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 好日子还能不能过了?(1 / 2)

崇祯窃听系统 叫天 6817 字 2020-04-25

在崇祯皇帝御驾亲征,出京师的时候,一膄船横跨海峡,赶到了大员。

此时,跑这里来的郑芝龙刚刚送走来拜访的荷兰总督,翘着二郎腿,喝着茶,没把那些礼品放在眼里。

以前的时候,荷兰人不服他,为此,郑芝龙就借助官府的助力,狠狠地和荷兰人干过几次,哪怕他们从南洋巴达维亚调集军舰过来,也没干过他。

在干趴下所有敌对势力后,就只能乖乖听他郑芝龙的话,缴保护费,才能做买卖。要不然,他大小战船三千多艘,能活活淹死任何对手。

对于红毛的那些玩意,他郑芝龙也不稀罕。如今的他,生意从倭国到南洋,那一片不经过他,什么样的玩意没见过!

没有了对手,有点高手寂寞的感觉,唯有好好享受眼前的这片打下来的江山了。

他正在品着福建本地的大红袍,边上有名美婢在扇着扇子,墙角边上,还有冰块放着降温,这种享受,没几个人有。

可就在这当口,刚到的那船上,匆匆下来一个人,沿途看到的人,都是恭敬地喊着“四爷”。

不用说,能被称呼为四爷的,就是郑芝龙的四弟郑鸿逵了。他问清楚郑芝龙在什么地方之后,便直接找了过去。

“大哥,北方有消息了!”郑鸿逵刚跨进大堂,就大声喊道。

这让郑芝龙不由得眉头一皱道:“慌张张地像什么话?有什么事情,不能等我回去之后再说?”

听到训斥,郑鸿逵直接无视了,他走到郑芝龙的面前,大声说道:“大哥,朝廷大捷啊!消灭了好几万建虏,如今,剩下的建虏都已经逃出关去了!”

“什么?”郑芝龙一听,很是意外,大红袍也不喝了,茶杯放得有点匆忙,发出“呯”地一声也不顾。他只是盯着自己四弟,有点难以置信地确认道,“你说什么?朝廷能消灭好几万建虏?没搞错么?”

建虏无敌的消息,哪怕是在大明南方,那也是听说了的。反正朝廷把整个辽东丢了,然后建虏还打进关来,到处杀人放火抢东西,使劲折腾朝廷,但朝廷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是南方人对北方战事的印象,可突然之间,说朝廷竟然消灭几万建虏,这和他们的印象严重不符合,只要第一次听到这消息的,都如同郑芝龙一般吃惊。

郑芝龙在问出话之后,便回过神来了,知道自己这个弟弟还不至于对自己说谎。便连忙改口要求道:“把打探来的情况,具体给我说说!”

于是,郑鸿逵把打听来的消息,前前后后,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哪怕有些消息,是之前已经说过了的。可郑鸿逵不嫌麻烦,又重新复述了一遍。

连着说起消灭建虏五千步军,随后,在皇帝的支持下,又打赢了天津之战,再次消灭了几万建虏,甚至还活捉了建虏的一个固山额真,解救了近二十万百姓等等。

之前的时候,郑芝龙一直觉得天使说消灭五千鞑子这个事情,大概是夸张了。就如同朝堂中的某些人一样,都是有些不信的。可是,如今把这次的事情,前后联系起来看,特别是后面的战事,解救近二十万百姓,这种是没法骗人的,还有活捉的鞑子,那可是人人亲眼所见,更是不会有假。

“……大哥你是不知道,刑部衙门都为此赚了一大笔钱呢?”郑鸿逵说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似乎有点兴奋了,“丢沙包砸那些鞑子,一个沙包十文钱啊,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出来的……”

听着他在说话,郑芝龙心中想着事情,一时之间,并没有回答。

这个时候,基本上能肯定,朝廷如今确实已有实力,能和建虏打上一打,比起以前,是又要强大一些了。既然这样,那自己一直拖着没回复,是不是不太好?

他还在想着,冷不丁地,郑鸿逵又爆了个大料道:“大哥,你肯定不会想到,建虏为什么那么厉害?只是以辽东之地,在以前的时候就连连打赢朝廷?”

听到这话,郑芝龙抬头,看着自己弟弟,没有说话,可看着的眼神,却似乎发出了疑问:这其中,难道又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郑鸿逵理解了他的眼神,便自己接着往下说道:“你肯定没想到,晋商在很早之前,就通虏谋逆了。他们把关内的粮食、铁料、火药等军需物资全部卖到辽东去。甚至为辽东建虏打听关内消息,知己知彼知道不?建虏就是通过晋商做到了这点。大哥知道是哪些晋商不?不止一家,有八大家带头的,啧啧,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真是厉害了……”

听到这话,郑芝龙感觉有点刺耳。不就是走私么?自己在做得,不也是!

郑鸿逵却没注意他哥的神色,而是继续在滔滔不绝地讲述道:“……大哥你是不知道啊,宣大总督陈新甲知道不?还有内个辅臣杨阁部,就是那个杨嗣昌,这些全都是被那些晋商给收买了的,在朝廷上为他们说话,掩护他们那些昧着良心的走私,甚至还派人直接去建虏军中告知,才有了济南失陷宗藩一事的发生……”

郑芝龙有点听不下去了,便直接打断问道:“那最后结果呢?抓了那些晋商,把宣大总督和内阁辅臣都免职问罪了?”

一听这话,郑鸿逵用惊讶地眼神看着自己大哥,似乎还带了那么一点看白痴的意思,忍不住大声说道:“怎么会是免职问罪而已呢!大哥你想想,他们这么搞,简直是在帮着建虏夺取大明江山啊!所以说,皇帝下旨,派出了三大营,把晋商都抓了,还有宣大总督和内阁辅臣也都抓了,知道什么罪名么?通虏谋逆!以谋逆大罪论!啧啧,株连九族,真是活该!”

听到这话,郑芝龙一时之间,都顾不得这话有点刺耳。此时的他,非常震惊,没想到皇帝竟然把他们所有人都打成了谋逆,株连九族!涉及这么多人,甚至连内阁辅臣都是,皇帝这个魄力,还真是有点大了!

他正想着,郑鸿逵还在继续说着:“……大哥,你是不知道,朝廷查抄出来的钱财,一车车地往京师运,那是数都不输钱,我估摸着,比起我们这些年赚的,都要多得多!现在都在说,皇帝发财了!哦,对了,那些晋商还有一伙的武将文官,押解进京的时候,你猜怎么了,竟然被愤怒的京师百姓当场打成了肉酱。不,连一点肉都没有留下。那条街,现在大家都叫锄奸街了!啧啧,以后有机会去京师,一定要去那条街看看……”

“够了!”郑芝龙实在听不下去了,厉喝一声,把郑鸿逵给吓了一跳,当即不说话了,只是拿不解的眼神看着他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