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 楚王好细腰(1 / 2)

崇祯窃听系统 叫天 6672 字 2020-04-25

崇祯皇帝把自己来自后世的有关瘟疫的记忆,都一条条让郑崇俭记录了下来,整理成册,首先军中和陕西这边,就分发执行。另外,也快马送回京师,颁行天下,预防瘟疫。

当然,同时他也给了各级官府一道旨意,就是寻找郎中吴又可。这个人在瘟疫方面有天赋,在原本的历史上都能靠自己写出《瘟疫论》,那么没道理在这个位面上,经过崇祯皇帝的指点,他在瘟疫方面的成就不会更高!

第三份奏章,是一份举荐奏章。

崇祯皇帝之前的时候,因为《农政全书》,特设农司,专职全国农业生产,提拔献书的陈子龙为第一任农司员外郎,正六品。张国维献上《吴中水利全书》,被崇祯皇帝直接提拔入内阁。

因此,京师那边在这两个例子参考下,司礼监掌印太监曹化淳坚持,便发给崇祯皇帝定夺这次的事情:江西分宜县教谕,举人宋应星献上《天工开物》一书。

这本《天工开物》,相信后世很多人都听说过,就刊印于崇祯十年。当时的时候,宋应星觉得宦途无望,只是一个教谕而已。因此就潜行杂学。甚至他都在这本《天工开物》的序言中直接就说明了“丐大业文人,弃掷案头,此书于功名进取,毫不相关也”。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崇祯十二年初的时候,事情竟然有了转机,皇帝一道旨意下来,就是要求才。《农政全书》,《吴中水利全书》,这些原本也是被他认为和仕途无关,和他这个《天工开物》差不多的刊物。可是他没想到,这两本书竟然受到皇帝如此重视。因此,他就带了一点期望,也赶往京师,进献这《天工开物》了。

崇祯皇帝看过明末的小说,那个时候,就听说过《天工开物》的名字。此时,他又翻了翻随奏章一起快递过来的《天工开物》,不得不说,这本书是对这时候的技术做了一个系统性的总结,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科学技术体系。

“不错,不错!”崇祯皇帝看着这本《天工开物》,忍不住连声赞道,“这个宋应星,是我大明之栋梁也,差点就埋没了!”

郑崇俭听到皇帝评价如此之高,不由得有点好奇,这边书上到底写了什么呢?

他在想着,崇祯皇帝却提朱笔在奏章上批复了,赐宋应星同进士出身,仿农司,再新建一个开物司,由宋应星担任第一任开物司员外郎,正六品。

如此一来,宋应星原本是个没品级的不入流小官,一下就提拔成了正六品,而且还只是举人出身而已。任何人见到这个任命,都能感觉到皇帝对宋应星的重视!

崇祯皇帝之所以如此重视,不是因为后世听说了《天工开物》的名声。而是他从中看出了宋应星系统地总结科学技术,因此,就想给他一个良好的环境,让他把天工开物再进一步去细化,最好把天工开物的那些细节再深入,追究源头,再创新改进,从而形成一个真正的属于大明特色的科学技术体系。

放下御笔,崇祯皇帝心情很好,笑着对心有好奇的郑崇俭说道:“这个宋应星,在序言中说什么伤哉贫也!欲购奇考证,而乏洛下之资;欲招致同人,商略赝真,而缺陈思之馆。呵呵,以后朕给他钱,给他衙门,甚至朕都可以亲自指点他,希望他不要让朕失望了!”

“陛下学富五车,这宋应星要能得陛下指点,想必能有所获的!”郑崇俭陪着笑脸回答道,“不知这书,微臣可否一观?”

想看书,当然没问题了!崇祯皇帝当即点点头,而后自己开始考虑起后世的一些技术,看怎么适合这个时代的。就比如自己想做得那个事情,或者就让宋应星来打理,说不定会更好一些。

他在想着,郑崇俭已经快速看了起来。而李若琏,也是不着痕迹的移步过去,探头看看。

在他的内心,其实是很羡慕那些会做学问的人,写得好了,不但留名后世不说,还能得皇上赏识,平步青云。

这一刻,李若琏的心中不由得也升起一个念头,自己要不要写一本怎么破案,怎么审讯,怎么刺探消息的书?

其实,不止是他有这个念头,就是郑崇俭在看完之后,他也有了写书的念头了。

这正所谓“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皇帝的喜好,能很大的影响大明!

随后,崇祯皇帝又看了一封有关这段时间来京师那边事情的总结奏章,比如,毕懋康已经到京师就职,大明皇家银行的日常情况,太子的学习情况等等。

对于这些,他看过就看过了,并没有特意批复。

当天傍晚,有快马疾驰而至,是来禀告说,南边的李自成贼寇已经蹿入河南。

崇祯皇帝一听,便立刻下旨,第二天就出发南下。

已经提出了“均田免赋”的李自成,和其他流贼就有了显著的区别,算是李自成蜕变的开始。如果换了别人穿越,可能还乐见其成。可关键问题是,自己穿越成了大明皇帝,这是来争民心,夺天下的,必须要尽快灭了他才行。

与此同时,新任五省总督陈奇瑜已经赶到了襄阳,接替了熊文灿的职位;而熊文灿则在锦衣卫的押解之下,出襄阳去京师。

陈奇瑜要做的第一件事,自然是以勇卫营为基本盘,随后就传令诸将到总督行辕商议围剿流贼一事。

这道命令到了总兵左良玉这里后,他并没有马上动身,而是犹豫了。

犹豫的原因没有别的,因为他怕!

虽然陈奇瑜好像并没有处罚他的意思,只是让所有将领去商议围剿流贼而已。但是,他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他怕了!

之前的时候,皇帝下旨,说援剿总兵祖宽身为大明一方总兵,却形如流贼,劫掠百姓,不知道多少百姓枉死,造成多少百姓家破人亡,实在是罪不容赦,斩立决,传首九边。

到后来,又有大同总兵王朴,不听上司,也就是卢象升指挥,私自逃跑;而后又杀良冒功,同样被皇帝判了斩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