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求生的意志(1 / 2)

崇祯窃听系统 叫天 7290 字 2020-04-25

想归想,伍忠的心中,却是非常高兴的。毕竟他冒这么大的风险,身处敌营,为得不就是最终打败建虏!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窃听种子,也把明军得胜的消息传给了远在京师的崇祯皇帝。

虽然不明白战果如何,可崇祯皇帝看到伍忠听闻到的声音转化而成地文字,汇聚着各种言论,就知道明军这次战事的胜利,至少是狠狠地打击了满清军队的士气。

他正高兴着时,忽然,系统又有了动静,只有崇祯皇帝能看见的文字,又开始一行行地显露了出来。

士气在任何战争中都是左右战局的重大因素,尤其在冷兵器作战时代,士气的高低,更是决定战事胜利的关键因素!宿主作为大明皇帝,很好地激励了秦兵,使之在对满清军队的战事中,发挥出了十二分的战力,沉重地打击了满清军队的士气,打破了满清军队野战无敌的神话。

这是一个非常好地开端,希望宿主时刻关注军心士气,再接再厉,保持大明军队旺盛的士气,这将是宿主作为大明皇帝,能中兴大明的关键一步。为鼓舞宿主的类似行为,特奖励甲级窃听种子一颗,加油!

看完这些文字,崇祯皇帝核实了又一颗甲级窃听种子到手,不由得脸上笑开了花。

窃听种子啊,多多益善!

之前的那颗甲级窃听种子,已经“赏赐”给了宣大总督陈新甲,从而了解到了不少消息。他那边要回收回来的话,至少也要等把晋商以及他们这些同伙一网打尽的时候。

如今这又多了一颗甲级窃听种子,那应该用在什么人身上最好呢?

崇祯皇帝高兴了一会,便开始思索这个问题。不管怎么样,有金手指在身,那就必须最大作用地利用这窃听种子才好!

想了没多大一会,他忽然眼睛一亮,一拍自己的膝盖,心中乐了:前线不是刚打赢了一场胜仗么?总应该有俘虏吧?让洪承畴和孙传庭把俘虏即刻送来京师,挑选一个最有价值的俘虏,“赏赐”给他窃听种子,而后放回辽东去。这样一来,辽东那边的动静,就又多了一条了解的渠道了。

想到这里,崇祯皇帝便没有犹豫,立刻下旨,派人马上赶往前线,把这道旨意给传过去。

忙完了这个,崇祯皇帝静下心来时,忽然又有了另外一个主意,一时之间,还颇为心动。

他心中想着,自己要不要溜出城去,往前线去一趟呢?这样一来,就算没有抓到高级别的俘虏,可只要两军对阵,满清头目,比如那多尔衮啊,岳托之类,总会冒个头吧?

只要能被自己看见,岂不是就能把窃听种子丢他们身上。如此一来,这么高级别的满清头目,回头传消息回来的价值,肯定是不可估量的吧!

可是,自己作为大明皇帝,微服出宫一次还没什么,但要是离开京师,跑到前线去的话,如今这种背景下,自己倒是不怕,可底下臣子谁会答应?谁肯协助?偷偷跑出去?那也得几天时间,皇帝失踪了,京师非得恐慌不可!

但不管怎么样,溜去前线,给满清高级头目赏赐种子的想法,就犹如魔鬼的诱惑一般,崇祯皇帝怎么都放不下,丢不开,心中便开始左右盘算了起来。

与此同时,洪承畴和孙传庭他们,却是一刻也没有闲,等到军中“万胜”声音稍微弱了一些,让他们都发泄了下胜利的激动后,就立刻开始下令,重炮前移,准备攻城。

上一仗,以曹变蛟、贺人龙的功劳最大,这让其他将领都不由得眼红不已。如今总督和巡抚的军令再次传下,他们也立刻憋着一股劲,开始忙碌了起来。

长枪兵、火铳手和弓箭手护卫着重炮向前。而在他们的身后,则是推着云梯车的步军。

这种云梯车,是把云梯固定在有车轱辘的移动木板上,甚至在前面还有一排防护板,用来格挡箭支,掩护推车的兵卒。临近城墙之后,解开绳子,云梯就会倾倒向前,靠到城墙上。往后拉动一下之后,云梯最上面的钩子还能牢牢地勾住城垛,步军就能第一时间踩着云梯往上冲了。

在中原地带,云梯车乃是攻城最基本的配置。秦军既然一开始就明确目的要来攻城,自然少不了带一些过来,此时正好派上用场了。

二十多架云梯车,一字排开,互有间隔。在每辆云梯车的后面,都跟随着一队队的步军,有手持盾牌腰刀的,也有手持长兵器,比如大砍刀之类的。这些将士,一个个都是身手矫健之士。

在之前战事胜利地影响下,他们一个个都是士气高昂,摩拳擦掌地,似乎恨不得马上就让云梯车靠上城墙,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第一时间冲上去。

看着城外气势如虹的明军将士,城头上,投降的县令陈伟权一脸惨白。他虽然是文官,对于行军打仗不怎么明白。可此时此刻,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知道这接下来的战事,会非常地凶险了。

之前的时候,他之所以选择投降建虏,是因为他被辽东建虏的威名所吓,怕了;更为重要的是,他这个县城就没有怎么修缮城防。区区县城而已,城墙不高,且没有护城河。他感觉不可能守住,自己的命要紧,就第一时间投降了。

如今,他又一次感觉守不住了。可是,还能再投降回去么?显然不可能!此时的他,心中都有点绝望了!

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他一筹莫展,把求救的眼神看向杜度时,城外忽然响起“轰”地一声巨响,随即陈伟权就感觉城墙晃动了下,却是一颗铁弹砸在了城墙上,伴随着又一声巨响,土石乱飞,城墙上出现了一个大坑。

“噗通”一声,陈伟权再也站不住,直接吓得跌坐在地。

边上的杜度闻声看去,见他如此不堪,心中非常鄙夷。原本就因为战事不顺一肚子火气,顿时就找到了发泄口,一脚踹了过去,厉喝一声道:“无胆汉狗,滚远点!”

说完之后,他不再理被踹远了的陈伟权,转头看向城外,脸色格外地难看。

他是明白人,刚才这一炮,只是城外明军炮手的试射而已,随后会调整放炮的角度以及药量,再开炮的话,会更准。而且他都不用去看,就知道明军的重炮目标,绝对是城门。

一般来说,遇到这种情况的话,城门绝对是要用东西堵严实的。否则只是木质城门的话,根本经不起重炮的轰击。

可是,此时的杜度,却是狰狞着脸,并没有下令去堵城门,而是厉声吩咐,传下了另外一道命令。

很显然,他似乎是有办法对付明军即将到来地攻城!

过了一会之后,明军的重炮再次响起,“轰”地一声,铁弹在眨眼间便又命中了目标。这一次,是砸在离城门洞不到一丈远的地方了。按照这个趋势,下一次,就很可能会命中城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