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 胜利非常渺茫啊(2 / 2)

崇祯窃听系统 叫天 6763 字 2020-04-25

看着船只隐于黑暗之中,卢象升心中默默地想着,这也算是破釜沉舟之战了吧!

他正想着,忽然听到了李来亨带着一点惊讶地声音道:“大人,那边,好像有大军开来了!”

卢象升一听,转身看向他,然后沿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在平壤城地东面,一条火龙,正从远处出现,缓缓地往平壤城而来。

等了好长一会只见之后,火龙的尾巴还是没看到,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不用说,这条火龙是在东边的建虏步军,竟然是连夜赶路,赶到平壤这里来。

看到这一幕,卢象升不由得心中一沉。他没想到,建虏竟然如此着急,连夜行军赶路。看来,建虏对平壤还真是势在必得啊!

城头上,所有的明军将士,还有朝鲜军卒,全都默默地看着远处那条火龙不说话。不用说,火龙的出现,再次给了平壤守军以压力。

而城外建虏,看到火龙之后,立刻派出快马前去联系,而后,声势大涨,就算是在晚上,他们也是呼喝喊声,那喊声中带着的兴奋之意,平壤城头上的守军能非常清晰地感受到。

卢象升见此,立刻开始巡视城头。

还真别说,当明军将士,又或者朝鲜军卒,看到卢象升的身影时,心中的压抑感,立刻便没有了。

总督大人都在,这么大的官都不怕,那还怕他个鸟!

这一夜,因为建虏步军的赶到,人喊马嘶地,真是闹了一夜。等到天亮之后再看,城外的建虏大营,又不知道扩大了多少,只是目测,就能大概估计出来,昨晚来的建虏步军,大概有两万多人。

如此一来,在平壤城外的建虏军队,步骑加起来,估计都有五万左右了。

不得不说,城外的建虏大军给了城内守军很大的压力。不过看着城内准备的防守器械,一直源源不断地运上城头,守军才多少有了一些底气。

有卢象升亲自坐镇,在城防方面绝对不会有人能糊弄。

城外大营,多铎、豪格和岳托已经碰面,此时的他们,也正在眺望平壤城。

“我说,你是怎么打的,竟然差点被明军击溃?”豪格转头看着岳托,带着一丝好奇,同时也有嘲讽之意问道。

多铎听了,也是转头看向岳托,心中有点不屑。大清军队,还是特意调拨后的军队,竟然在野战的情况下,差点被明军打败,真是丢光了大清的脸面。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岳托最不想的,就是别人提这个事情。可是,如今提这个话题的,是他的堂兄弟,而且还是皇上的儿子。另外一个,还是高他一辈的叔王,让他压根没法生气,或者不回答。

于是,他只好回答道:“这支明军非同一般,野战能力,绝不逊色我大清军队,切记不能轻敌!”

说到这里,他看到豪格和多铎两人的脸上,那嘲讽之意更浓,而且豪格还想开口的样子,就知道他不会说好话,便抢先说道:“要不然,皇上也不会亲自领军,正赶过来平壤。就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皇上是知道这支明军的厉害,对不对?”

“……”想要开口的豪格,嘴巴张开之后刚想说时,听到岳托竟然搬出了他爹,一下把他的话给堵住了,张开嘴巴,就是说不出话来。

多铎却少了一些顾及,只是冷笑一声,看着城头上,用马鞭一指道:“要本王说,根本就无需我大清如此兴师动众,本王就不信了,还打不下平壤!”

对此,岳托不搭讪,就希望他们别讨论这个。等皇上到了,皇上自然会做出决断。

他不说话,但多铎却转头看向他问道:“你军中带着的火炮,不会丢了吧?”

“大营并未被明军攻破,如何会丢?”对于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叔王,岳托就没有像对多尔衮那般尊敬了,回答一句之后提醒道,“城头上可是有红夷大炮的,恐怕打不过城头上的明军火炮!”

大清的火炮,以天顺军最为擅长,但是,在旅顺城下,对上这支东江军之后,就吃了一个大亏。因此,岳托可以肯定,火炮之战,肯定打不过明军。

多铎听了,不由得冷笑一声喝道:“本王什么时候说要用于攻城了?立刻调去江边,封锁大同江,本王要切断明狗的最后退路!”

听到这里,岳托一愣,回过神来后,心中不得不佩服多铎,看来还是有点能耐的。自己都忘记了这事,他却是能记得。

于是,在平壤城内守军加强城防的同时,城外的建虏,也在忙碌了起来,针对平壤开始了他们的动作。

平壤城头,卢象升面无表情地看着城外,心情其实很沉重。建虏步军已经到了几天了,却不急着攻城,肯定不是闲着,这反常的情况绝对说明建虏还在做准备。他们准备地越充分,那回头一旦攻城,则攻势会更猛!

这么想着,他就又开始巡视城防,务必做到最好。

两天之后,城外的建虏忽然欢呼起来。听到动静的卢象升,立刻登上城头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