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 卢象升的考虑(1 / 2)

崇祯窃听系统 叫天 6350 字 2020-04-25

这话虽然是在喝斥,可在这些朝鲜军卒听来,却不知道有多悦耳。

不少朝鲜军卒,立刻对李来亨点头哈腰,就恨自己不会大明官话,要不然,一定要大声回应一下。李来亨这个名字,他们算是记住了。

在朝鲜,上层人士,不但会大明官话,而且会读会写汉字,可以说,这个是身份的象征之一。

对于普通朝鲜人,如果经常和明人打交道的,他们也会说,但很少会写。而那些不经常和明人打交道的,就只是能听大明官话而已了。

在这个时代,在大明的周边,大明官话可以说是通用语,就算不会说,也会听。

说起来也有点奇怪,刚才这个事情上,李来亨可以说很蛮横、不讲理、非常粗暴。按理来说,这种肯定是不受人欢迎的。

但是,此时此刻,周边的朝鲜军卒,还有排队中的朝鲜百姓,他们看着李来亨的眼神中,却全是敬畏之色。也就是说,他们不止是畏惧,还有敬佩之意。这种情况,他们面对建虏的时候,那是绝对没有的,可对明军,对李来亨,却是有的。

刚才这朝鲜胖子的来头,对于平壤城的百姓来说,大部分都是知道的。可是,在明军眼中,却是不值一提。被明军喝斥,甚至剥夺他们的车队,这朝鲜胖子却连个屁都不敢放。明军放下一句话,这朝鲜胖子就乖乖地回队尾去排队了。

这让朝鲜军卒和那些朝鲜百姓,都非常地羡慕明军,其中有不少人,都开始动了念头,要是自己不当这老么子朝鲜人,而是成为大明的百姓,大明的军卒,那么,自己还会被这些贵人欺压么?

城下发生的这个事情,可以说,只是平壤撤退的一个小插曲。对于李来亨来说,也是差不多。做过之后,很快就忘到了脑后。但是,对于朝鲜人来说,却是影响甚大。这么大的事情,他们私下里自然也会八卦,事情便由此慢慢地传开了。

大同江上,明军水师船只,陆续不绝地运送平壤城内的人口。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不可能瞒过建虏探马。很快,这个消息就报到岳托这边了。

“什么?”岳托一听,顿时就急了,连忙问道,“明军跑了?”

他刚接到皇太极八百里加急送来的旨意,要是明军跑了,那他的脑袋也就要掉。没想到,这刚接到旨意,探马就送来了这么一个消息,他不急就怪了!

“贝勒爷,奴才看着城头上,明军总督的帅旗还在。水师运走的,好像多是伤兵和朝鲜人而已!”探马连忙进一步禀告道。

对此,岳托可不敢托大。他不敢再保留实力,立刻传下军令,派出了所有骑军,驱逐明军夜不收,要重新掌握野外主动权。反正再坚持一会,皇上那边的骑军,也很快就要到了。而且派往南方的军队,也快有消息了。

不但如此,岳托甚至还亲自领着骑军赶往大同江畔,去查看明军水师情况。

果然就如同探马所报,大同江的江面上,不时看到有明军船只,沿着江顺流而下。那船的甲板上,都有不少人头。远远望去,大概能看到,都是朝鲜百姓,穷富都有。

“贝勒爷请看,那船的吃水线……”有建虏探马知晓一二的,立刻提醒岳托道,“估计船舱里也有不少!”

岳托听得点点头,再转头看向远处的平壤城头,“卢”字大旗果然还在迎风飘扬。城头上,人头甚多,从穿着上看,明军和朝鲜军卒都有。从这些迹象上看,卢象升应该还在平壤城内,这让他稍微松了口气。

不过,明军的这个举动,还是让岳托紧皱了眉头。这个很容易得到结论,明军这是要弃守平壤城啊!

似乎为了印证他的这个话,他刚想到这里,就有探马疾驰而来,飞快地滚鞍落马,打千跪地向他禀告道:“贝勒爷,明军夜不收似乎无心再与我军打斥候战,已经全面收缩,退回城里去了。”

听到这话,岳托不由得再次转头看向远处的平壤城,那眉头都皱成了一个川字。

而后,他回过头来,立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靠近平壤城,去核实明国总督卢象升是否还在平壤城内。

于是,随着他的这声令下,建虏探马和骑军,全都立刻逼近平壤城,甚至还往水门那边跑,试图去干扰明军船只的运输。

城头上,卢象升听到禀告,立刻明白了岳托的用意。

就这么一点兵力,还都是骑军,压根就不是攻城的。之所以不顾及骑军的伤亡,也要做这种没用的事情,肯定是为了核实自己是否还在。

对此,卢象升也没有让岳托失望,没立刻在城头上显身,甚至还又一次展现了他的神射,把几个建虏给订到了地上。

大红绯袍,能开强弓,箭技精准,这几个特征结合起来,那绝对就是大明保定总督卢象升,别人想冒充都冒充不来。

岳托在远处看到,终于放心了一些,卢象升没走就好!他没走,那意味着明军肯定没走,如此一来,他也就不用掉脑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