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古老回响(1 / 2)

黎明之剑 远瞳 5074 字 3天前

在这个恰当的时机和恰当的场合,高文一次性把自己长期以来心中所构想之事说了出来——这些事已经在他脑海中反复琢磨、酝酿了很久,甚至早在神权理事会刚刚成立的时候,他就在思考着这些涉及到人神最终秩序的问题,只不过那时候他便很清楚——当时的神权理事会还远远没到该考虑这些的时候。

而现在,一个突然建立联系的异星文明,一个似乎已经提前一步挣脱了枷锁的“先驱者”,让高文意识到有些事情是应该提前讨论了。

说实话,他并不敢确定自己的想法就一定正确,毕竟他所构思的那个“未来”在如今的世人看来甚至可以用匪夷所思来形容,那是过于超前的想法,甚至超前到了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否可以实现,只不过“诺依人”的出现以及他们在交流时透露出的只言片语,让高文隐约觉得自己的思路可能是正确的。

“这听上去……是个不可思议的未来,”圆桌旁安静了许久,贝尔塞提娅才第一个打破沉默,“甚至与其说是个关于未来的构想,倒更像是在描绘某种想象中的乐园……”

“但这个‘想象中的乐园’有其存在基础,”一旁的罗塞塔·奥古斯都也打破了沉默,“在人与神之间的信仰锁链彻底断开之后,我们确实必须考虑众神何去何从的问题,若是到那时候继续放任所有的神位空悬,继续保持民众对‘神权理事会’核心秘密的一无所知,继续隐藏那些已经脱离了神位的‘旧神’,从某种意义上我们或许反而犯了我们竭力想要避免的那个错误……”

“是的,‘塑造神秘倾向思潮’的错误,”高文点点头,接过罗塞塔的话,“而且我所讲的这些也不能说完全是设想,事实上……这件事现在就已经有一些苗头了。”

“已经有了苗头?”贝尔塞提娅语带惊讶,“您是指哪方面?”

高文想了想,表情有些古怪地说道:“你们知道……魔法女神弥尔米娜最近在干什么吗?”

罗塞塔与贝尔塞提娅相互看了看,异口同声:“她在做什么?”

高文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提起了另一件事:“菲尔姆影业正在制作一部关于魔法女神的系列影片,从‘魔法研究中最初的万能因子X’开始讲起,到魔法女神从思潮中诞生、成长,一直到女神为了解除魔法权柄对凡人法师的束缚而选择自我陨落——当然,我们都知道这里面存在艺术加工的部分,但这将是第一部以神明为主角的、用类似演绎人物传记一样的方式来演绎神话故事的魔影剧,其所有的艺术加工都有其必要性。

“神权理事会方面对此提供了技术和资金上的支持,我认为这部影片将极大推进在民众中普及‘思潮概念’的进度,它的切入点也十分完美——魔法师群体对魔法女神的信仰观念比其他任何信徒都要开放,而且绝大部分魔法师事实上是压根没有作为信徒自觉的,普通民众则根本接触不到传统的魔法领域,因此民间对这样一部‘神明传记’的接受度将很高,抵触情况将被庞大的观众基数冲淡。

“菲尔姆那边也会在影片表现上进行调整,让它‘看起来像是一部不带情绪的纪录片’,从而减轻其带给人的‘消弭信仰’的印象。”

听着高文的介绍,罗塞塔微微点了点头:“这件事我在神权理事会的内部文件上也看到了,不过我没怎么……等等,难道说那位女士她……”

“她就是神权理事会提供给摄制组的‘技术支持’,”高文笑了起来,“最初是菲尔姆找到理事会,说他需要关于魔法女神的详细资料以完成影片拍摄,然后……中间发生的事情我不太清楚,反正最终结果就是高塔女士捏了个化身直接去剧组了。当然,这个过程中做好了全套的防护。”

罗塞塔与贝尔塞提娅面面相觑——他们是真没想到这事儿还能这么干……

“这或许就是某种‘开端’,”高文的声音让他们从愕然中回过神来,“这部影片是一个开始,高塔女士的活动则是一个有益的尝试,和神权理事会以往的保守方阵不同,这将是一个积极的、主动的‘思潮干预’尝试,也是我此前提到过的‘神权世俗化’的一个延伸。如果它的影响如预期般发挥作用……我想‘诺依人’所提到的那种‘共存’状态对我们而言也就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了。”

高文面前的两位帝国统治者同时沉默下来,他们仿佛在沉思中推演着未来的轨迹,也可能是在消化某些难以想象的“画面”,这沉默不知持续了多久,白银女皇才突然低声说道:“我突然有点希望能早日看到那一天的到来了……”

“这一天或许会比预料的更早到来,”高文轻轻点了点头,“‘诺依人’的出现势必会对整个社会产生影响,就如废土中的战争推进了联盟秩序的进程,与一个异星文明的交流也一定会对这颗星球上的‘思潮’产生巨大的影响,我们可以将这作为一个机会……”

……

深蓝之井地下深处,持续不断的低沉嗡鸣声在核心控制大厅中轻柔回荡着,数不清的古老设备正在全功率运转。

自顶棚降下的明亮灯光照亮了那一个又一个整齐排列的金属立柱,立柱表面的指示灯飞快闪烁,不断将海量的数据进行传输、变换,而在这“奥菲莉亚矩阵”的中心位置,一个身影正静静地坐在淡金色的“王座上”,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眼前这些计算单元。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奥菲莉亚矩阵都不曾以“载体”的形式在这座地下设施中活动过,她曾经很抵触这样,因为这总会让她陷入自我认知的错乱状态并进而降低整个矩阵的运行效率,但就在不久前,她为自己制作了这具和历史上的奥菲莉亚·诺顿几乎一模一样的躯体,甚至把躯体的主连接装置放在了矩阵中央,这是一个连她自己都感到惊讶的大胆尝试,而更让她惊讶的是……这么做的感觉竟然还不赖。

她就在这里静静坐着,在一具“载体”中静静地注视着自己的“本体”,这种新奇的视角甚至让她觉得很……有意思。

“编号12665数据切片处理完成,正在与其余资料进行嵌合比对。”

自动系统的提示音在大厅中响起,王座上的奥菲莉亚轻轻眨了眨眼睛,她看向大厅中某个方向,一名铁人士兵随即收到指令并上前一步,这名士兵将脖子后面的数据锁连接在最近的一个计算节点上,低沉的嗡嗡声从那个节点深处传来,而在奥菲莉亚面前的半空中,则突然浮现出了一片清晰且复杂的全息影像。

那影像上跳跃着复杂的数字和符号,还有大量飞快变化的曲线,所有数据的刷新速度都超过了人类思维的极限,但对奥菲莉亚矩阵而言,这只是她思维线程中一个微不足道的部分罢了。

“这部分传感器曾记录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异常能量波动么……数据不全,但似乎可以通过临近传感器留下的记录进行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