如神,皇帝还年幼,一切就全凭礼亲王做主了。”布木布泰说这话的时候,调动自己的情绪,使得这话能更真诚一些,如此,就能让代善更忠心地为她母子做事。

果然,代善听了,心中感动,立刻躬身行礼道“太后放心,一切交给老臣便可。之前谋划草原战事的时候,也是有考虑过辽东遇袭的情况,老臣心中有数的。”

布木布泰听了,就完全放心了,真要说话的时候,忽然就听到殿外又传来急促地脚步声,同时传来的,还有内侍尖细的声音“盖州八百里加急……”

“……”布木布泰和代善听到殿外传来的声音,不由得对视了一眼,皆是无语,其中代善还多了担忧。

这么短的时间内,又来八百里加急,真不是好事啊!就仿佛看到了先皇在世时候的一幕。

急报呈上,自然是代善先看了。布木布泰还是盯着代善的脸色,以此来判断事情的严重程度。

只见代善只是拿到急报一会,那脸色就变得惨白了,顿时,布木布泰心中一急,连忙问道“礼亲王,可是盖州战事出现什么问题了么?”

代善听到,抬起头来,有点苦涩地说道“盖州要丢了!”

“什么?”布木布泰虽然不懂军事,可多少知道,盖州一丢的话,海州就在明军的兵锋之下,而海州可是辽阳门户鞍山驿堡的最后一道屏障来的,于是,连忙追问确认道,“不是说盖州有两万大清军队的么?”

“有两万大清军队是不假!”代善的声音,根本就没有一点底气道,“但是,明军火炮数目极多,光是红夷大炮,就有百门之多,轰了一天,盖州城头又如何经受得起这么长时间的轰击。且明军似乎不在意盖州城损,还用上了别的火器,城中守军措不及防下,死伤不少。最为重要的是,傍晚时分,明军在海上又来了援军。”

“啊……”布木布泰一听,顿时,有点急了,连忙问道“那怎么办?”

“我大清不善守城,可出城野战,明军又有车营防御,光靠步军,实在是坑不下这样的乌龟壳。”代善紧皱着眉头,忧心忡忡地说道,“要对付这种明军,唯有骑军配合,在明军行军时候,才能容易破之。”

布木布泰一听,顿时就有点傻眼了,连忙说道“可……可是我们大清的骑军,已经派去草原上了啊,要不,立刻去把骑军召回来?”

“不用!”代善听了,摇摇头道,“草原战事,不能半途而废,盖州守不住的话,就让他们且战且退,退回海州防御好了。等草原战事胜利之后,骑军回援。明军敢要追到海州,就断其后路,正好再打一次胜仗。”

“哦,好,好!”布木布泰听了,便又松了口气,心中想着,希望礼亲王没有老糊涂,事情真能这样就好了。

这么想着,她便再次强调道“本宫对于这些事情,都是不懂的。礼亲王久经沙场,自然善于处理军国大事,如今这些事情就拜托了!”

“太后放心,老臣鞠躬尽瘁,绝不会有负太后之托。”代善听了,立刻恭敬地回礼,同时保证道。

盖州遇袭,虽然明军火力凶猛,从中能看出,后续从海上增援,可能还是会有。说不定,是明国皇帝亲自领军来了。不过问题应该不大,最多是丢了盖州而已,只要海州能守住,那就没有问题,等骑军凯旋,就能反攻了。

代善心中思考着盖州战事,觉得他要应付是没问题的。

不过,建虏这边,一旦倒霉,自然不会只有一个坏消息。

他还没有回复盖州的加急奏章,就听到殿外又传来了急促地脚步声,内侍尖细的嗓音,格外的刺耳“报,秀岩城八百里加急……”

一听这喊声,代善顿时就傻了,怎么辽东腹地的秀岩城也来凑什么热闹,竟然发八百里加急了?

这一次,他甚至都没等内侍呈给他,就急急地走到殿门口这边,一把夺过八百里加急的奏章,也不给布木布泰走个流程,就急急地看了起来。

珠帘内,布木布泰不由得前倾了上身,似乎想站起来的样子,心中也有点急了,看不到代善的脸色,就赶紧问道“礼亲王,什么情况?”

听到问话,代善缓缓地转过身子,似乎这个动作非常耗力气,让人看了,就感觉非常地艰难一般。这一下,布木布泰的心不由得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