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 狗皇帝好对付(为推荐票五万加更)(1 / 2)

崇祯窃听系统 叫天 6734 字 2020-04-25

“小的愿为大帅效命!”刘国能一听,立刻大声回应,没有丝毫犹豫。

左良玉盯了他一会,忽然又说道:“这次黄虎、曹操他们重新造反,朝廷肯定不会再相信,以后估计也不会再有招安一说。你去联系黄虎他们的时候,把这个意思透露给他们知道。本帅和他们以前的恩怨,都已经不重要了。以后他们要是愿意和本帅联合,以本帅对朝廷的熟悉,定能带他们打败朝廷官军,甚至一起把皇帝留在这里。有没有种的,愿不愿意一起干的,让他们给句话!”

“小的一定把大帅的意思带到!”刘国能听了,连忙回答道。

左良玉接着转头看向张勇等其余人等,脸色显得有点狰狞,厉声说道:“既然朝廷无情,就休怪我等不义了。你们下去部署,军中若有人犹豫的,就全都杀了。而后把二郎们放出军营,给他们一天时间,所有抢到的东西,都归他们个人所有。明白么?”

很显然,他这是要放开他的那些手下军卒,让他们全城劫掠,来收买军心。

“末将遵命!”张勇等人听了,都是面露喜色,当即齐声回应。

等他们一走出议事大堂,一直站在帅位后面,保持沉默的左良玉儿子左梦庚忽然开口说道:“父帅,众位叔叔,孩儿是相信的。可这刘国能,此人可靠么?”

这个左梦庚因为一直被左良玉带在身边培养,因此,被他逃过了灭门之祸,也就成了左良玉唯一的亲人。在原本的历史上,最终接手了左良玉的军队,并且领军投降了满清。甚至还事先把时任四省总督的袁继咸诱入军中软禁,并献给满清当了见面礼,最终导致袁继咸不屈就义。

此时,左良玉听了,有点傲然地说道:“刘国能,流贼也!你以为他之前为什么不跟着重新造反,还不是因为被你爹看管着,他不敢!”

说着这话,忽然回过神来,自己正好趁机教儿子一点东西,就又继续给儿子分析道:“如今其他人又重新反叛,如果你是朝廷那狗皇帝,你还会相信这个刘国能会是个例外,不会再反朝廷了?这些流贼,三番两次地反叛朝廷,谁能忍这个?你瞧瞧,这一次的反叛,甚至都把皇帝都从紫禁城中给激出来了。由此可见,那狗皇帝对于这些出尔反尔的流贼,这次是铁了心,要把他们一次全部镇压掉了。如此一来,这闯塌天能幸免么?他如今唯一的出路,就只能是跟着一起造反!”

左梦庚一听,代入皇帝的位置想想,好像是哦,要是自己是皇帝,与其留着刘国能,要日夜防着他再造反,还不如直接把他杀了多省事!

这么一想,他就释然了,随即恭敬地对左良玉说道:“父帅英明,孩儿受教了!”

听到这话,左良玉也是欣慰,孺子可教。不过,有的时候,世事难料,他们再怎么想,也不一定都能想对。

比如,有关崇祯皇帝的想法,还有,比如这闯塌天刘国能的想法!

不过有一点,左良玉确实是没有分析错的,自从听闻张献忠、罗汝才等人重新造反之后,刘国能心中就一直不安,害怕朝廷会怀疑他也要造反,因此会出手收拾他。

别人这么想,刘国能不知道。至于他自己,当年是不造反就要饿死,因此才不得不造反的。如今有了机会,不但不用再担心官军的围剿,甚至自己还能当上朝廷的领军将领,也算是光宗耀祖了,为此,刘国能其实是非常珍惜这次机会的。

因此,当发生了张献忠等人造反之后,左良玉领军围剿还被打败,刘国能就更不安了。等到熊文灿被问罪,新任总督陈奇瑜又因为招安而吃过亏的,他就越加不安了。就感觉自己本来很有前途的未来路,突然就又断了。

这一次,当他听到左良玉害怕朝廷因为他做过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不敢去见新任总督,甚至还决定造反时,他不但没有劝阻,甚至还立刻附和。

这并不是说他赞同左良玉,而是刘国能知道,如果他表现出有那么一丝让左良玉怀疑他心向朝廷时,很可能他就走不出议事大堂了。

当然,如果他觉得左良玉会听他劝,会因此改变主意不再造反的话,他说不定会劝说一二。可是,左良玉是个什么鸟人,他心中一清二楚。

而且刘国能有自知之明,军中这些将领都是左良玉的心腹,而自己能站这里,只是因为是流贼身份而已。自己在议事大堂其他人眼中,根本就是个屁。要他们能听进他的劝,那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如今,刘国能从议事大堂出来,抬头看着头顶的烈日,心情却是非常之好。

因为,他担心的事情,有了转机了。左良玉送给了他一个证明的机会,证明他心向朝廷的机会!

不过此事还需谨慎,一个搞不好,很可能会搭上自己和手下兄弟的性命,必须足够小心!

…………

与此同时,在湖北郧西,一众反贼头目,也都聚在一起,正在商量着事情。

张献忠作为第一个重新造反的流贼头目,话语权比起以前大了不少,因此这次的会议,他是主导之一。此时,就听他对一大帮子各种坐姿的流贼头目说道:“消息已经得到确认,就是以前那陈奇瑜狗官接替了那熊文灿。你们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但官军中的将领,比如左良玉看不起熊文灿,觉得他是个没本事的人;就连这些流贼,虽然被熊文灿招安了,却还是和左良玉等人一样,看不起熊文灿,觉得他确实是个没本事的人;也是因此,他们才在熊文灿的眼皮底下重新造反,毫无顾忌。

可是,陈奇瑜就不一样了。

想当年的时候,他们这些人都被陈奇瑜领着官军,追着打的。最后更是被陈奇瑜领兵围住,差点就全部被杀了,亏得贿赂了陈奇瑜左右,用上了假意投降的策略,坑了陈奇瑜一把。

原本以为,这个陈奇瑜被朝廷因此治罪,流放边疆,算是完蛋了。

可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那狗皇帝竟然又想起了这个陈奇瑜,甚至还任命他接任了熊文灿。这一下,这些流贼就不得不慎重,也就有了这一次各路头目都来议事的事情发生。

“陈奇瑜那狗官来了又如何?”罗汝才第一个大声喊道,“上次没弄死他,这一次,弄死他得了!”

张献忠听了,看了他一眼,心里其实清楚,曹操这是在鼓舞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