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关于本章的画风突变的那档事【7000】(1 / 2)

绪方他一直在寻找的所有能解除“不死毒”的医生师徒的名字都很像,可能会有很多人记混,所以为了方便大家记忆,我将玄正师徒仨的名字列一下。

玄正:师傅。

玄直:玄正的大弟子。玄仁的师兄。

玄仁:玄正的小弟子。对“不死”一无所知,此前一直在京都默默行医,但不慎得罪了一个达官贵人,被关入狱中,所幸得到了绪方与葫芦屋的救助(第5卷京都篇的剧情),现在玄仁在葫芦屋于尾张的根据地那定居。

*******

*******

“那人就是那个怪里怪气的和医吗?”绪方抬起头,朝不远处的那个“乞丐”投去错愕的目光。

这家伙的行为举止古不古怪,绪方不知道。但他现在已经深刻体会到这人的样貌之古怪了。

这个“乞丐”现在已经伫立不动,面带疑惑地移动着目光扫视周围,像是正在寻找着什么。

“他似乎只有一个人……”林子平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我去跟他交涉一下吧。绪方君,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比如他突然冲过来撕咬我什么的,要及时来救援我啊。”

说罢,林子平便翻出了藏身的斜坡。

“平千代!好久不见了!”

“嗯?林先生?”“乞丐”面露惊喜之色,“你怎么来了?真的是好久不见啊!”

“我刚刚正在附近采药草,听到这里有脚步声后,走过来一看,却发现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刚还在纳闷着,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呢。”

仍旧藏于斜坡之下的绪方与阿町认真地倾听着林子平与这个“乞丐”的谈话。

阿町用目光向绪方询问:我们现在怎么办?

读懂了阿町的眼神的意思的绪方,沉吟片刻后,低声道:

“我们也出去吧。”

绪方与阿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藏身的斜坡。

望着突然冒出来的绪方二人,眼中浮现讶异之色的“乞丐”朝林子平问道:

“林先生,这二位是?”

“这两人是我的同伴。与我一同在虾夷地游学、做研究的同伴。”

“哦哦!原来如此”“乞丐”站直身子,朝绪方二人行着标准的鞠躬礼,“初次见面。我叫平千代。是附近的一座名叫‘坎透’的村子的村医。”

“初次见面。”绪方还礼,“在下真岛吾郎。”

“我叫真岛町。”阿町现在也已可以相当熟练地在“绪方町”与“真岛町”这两个身份中来回转换。

在与绪方夫妻俩相互做完自我介绍后,“乞丐”……或者说是平千代,便将疑惑的视线再次转回到林子平身上。

“林先生。虽然能再次见到你,让我非常高兴你,可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我是来进行学术研究的。”林子平也是一个撒起谎来,能够脸不红、气不喘的人,“之前来访此地,便是为了研究此地的地形、地貌。”

“但上一次的研究有些不够透彻,所以便想要再来一次,再进行一次更仔细的研究。”

“原来如此。”平千代点了点头,“那你现在的这研究,进展如何了?”

“呃……毫无进展。”林子平干笑了几下,“毕竟我是今日才到此地,还没正式开始展开研究工作呢。”

平千代抬头看了眼天色:“现在天快黑了……林先生,真岛先生,真岛小姐,你们找到过夜的地方了吗?”

“还没有。”林子平答。

“还没有吗……那你们若是不介意的话,要不要来我的家来暂住?林先生应该知道——我所住的坎透村就位于附近,我的药草也采集得差不多了,你们若是想要来我家暂住的话,我可以现在就带你们去我家。”

“欸?”林子平的表情从刚才开始就非常古怪,而现在在听到平千代刚才的那番话后,他脸上的古怪之色已浓郁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不仅仅是林子平,绪方和阿町现在也是表情复杂。

“平千代,你稍等一下。我和我的同伴们讨论一下。”

“好咧。你们慢慢讨论。”平千代用爽朗的口吻回应道。

林子平快步回到绪方他们的身侧,与绪方和阿町围成一个小小的圈,低声询问道:

“现在该怎么办?要跟着平千代去他的家吗?”

“林先生,这个平千代真的怪怪的耶……”阿町一边小心翼翼地瞥着不远处的平千代,一边用只有他们3人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说道,“你不是说你上次是不知为何激怒了他,然后被他给赶出村子的吗?他怎么这次那么热情地招呼你再来他家住啊?”

“我也不知道啊……”林子平现在也是满面疑惑,“若不是因为他还能精准地叫出我的名字,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认错人了……”

“看来这个平千代真的很古怪啊……”绪方嘟囔道,“……我们就先去他的家看看吧。”

林子平点点头:“那就这么办吧。”

结束了讨论后,林子平将视线转回到平千代身上:“平千代,那就叨扰你一晚了。”

“哈哈哈。”平千代笑了笑,“如果你们喜欢的话,在我那多住几晚也没有关系。”

“平常家里都只有我一个人,虽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独居生活,但偶尔还是会感到有些寂寞的,所以我还是很欢迎现在能多几个住客,让家里变热闹些的。”

“来,请跟我来吧。我所住的村子就在不远处。”

平千代在前面带着路,绪方三人紧跟在他身后。

望着走在他前方的平千代,绪方的眼中难掩困惑。

在还没有见到平千代之前,绪方就有在怀疑——这个古怪的和医,会不会就是玄正或玄真中的其中一个呢?

刚才,在平千代与他们对话时,绪方一直努力查看、辨认着平千代的五官——然而,他的脸实在是太脏了,脏到都看不清脸部的五官,所以没法将平千代的脸,和玄仁之前跟他们讲述的他师傅玄正、他师兄玄真的外貌来做对比。

抛去“平千代似乎忘了之前与林子平之间的过节”这一诡异的事情不论,平千代现在向绪方等人呈现的,都是一副“十分热心肠的阳光男人”的模样。

就在绪方思考着有没有什么办法能看清平千代的脸时,平千代突然扭过头,朝跟在他身后的绪方仨人喊道:

“我们到了!前面就是我所住的村子——坎透!”

绪方移动目光,朝前方望去,只见前方有数道炊烟袅袅升起,炊烟底下是一座规模并不大的小聚落,这个聚落被群林环绕,颇有几分世外桃源的气息。

他们这一行人,想不招惹来村民们的注意,那是不可能的。

平千代刚领着绪方仨人大步走进坎透村中,就立即有不少的村民围了上来。

村民们朝绪方与阿町投来的目光,其中所蕴藏的情绪,就只有普通的疑惑之色、好奇之色。

而他们朝林子平所投去的目光,其中所蕴藏的情绪就要复杂得多了。

看来村民们还是记得这个之前被他们赶出村子的老人。

村民们用异样的目光看了看林子平,然后看了看平千代。

对于村民们投来的异样目光,林子平强掩脸上若影若仙的尴尬之色。

而平千代则是一副对村民们投来的目光视若无睹的模样。

平千代不仅像是根本没察觉到村民们目光中的异样之色,还面带笑意地高声向众人宣布着他今夜要请绪方等人在他家暂住。

“各位!你们都还记得这位吧?这位就是之前来过我们村子的林先生!他旁边的这一男一女是他的同伴!”

“他们想再一次仔细地研究这个地方的地形、地貌,然后暂时没有找到住的地方,所以我想请他们来我的家暂住!”

听完平千代的这番高喊后,村民们的表情变得更复杂、古怪了。

然而,更加古怪的是——没有一人上前来跟平千代说“你是不是发烧了,你忘记你之前和林子平之间所发生的事情了吗?”之类的话。

大家都只默默地站在一旁,只默默地将带着复杂情绪在内的目光看着绪方一行人。

这时,一名小男孩突然朝平千代奔了过来。

“平千代!我妈妈的咳嗽好了!(阿伊努语)”

“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平千代露出温柔的笑容,“记得让你妈妈这段时间注意保暖,若是不注意保暖,咳嗽有复发的危险。(阿伊努语)”

“嗯!好!平千代,待会能来看看我妈妈吗?我妈妈说她想当面感谢您!”

“好,我等会有时间的话,会去看看你妈妈的。”

“平千代。”

平千代刚结束与这小孩的对话,一名拄着拐杖的老者便蹒跚着朝平千代走过来,一边平千代接着说道:

“我儿子他从昨天中午开始,就一直感觉肚子很不舒服,既不想拉屎,也不想呕吐,待会能请你过来看看我儿子吗?(阿伊努语)”

“好的,没问题。”平千代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等会就去看看你的儿子。(阿伊努语)”

在平千代与这些村民们对话时,林子平兢兢业业地给身旁的绪方与阿町翻译着他们的对话。

待这名来请平千代看看他儿子肚子的老者离开后,绪方朝平千代说道:

“平千代,你在这个村子里似乎很有人气啊。我看村民们似乎都很信赖你。”

通过平千代刚才与那老者和小孩的对话,不难看出:这儿的村民都对平千代……最起码是对平千代的医术非常信赖。

“我毕竟是名医生嘛。”平千代扭头看向身后的绪方。

虽然因平千代的面庞肮脏而看不太清他现在的表情,但绪方能够勉强看到——他现在似乎露出了腼腆的笑容。

“身为一名医者,本就应该救死扶伤。”

“我也一直为自己身为一名医者为荣。”

“虽然这么说似乎有些自夸的成分,但我面对每一个患者,即使是感染了普通风寒的患者,我也是全力以赴,从不懈怠。”

“我也有幸因我这兢兢业业的态度,而得到了村民们的尊重。啊,我们到了,那个就是我的家。”

绪方循着平千代手指所指的方向望去——一座面积颇大的阿伊努人风格的屋子。

跟着平千代进入屋子内后,屋内的布局风格也是经典的阿伊努式房屋的布局风格。

但仅有一处十分诡异的地方——屋子的东北角被用木板格出了一座房间。

这座房间的大小,换算成现代地球的单位的话,据绪方的目测,大概有7平方米左右——用这个时代的话来说,这只不过是一间只能勉强放下4张多一点的榻榻米的小房间。

这房间装有一个木制的简易拉门,仅有这个拉门让这房间与厅房相连。

将这房间从厅房中格出来的木板,将这房间给包得严严实实的,所以站在厅房里,完全看不出那房间里有着什么东西。

即使不用林子平来给绪方介绍,绪方也能一眼看出——这房间,多半便是那个害林子平被赶出村子的诡异房间了。

林子平上一次来坎透村,也和今日一样,受到了平千代十分热情的招待。

但在林子平多嘴向平千代问了一句这房间是干什么用的之后,平千代便突然脸色大变,从热情阳光变得歇斯底里,将林子平赶出了家。

林子平被赶出家后,紧接着又被坎透村的村民们赶出家。

“来!各位随意坐吧!”平千代将一直背着的装有药草的木筐放下,“我现在去准备晚饭!各位有什么忌口吗?”

“平千代!”林子平突然大喊道,“今天的晚饭,让我来做吧。”

“嗯?你要做今日的晚饭?”平千代面露好奇。

“嗯。因为我们今夜要在你这里叨扰一夜。”林子平笑了笑,“若是不为你做点什么,总感觉有些良心不安啊。今天的晚饭就由我来做吧!你坐着等开饭就好!”

“这个……不太好吧?”平千代挠了挠头发,“我坐着等开饭的话,总感觉有些不尽地主之谊啊……”

“不用有这么多的顾虑!”林子平接着高声道,“就当作是我们在报答你的留宿之恩便好。”

绪方瞥了林子平一眼——在林子平说今夜的晚饭要由他来做后,绪方便知道林子平是打算干什么了:就只是单纯地不愿碰平千代所做的饭菜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