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 胜利非常渺茫啊(1 / 2)

崇祯窃听系统 叫天 6763 字 2020-04-25

沉默片刻之后,卢象升又开口说道:“本官得到建虏攻入朝鲜的消息,从旅顺启程之时,就预料到了可能会出现的情况,其中包括如今这种局面。因此在第一时间,就派人赶回京师去报信,向皇上禀明,如若要发挥东江军的牵制作用,则关宁军也要配合才行。”

李定国听得一愣,他没想到总督大人竟然如此深谋远虑,竟然考虑了这么多!在佩服的同时,他心中也暗暗决定,一定要以总督大人为榜样才好。

此时,卢象升转头看着城外的建虏,声音提高了一分,显得非常自信,坚定有力地说道:“本官相信,只要我们坚守平壤半年左右,皇上肯定会令关宁军做出策应之举,逼迫建虏大军回撤辽东!”

说到这里,他又转头看向李定国,神情严肃地说道:“其他不用多想,只要我们能在平壤坚持半年,不但能拖垮建虏的实力,还能给关宁军那边创造机会,对于建虏又是一个打击。也唯有如此,才能显出我东江军的作用。要不了几年,我大明必定光复辽东!”

李定国听到这里,终于恍然大悟。他此时才想明白,卢象升在无法击溃城外建虏大军之后,就立刻下令城内的伤亡将士和老弱先行转移,且城内的物资全部不准带走。所有的这一切,其实就是为了下一步能长久坚守平壤创造机会。

如果真要如同总督大人所言这般,建虏主力在平壤久攻不下,肯定会消耗非常多的粮草物资,且对建虏的士气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而关宁军那边再出兵辽东腹地,用围魏救赵之策,迫使建虏主力劳而无功地撤军,这种情况,绝对会极大地削弱建虏实力。

李定国想到这里,心中却还是隐忧。这一切,都是总督大人自己所想的。万一,总督大人的奏章送不到京师怎么办?或者在路上耽搁了怎么办?又或者,皇上并没有让关宁军出击怎么办?还有可能,关宁军一直没有主动出击过,畏惧建虏,抗旨不遵,或者只是做做样子,压根对辽东腹地形不成威胁,不足以迫使建虏大军回援怎么办?

…………

这一刻,李定国脑海中闪过很多种可能,都有可能证明卢象升所说的,只是一厢情愿。

平壤城乃是坚城,要守半年时间,不是不可能。可是,万一辽东那边没有策应的话,那平壤就是一个孤城。就算再坚固,那也一定会陷落的!

难道,所有的一切,都要寄希望于关宁军会强力策应平壤这边的战事?这么想着,李定国总觉得很悬!

不过,他回过头来想想,总督大人身为保定总督,驻守辽东皮岛,根本没法看着朝鲜被建虏吞并,可是手中兵力又有限,最终这么一步步走来,似乎变成如今这种局面,好像也是没法的事情。

或者可以说,建虏是用实力,用阳谋来对付东江军,迫使总督大人不得不接招。而最终的结果,这边能做的,就是坚守平壤,然后期望皇上能强令关宁军出兵策应。

胜利非常渺茫啊!李定国想着,不由得心中叹了口气。

不过他也很快就振作起来,就算平壤真得出现了危险,要守不住了,可大同江还是大明的,可以用水师接应,至少总督大人肯定能撤出去的。

想到这里,李定国立刻抱拳向卢象升说道:“末将前去巡视城防器械的打造了!”

“去吧!”卢象升听了,点点头回答了一句,而后,转身看向城外,看着城外建虏骑军纵横驰骋,心中其实还是很沉重的,并没有他表面表现出来的那些担忧。

事实上,李定国能想到的那些,卢象升当然也能想到。但实在是东江军的实力,远不能和建虏对比,最终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

虽然如此,不过卢象升自己有一种直觉,皇上绝对不会不管不顾东江军这边。从崇祯十一年末开始,皇上就表现出了强大的运筹帷幄能力,好多次都能料到在外征战的自己,最需要什么,就给了什么支援!

这一次,是不是也不会例外?

这么想着,卢象升也有点不敢肯定,毕竟隔着一个无边无际的大海,皇上还能算到么?

他正在想着,大明水师总兵官郑芝龙忽然上了城头,向卢象升禀告道:“大人,末将已经安排了十艘战船留在平壤。其余的船只,都会在今晚起航出发。”

听到这话,卢象升转过头,看着他点点头问道:“建虏拦截得情况怎么样?”

“回大人!”郑芝龙一听,脸上竟然有点哭笑不得地神情露出来,同时回答卢象升道:“建虏的箭支都像不要钱一般,把经过的船都射成了刺猬。只是很可惜,到了后来,他们都射火箭,要不然,末将能替大人借到更多的箭支了!”

一开始的时候,建虏是存粹射箭,插满了船,就如同草船借箭一般。不管好坏,最终都拔下来给了陆军这边。但到后来之后,建虏学乖了,开始用火箭射击,这对船只的破坏更大,也没法回收箭支。因此,郑芝龙才有如此一说。

卢象升听了一笑,也不在意,当即吩咐他道:“回皮岛之后,加固船只两侧,针对建虏的火箭做出布置,再回平壤,本官不想看着水师这边有损失!”

平壤城这边,就没有船只的修理厂,不过皮岛上有。因此,卢象升才会有此一说。

郑芝龙听了,立刻领命,不过他还是有点担心,便再问卢象升道:“末将觉得,建虏肯定不会任由大同江畅通,以后水师来回平壤,肯定会比眼下更为困难。大人,要不,还是今晚走了吧?”

听到这话,卢象升断然拒绝道:“本官岂是那种临阵脱逃之辈。平壤城之战,事关重大,本官决不能丢下军队,独自偷生。你且去吧,平壤之战,我大明必胜!”

能不能胜,郑芝龙同样是个带惯了兵的,虽然海战不同陆战,但他至少能看出来一二。

因此,对于卢象升的这种倔强,说实话,他心中还是非常佩服的。特别是在见多了大明官员中,多是那种只知道捞好处的,就更是对卢象升这个异类感到佩服。

要是换了那个熊文灿,估计第一时间就跑了吧?不,他肯定干脆就不会来平壤!

想到这里,郑芝龙不由得想起这个老相好的下场,崇祯十二年被押解进京,被皇上定了个抄家,流放海南的下场。呵呵,从自己这边捞去了那么多,最终全都归了皇上,真是何必呢!

郑芝龙了解卢象升的性子,既然已经做出决定,除非是皇上下旨,否则就不可能做出改变。因此,他也没有多劝,便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入夜之后,卢象升在城头上,目送着郑芝龙领着船只,沿着大同军漂流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