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 又一个八百里加急(感谢丁尼格菲一候赛雷的万赏)(1 / 2)

崇祯窃听系统 叫天 7112 字 2020-04-25

虽然他说是这么说了,可是,周边的建虏头目都不是傻子。刚才他们都看到了,皇太极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这也就是说,海州那边绝对是有事情!

就只是这个事情,其实就让这些建虏头目非常吃惊了。

一直以来,建虏这边都是压着关宁的明军打。从来都是建虏领兵过去,而关宁的明军,则都是缩在宁锦坚城之内的。

就算上一次祖大寿有领着一千左右的骑军隔着很远瞭望了下海州,就这,也被建虏给灭了。

可以说,建虏对上关宁的明军,从来都是非常强势的!

可是,如今海州竟然发来了八百里加急,说有明军攻打海州。

这说明什么,说明海州肯定是觉得非常危险了,才会这么紧急求援。要不然,就如同上次祖大寿那般,海州城就直接出动兵马,把明军吓回去了。

反正一句话,海州那边绝对有情况,而且肯定还是比较严重的!

这么想着,多铎就不淡定了。

一直以来,他和同父同母的多尔衮,关系最为亲密,甚至可以说,是相依为命,渡过了一次次地难关,才有了今日的。因此,别人他可能不在乎,但多尔衮的事情,他绝对是非常关心的。

如果海州出现了大量明军的,那驻守塔山的多尔衮所部,就肯定有事情。要不然明军怎么样都不会出现在海州。哪怕是从海上来的明军,要想出现在海州,那盖州就一定有警!

这么想着,皇太极一说完话,他就立刻说话问道:“陛下,塔山那边怎么样了?臣弟可否一看这份奏疏?”

听到他问话,其他建虏头目也都竖了耳朵,就想听听真实情况如何?

然而,皇太极却是把脸色一沉,用手指着平壤城喝道:“大战一起,你何以分心?难道没听到朕的话,打完这仗,朕会亲自领军回师教训关宁军!莫非,你多铎如今翅膀硬了,朕的话,也当耳边风了?”

这个话,就有点重了。多铎听得脸色一变,不敢再顶嘴,只好退下了。

与此同时,他心中有着隐忧。

皇太极越是避而不谈,他就越是担心多尔衮的安危。而且,刚才皇太极冲他发怒,那言语之间,又隐隐有针对旨意,这让他很是不安。

一直以来,都有传言,说先汗原本是有意他来接替汗位的,但被皇太极给夺了去,并且一直打压他。多亏多尔衮始终和他站在一起,才安然无恙到现在。

一开始的时候,多铎心中肯定是有恨意的,想要等待机会要个说法。但是,皇太极的老奸巨猾,以及他的手腕之高明,连原本和皇太极平起平坐的莽古尔泰和阿敏,都被他整得去见了先汗。多铎也是怕了,那还敢和皇太极去掰手腕。此时,听到了皇太极针对之意,不怕就是假的了。

皇太极的这重话一出口,其他人看到多铎的下场,也都不敢多说。只能是把心思,又转到眼前的战局来。

悄然间,皇太极把捏成一团的奏章,放进了袖子里。而后,抬头盯着平壤城头,心中暗自庆幸。幸亏自己准备充分,这一战而下平壤城,并不会耽搁多少工夫。等一打下平壤,就立刻回师,辽东绝不能有事。至于朝鲜,等下次来收拾也是一样。

这么想着,忽然前方传来一声很响的喧哗,定睛看去,却是护城河被填了很长一段,算是填平了。那些朝鲜百姓松了口气,纷纷退回来,以为这样就可以了。

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督战的建虏又命令他们去推投石车,去推运送石弹的车子。很明显,不榨干这些朝鲜百姓的最后一点价值,他们是不会放手的。

对此,皇太极自然无动于衷。事实上,这事情就是按照他的意思去办的。

接下来,该是万炮齐发,就算没有火炮,也一样能把平壤城墙给砸平吧!皇太极这么想着,多少又松了口气。战事一切都按照他预料的那样,顺利进行着,这个开局,至少是不错的!

城头上,卢象升并不知道建虏这边八百里加急的事情,就更不知道这八百里加急的内容了。此时的他,神色严峻,目光扫视城外那无数地,犹如甲壳虫般缓缓移动的投石车。

一旦让这么多投石车进入有效射程开始投射石弹的话,对守军这边,确实是非常巨大的威胁。

看了一会,卢象升估摸着快差不多了,便下了一道军令道:“传本官军令,红夷大炮准备,第一目标,建虏的投石车,进入有效射程,可自由射击。”

旅顺之战的经验表明,事先标记火炮射程以及射击参数,这在战事中是非常有用的。因此,这平壤之战,卢象升自然也不会忘记,让城头上的炮兵事先试炮,标记射击参数等等。

如今这城头上,红夷大炮的数量,其实比皇太极预估得还要多。都是从水师战船上挪过来的。甚至就连炮兵,也都是战船上的水师炮兵来的。

不过红夷大炮的威力其实并不是太大,杀伤的敌人数目有限。因此,卢象升并没有从水师战船那边调过来太多。等他看到建虏准备了那么多投石车时,再想调就已经晚了。

虽是这样,但卢象升也没有多怕。红夷大炮的射程,要远超投石车。因此,红夷大炮如果够准的话,肯定能摧毁足够多的建虏投石车。

城头上,红夷大炮边上,一名明军军官盯着城外的动静,忽然开口大喊道:“有投石车进入甲号射程,放甲号药包,调整仰角到甲位,立刻准备!”

边上的炮兵听了,立刻紧张地忙碌了起来。

事实上,炮管内的火药包,从一开始就是放了甲号的火药包,因为建虏投石车,肯定是先进甲号位的。等之后,可能要换乙丙丁等其他火药包。

这些炮兵,都是专业的,哪怕从水师战船上调来的,也是专门伺候火炮的,因此他们的动作很快。随后就不用等军令,由火炮旁边的军官自行决定开炮。

“轰”地一声响,平壤城头上,第一次冒出了硝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