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 拥有猪队友的感觉(为五月月票六百加更)(1 / 2)

崇祯窃听系统 叫天 7204 字 2020-04-25

贺人龙一听,稍微一打量,便立刻回奏道:“陛下,前面五里左右,就是了。”

“好,传朕旨意,全军加快速度,就埋伏在旧安边营外面。”崇祯皇帝一听,当即下旨道,“土默特部左右两翼残余已经开始攻打逃窜了!”

听到这话,贺人龙为之一愣,不过立刻回过神来,当即神情兴奋起来。

他娘的,总算可以打了!

对他来说,与其想破头都不知道皇帝是如何知道的,还不如遵旨而行,狠狠地收拾那些入关的强盗。

边上沉默少言的吴三桂倒是又有点意外,心中想着,该不会皇上又是算出来的吧?因为他在这段时间一直跟着皇帝,并没有见到有人来禀告。

心中怀疑结果之余,只能是先遵旨而行,看看土默特部左右两翼的残余到底会不会从皇帝所指定的旧安边营破关逃出去?

俗话说得好,狗急跳墙!

土默特部左右两翼的残余为了能逃出关去,破关的动作那叫一个快。不管是古禄格还是杭高,都把他们的精锐派了上去,只用了一个时辰左右,就占领了一段长城,捣毁关门,蜂拥逃出关去。

看着身后的长城,古禄格终于长长地出了口气道:“他娘的,总算逃出来了!”

边上的杭高听了,转头看看,却赶紧驱马而走道:“谁知道那些疯了的明军,还会不会追来,这里还不安全,逃入草原才是真正安全了!”

一听这话,古禄格立刻想起后面死追不休的明军,于是,他也是双腿赶紧一夹马腹,胯下战马“嗖”地一下蹿出去,超过了杭高,赶紧先跑为上了。

出关之后这会,他们两人似乎就忘记了图尔格这个人,既没请示,也没质问。

图尔格心中憋着话,在出关之后,刚想告诫他们两人,前面探马探路,可这转眼间,这两个都统就先跑了,气得他脸都红了。

他心里自然也明白,这两人表现如此,绝对是心中对他有气。

想想也是,把他交换出来之后,听他说明军都调南边去平乱了,北方这边空虚,让他们入关去劫掠。结果却是中了埋伏,损失了一半人马。事后不知道那些逃散的,能不能回到草原,至少从目前来看,损失极其惨重。要是对这个结果没有一点生气,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理解归理解,自己被人忽视,图尔格也有气啊!谁知道明狗那么狡猾呢!而且入关这一战中,原本还是有机会的,都是你们土默特部烂泥扶不上墙,否则的话,要是换了大清人马的话,说不定反手就能反败为胜了!

想归想,图尔格还是大声提醒道:“不要大意了,先往前派出探马查看下情况!”

跑在前面的古禄格就假装没听到,反而跑得更快了。落后的杭高听到了,虽然也没有停,但还是转头回答道:“明军从来没有在关外伏击过,我们交手多年,很了解,没那个必要!”

说话的同时,他心中其实还在埋怨图尔格,要不是图尔格危言耸听,在之前的时候,他们就早早地破关而出了。如今非要绕这么大一个圈,不知道又会害死多少牲畜!

在图尔格的身边,土默特部左右两翼的残余,争先恐后地跑出关外。就仿佛在他们的身后,有让他们恐惧的狼群,马上就咬上他们一般。

见此情况,那些建州女真也忍不住了,连忙劝图尔格道:“大人,我们也赶紧走吧,后面明军在追着呢!”

“对啊,后面的明军是肯定有的,前面有埋伏的可能性非常小的,要不然,这些奴才也不至于连自己的命都不要!”

“……”

听到自己的族人也劝自己,图尔格便不再见此了。事实上,他其实也认为明军在这里有埋伏的可能性非常小,只是出于谨慎,才这么要求的。

于是,他叹了口气,紧随人群往关外逃去。

图尔格的心情并不好,如果这一次入关能成功的话,虽然他之前被明国俘虏了,可有这一次的战绩打底,好歹能挽回一些脸面,说不定还能得皇上赞赏。

可是,这一次入关又是一败涂地,甚至可以说,失败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他中了明国的奸计,才会得到错误的结论,害死了那么多奴才,皇上搞不好就会非常震怒!

回去之后,怎么办好呢?

这出关的一段路,都是在大山峡谷间行进,大概有个十里之外,才是一望无垠的草原。

对于骑军来说,十里路其实并不用花多少时间。逃在最前面的古禄格眼看着转过前面那座山,就要看到熟悉而亲切的草原上,他就忍不住又加快了速度。

其他土默特部强盗,也是如此。这次入关,一次次地被伏击,早就受够了,此时他们最想的,还是回到自己熟悉地草原上。

可当最前面的土默特部强盗刚转过前面那座山时,就突然紧急勒马停住。

亏了他们这些人都是骑术精湛,奔驰中的战马急停立起,而他们却还能在马背上坐得稳稳的。可是,此时他们一个个都没有得意之色,反而脸上全都露出惶恐惊惧之色。

古禄格也和他们一样,他惊恐地看到,就在前面的谷口,竟然密密麻麻地有无数明国骑军,正在那里等着他们。甚至能看到,排在最前面的,还有三五十骑重骑,已经装备完毕,好像是料到他们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明军……明军哪来的那么多骑军?为何装备还如此精良?”

这是古禄格看到之后的第一个念头,而后,杭高赶到,也同样是这个念头。再然后,图尔格也赶到了,一见之下,顿时露出不可思议地表情,一脸的震惊,仿佛看见鬼了一般叫了起来:“明国的骠骑营!还有……还有关宁骑军?这……这怎么可能!”

听着图尔格爆出来的名字,古禄格和杭高吓傻了,这可是明国最为精锐的骑军了,怎么会在这里等着他们呢!这一仗,还怎么打?

不要说他们连续逃了好多天,人马早已经精疲力竭,就是正常情况下,他们也肯定不是眼前这支骑军的对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