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 烽火遍地(1 / 2)

崇祯窃听系统 叫天 7103 字 2020-04-25

“不要偷懒,是想吃鞭子了么?”

“动作快点,耳聋了么?”

“……”

田间地头,建虏的监工,男女老少都有,挥着鞭子,躲在阴凉地里吆喝着。为了防止这些汉奴逃跑,也会有一队建虏军卒驻扎在这边,只是不管这些杂事。

田间地头的这些大明百姓,都是壮年男女,年纪大一些的,或者年幼一些的,身体不好的,要不是被他们给逼得劳累死,就是饿死了。

说是壮年男女,其实这个“壮”字是一点都不搭边,只有这个“年”字算是青年的意思,能搭上一点边。面对建虏监工的喝斥,他们心中虽怒,却不敢生气,只能是提起剩余的力气,加快一下干活。

可是,吃不饱穿不暖,又哪有多少力气能用?不一会之后,他们的动作就又慢下来了。于是,有的又被喝骂,有的被建虏监工用鞭子抽打,甚至都有被打趴下的。

这样的场景,一直持续到庄子里送来了吃食,那些监工纷纷去田边的棚子里吃喝去了,他们才能蹲在田头休息一会。能吃多少,得看那些建虏监工给他们留下多少能吃的。

闻着飘来的香气,看着他们在大吃大喝,这些大明百姓的肚子,都是“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

忽然,有个瘦高个低声喝骂道:“他娘的,被抓到我也认了,今晚找机会就逃,谁一起?”

“小四,别瞎说!”边上和他有点像的一个,连忙喝斥道,“你看看除了一开始能逃出去的之外,以后还有谁能逃走过了?抓回来是什么下场,难道你没看到过么?”

“二哥,这么下去,我们左右也是个死字!”小四愤愤地回了一句道。

边上另外有一个人,也是立刻附和道:“刘二,你弟弟说得没错,我也有这个想法,只要逃到海边,就能有活路了!”

刘二一听,看着他们两人,立刻严厉地说道:“你们两条腿的,能跑得过他们四条腿的?还有,路上吃的呢?自从建虏开始防着我们逃了之后,就没有人能真正逃掉过,不是活捉就是尸体被拉回来示众……”

“可留在这也是个死啊!二哥!”小四忍不住提高了点声音反驳道。

田边正在吃喝的建虏听到动静,转头看了下这边,高声喝骂了一句,不过并没有过来。

等了一会,看到建虏的注意力又在吃喝上了,刘二才低声说道:“等,会有机会的。前两天我听到他们私下在担心,说明军越来越强大,他们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还说金州都丢掉了,甚至连他们的礼亲王都被俘虏,亏了大明皇帝是猪油蒙了心,竟然用礼亲王换了一个老太婆回去。”

“真的?”小四和周边的几个人一听,不由得眼睛一下睁大,露出惊喜之意,不约而同地问道。

建虏的战事,自然是不可能给他们的汉奴去宣布的。而在这个时代,交通又不便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被建虏关回棚子里,想要知道外面情况的可能性,自然是微乎其微的。

因此,边上的同伴一听,都是追问起更细的情况。他们的眼中,都喷出了那种迫切想知道的火热。

刘二也只是听说了一点而已,更细的情况,他也无从知道,这让边上的人都很是失望。其中,他弟弟有点怀疑地说道:“哥,你不会是想打消我的念头,故意瞎编的吧?建虏的礼亲王,那是建虏皇帝以下地位最高的吧?能被皇上抓住,还能用来交换一个老太婆?”

“是啊,那老太婆不可能是皇亲国戚吧?值得皇上用建虏的礼亲王来换?要我说,刘二,你想瞎编也编好一点的事情出来啊!”

“……”

刘二见他们不信,就有点急了,用非常严肃的表情低声说道:“我刘二对天发誓,我听到的,确实是如此。”

看他这么认真地发誓,周围的人都愣了下。刘二就又立刻对他们低声说道:“我有一种预感,只要我们坚持下去,朝廷大军总有一日会打过来的!建虏是兔子尾巴,长不了了!”

安静了一会,还是有人摇头叹道:“这都过去了多少年了,朝廷大军来这辽东腹地,可能么?”

“是啊,刘二,你就别异想天开了,这里是辽东腹地,怎么可能会来朝廷大军呢!”

“估计我们死了,都未必会看到朝廷大军的影子!”

“对啊,刘二,打仗这个事儿,那是个大事,不是随便说说就可以的,你以为是喝水吃饭什么的,有那么简单就好了,我告诉你啊,我祖上曾出过一位将军,都是有兵法传下来的,只是可惜,被那个败家祖宗拿去换酒喝了……”

“……”

听着他们说话,全都是不信,刘二就有点急了。这样一来,小四说不定还是想逃,可要是逃的话,就是个死字啊,那该怎么说服他们呢?

他正急着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稍微一凝神,感觉到隐隐的震动,还有隐约的声音,他就知道,应该是有骑军过来了。

其他人也感觉到了,不过他们并没有惊慌。建虏骑军经过,不要太正常,关他们又有什么事情?

倒是正在吃喝的那些建虏,有几个已经吃完的,走出棚子,似乎是想迎过去,看看是哪位大人领军路过?

声音越来越大,动静越来越大,终于,在不远处的那个山脚拐弯处,冒出了高一下低一下随着战马奔跑而起伏的人影。

刘二也在看着,忽然之间,他一下睁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一把扯过他弟弟,用手指着,说话都不利索了,结结巴巴地说道:“王……王师……是王师……朝廷官军杀过来了!”

有的人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建虏的骑军有什么好看的,就低着头揉着肚子,忽然之间听到这话,连忙抬头看去,顿时,那嘴巴张大的,简直能塞下一个鹅蛋了!

只见已经出现的骑军,都是穿着红色鸳鸯战袍,是那么的与众不同,那么的耀眼,那么的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