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 峰回路转,皇上圣明(为5月月票200加更)(1 / 2)

崇祯窃听系统 叫天 6926 字 2020-04-25

郑崇俭有点搞不明白了,因为他看锦衣卫指挥使的言行举止,好像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更多的,好像只是在秉公调查。

甚至,他隐隐还有点感觉,怎么看锦衣卫指挥使的这样子,好像……好像还要替他做主的样子。

这感觉是真得么?

想不明白,索性就不想了,看看身处藩王府门外,他就犹豫片刻后道:“这里怕是不方便吧,要不我们去……”

“总督大人这边请!”李若琏听了,便转身伸手一示意道,“我知道总督大人还有要紧事要去办,时间耽搁不得,我们边走边说好了!”

听到这话,郑崇俭就有点明白过来了,肯定不是向自己兴师问罪,要不然,也会提醒自己还有要紧事去办。确实,河套那边的事情,之前已经派人去河套交涉,算算时间,要尽快赶回去处理河套那边的事情才好。

这么想着,他就又少了一点顾虑,一边随着锦衣卫指挥使往前走,一边就一五一十地讲述起他在瑞王府的遭遇。

等到郑崇俭讲完时,他才发现,这是到了李国奇军队的临时驻扎地。军营门口那,有穿飞鱼服的锦衣卫站着,很显然,应该是锦衣卫已经控制了这里。

看到这个情况,郑崇俭又有点闹不明白了。难道锦衣卫是已经抓了李国奇和那些闹事的军卒了?那锦衣卫指挥使亲自赶来,到底是要干什么?

他在想着这事,李若琏却没管他在想什么,而是站定身子扫视了郑崇俭的随行人员一眼,微微沉吟之后,又看向郑崇俭问道:“总督大人,刚才所言之事可有人证?”

“大人,下官在场,可作证,总督大人所言,句句属实!”一名随从文官立刻回应,都不等郑崇俭吩咐,说话时脸上尤有气愤之色。

在他看来,总督大人是去宣旨的,结果却被瑞王如此对待,真是一点体面都不顾了,实在是让人气愤。

其他几名护卫和军官也纷纷跟着七嘴八舌地说话,纷纷表示,总督大人说得完全符合事实,他们也可以作证。

在他们这些武人看来,锦衣卫指挥使要是能秉公向皇帝禀告的话,说不定因为总督大人受了羞辱,就不会处罚总督大人了。至于其他的,他们都没有想过。

李若琏并没有说话,就只是听着他们在说,知道他们都能作证之后,他的脸色似乎更严肃了一分,再度看了他们一眼,才转头又问郑崇俭道:“如此,刚才所言之事可否签字画押,以作实凭?”

“可以!”郑崇俭到此时,已经没有其他想法,反正就是实话实说。

至于皇帝会不会相信瑞王一家子真到了吃糠咽菜的地步,还有瑞王一家像泼皮一般耍赖闹腾,浑然不顾及皇家体面,让天家难看,皇帝会不会把这种事情怪到他这个臣子,怪到李国奇的手下身上,他就没法把握,只能听天由命了。

李若琏得到答复,就没有再停留,随口道一声“请”,便带着郑崇俭他们进了军营,往临时大帐走去。

在军营空地上,果然有五百人左右集结着,全部没有拿兵器的,由锦衣卫看押着。李国奇也在,正面有忧色地看着锦衣卫指挥使和总督大人一起进来。

郑崇俭都不用猜,这些军卒应该就是抢田租的那些了。看他们面黄肌瘦的,脸上还有愤慨之色就知道了。

这些军头一看人来了,顿时有了一些骚动,不过被带刀锦衣卫看押着,倒没有乱动,只是在那七嘴八舌地喊着。

“总督大人,为何不发粮饷,都要饿死了还怎么为朝廷卖命?”

“指挥使大人,我等实在是饿得慌了,才不得已抢点吃的,反正瑞王府那么多粮食,又不差这点田租!”

“大人,不管我家将军的事,这是我们自己饿极了才私下动手的!”

“……”

听着他们的喊话,附近军营中的人头一个个冒出来。很显然,他们之前都被勒令待在自己军帐内。可听到动静,还是探出头来了。可以看到,这些军卒的脸上,也全都是气愤之色。只是迫于军纪,才没有拥出来。但也能看到,有个别军卒,似乎想冲出来了。

李国奇见状,便厉声大喝,把那些人都训斥了回去,空地上的这些人,也被他骂闭嘴了。

对此情况,李若琏没有说话,可他心中,其实还是感慨很多。

如果说之前的时候,他对皇帝交代的那番话,还感觉有点狠的话,从他到了秦地,沿路看到的情况,和在这军营看到的一幕幕,他有点诧异地发现,皇上似乎就没有说错,瑞王那种人那么做,其实把这些边军都逼向贼寇一边的可能性非常大。从某种角度来说,瑞王这种行为,确实是在败大明江山社稷。轻重分不清,如此不智行为,落个宁王下场,其实也不算太冤枉。

心中虽然这么想着,可表面上,李若琏却不动声色,只是走向中军帐。不过在路过李国奇身边时,吩咐他也跟着进去。

李国奇心中是知道自己要糟,虽然不至于因此获罪,但降职处罚之类,怕是少不了的了。

进了中军帐之后,他诧异地发现,总督大人竟然写下了长长地一份东西,然后盖上了总督大印。还有他的随从,文武侍从,也都纷纷过去签字画押。趁着李若琏不注意,他便低声问站他身边的一名总督护卫道:“那是什么?”

“总督大人在瑞王府的遭遇。”那名护卫不敢多说,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

李国奇见此,不由得好奇,一时之间都忘记了自己要面临的处罚,心中想着,总督大人到底在瑞王府遭遇了什么?

他这边想着,李若琏那边却仔细地检查了一遍那份东西之后,小心地收了起来。

而后,就在中军帐内所有人的注目之下,忽然脸色严肃地说道:“如今已经查有实据,瑞王勾结流贼,有谋逆之举。我奉皇上旨意,缉拿瑞王进京问罪。其家财一律拨于当地,用于秦地补发军中所欠钱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