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形势急转直下(1 / 2)

崇祯窃听系统 叫天 6632 字 2020-04-25

“作为一名光荣的穿越者,应该知道历史的大概进程。顺应历史潮流,做出正确的选择,让大明少走弯路,有利于尽快实现大明中兴,早日恢复大明百姓的安居乐业。”

“燧发枪比起火绳枪要先进,是毋庸置疑的。流水线作业、标准化生产,也是所有产品生产的最佳方式。而免除匠人后顾之忧的基础上再加上奖惩结合的机制管理匠人群体,更是历史的进步,有助于世人观念的改变,推动生产力的提升。经系统评估,奖励宿主一颗甲级窃听种子,请查收!”

崇祯皇帝看完这些文字之后,不由得默默地在心中说道:“系统大人要是一次给个一万颗甲级窃听种子,信不信能更早地实现大明中兴,更早地实现大明百姓的安居乐业?”

说完之后,等了一会,发现系统没有响应。果然,遇到这种问题就开始沉默了!

算了,多了一颗甲级窃听种子也不错了。

这么想着,他便回宫去了。一路上,顺便查看了下各处的窃听种子所反馈回来的消息。

卢象升已经到登州,正在各处巡查,挑选兵卒,视察船厂;

洪承畴也在巡查各处卫所,重建卫所军队,还有视察各地地方官员的政务;

伍忠刚到沈阳,当了多尔衮府上的一名包衣。沈阳那边的动静,似乎并没有特别处罚多尔衮等人,那些满清鞑子反而好像喜气洋洋,庆祝又从关内掠去了无数人口物资。

因为伍忠只是一名包衣,听到的消息有限,不过崇祯皇帝估摸了一下,大概也猜到了皇太极那个死胖子的用意。果然这个死胖子不好对付,老奸巨猾地很。

算了,回头再过招好了,只要一次次地打败你们,就不信你能瞒多久!

而后,崇祯皇帝又看向下一个窃听种子返回的信息。

陈奇瑜走得很快,已经赶到陕西固原上任,正在熟悉三边总督的职权,同时下令召集各地总兵、副将等;而被他带去陕西的那些建州女真都被关在大牢,又被陕西汉子围观。对此,图尔格似乎已经麻木,只是在没人的时候发狠,等下辈子一定会报仇之类的话。看得出来,他是觉得自己不可能活命的。

这个时候,崇祯皇帝发现了这个窃听系统的又一个好处。就是别人不管用什么话,包括方言也好,不同种族的语言也好,最终显示地都是汉字,只不过会有个括号注释,比如建州女真语,或者固原土话之类的。

要不是这样的话,崇祯皇帝估计要抓瞎了。

陈奇瑜那边,在熟悉陕西、甘肃地军政事物,打听核实关外蒙古部族的消息后,就会开始用俘虏换战马的交易。一旦开始,京师这边的援军就必须出发了。

想着这事,崇祯皇帝又接着往下看,是蓟辽总督孙传庭已经到山海关,开始巡查各处军政事务,包括军备,屯田,练兵,驻防情况。

孙传庭这个冷面人的话不多,不过就算这样,似乎还夸了前锋右营副将吴三桂统兵有方,做得不错。

看着那些对话,崇祯皇帝忽然心中一动,自己怎么就忘记了这人,该好好地用上一用才好!

宁锦那边,是祖大寿等人的大本营,多年来,用了不知道多少大明的军费,可却只能据城而守,并没有什么战绩;要算起来,关宁军是大明所有边军中最为兵精粮足的,可满清军队几次绕道入关肆虐,而关宁军却没法派上用场。虽然有满清兵力的牵制,可难道连一点人马都派不出?也只有镇压流贼的事情上,才能派出关宁军,还不是祖大寿的嫡系。比如祖宽,曹文诏。

想着这个,崇祯皇帝觉得有必要让关宁军动上一动了。

于是,他便立刻下旨,准备调吴三桂领本部骑军入关听用。

让崇祯皇帝没有想到的是,正当他在按部就班,整顿朝政,积蓄力量以对付满清之时,形势却突然之间急转直下。

一份加急奏章到了京师,这份奏章还不是五省总督熊文灿发来的,却和熊文灿有关。

在崇祯十二年五月初九日,也就是差不多一个月前,张献忠在谷县重新造反,杀县令阮之钿和巡按御史林铭球,监军道张大经和马廷宝、徐起祚被迫投降。熊文灿闻讯大惊,不过没有立刻镇压,反而派人去安抚,试图重新招安张献忠。

但随后,罗汝才,马守应部在房县也再次反叛,和张献忠合并攻陷房县,杀县郝景春,又连下郧西、保康等地,均州的惠登相五营闻讯,也立刻起兵造反。短短半个多月,湖北西部地区,已经全部沦陷。熊文灿见此情况,不得已调兵镇压,令左良玉和罗岱领兵追缴。但是,给朝廷的奏章却迟迟不发。

邻近湖北的河南道巡按闻讯,担心流贼蹿入河南,便急报京师。

崇祯皇帝收到这份奏章,不由得大为震怒。他不用想都知道。迟迟不见熊文灿的奏章,肯定是因为这些流贼都是他招抚的,害怕朝廷怪罪,想要自己平定。先安抚不成,就想去剿灭。如果能剿灭,再上奏章,他就有话可说。

可是,这熊文灿就没想到,这些流贼都是打了多年仗的,再次反叛,在没有勇卫营威慑的前提下,他有这个能力去平定叛乱么?他这么做,给了流贼壮大地机会,又会有多少百姓再次陷于兵灾之中?流贼壮大之后,又要花费朝廷多少兵力物资来平叛?

这个熊文灿,真以为他的招安办法能包打天下了?之前谷县县令的上报不听,遇事又想着隐瞒,这种官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典型!

不过,让崇祯皇帝没想到的是,这份奏章在朝堂之上,竟然引起了两种意见。

一种是要求朝廷立刻出兵,平定流贼之乱。另外一种,是觉得五省总督熊文灿的奏章还没有到,不如先等等,说不定这份奏章有不实之处,又说不定熊文灿已经把叛乱平息了,就不用朝廷劳师动众了。

从某种角度来说,京师远离湖北,讯息不通,他们这么想估计也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