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分家(1 / 2)

章氏气得想吐血,啐道,“大老太爷还是你男人的亲兄长,你男人还不是夺了他儿子,还想夺他爵位和家产。你让我们去投靠那个又丑又脾气怪异的韩泊厚,亏你想得出……”

章氏回家后,在小包氏屋里找了半天,地皮儿都刮了一层,只找到几贯大钱和几个小银角子。章氏知道,小包氏手里应该有两百多两银子的存项。

她问蒋氏,蒋氏摇头说不知道。章氏又去蒋氏的房里找,只找出几十文大钱,气得她把大钱甩到地上。

看到章氏阴侧侧的眼神,蒋氏心里一阵紧张。还好她在老太太一被抓进大牢,就找出被老太太藏着的她的奴契。跟奴契藏在一起的,还有几两碎银。另外的大笔银子藏在哪儿,她也不知道。

奴契被她缝在一件棉袄里,银子藏在厨房的酸菜坛子下。

未时末,大老太太一家到了荷花后街。

韩家另三房听说大老太太回来了,都跑出来看热闹。

大老太太下车,看看前街远处的那个大宅子,眼泪又涌了上来。若是儿子没被换,还会发生这么多事吗?不会,她的泊深武功好,不会从马上掉下来毁容。又善良听话,不会像韩泊述那样贪墨,挑唆族人把人打死……

她对围过来的人说道,“唉,人心险恶,居然会出那种事。”

二老太太跟大老太太是同一个公婆,都是嫡出。她说道,“老嫂子苦尽甘来了,泊深孝顺,还有这么多孙儿孙女,多好。”

五老太太也说道,“是啊,老嫂子好人有好报。”又看着韩宗亮说道,“胖了,高了,啧啧,差点没被小包氏打死,可怜见儿的。”

大老太太笑笑,请二老太太、五老太太来家里做见证,四房没有老太太,请了他们房里的长房媳妇七太太。

卢氏带着儿媳妇和孙儿孙女迎出来,强扯出笑脸说道,“婆婆回来了。”

大老太太冷哼一声,没搭理她,直接走了进去,韩莞等人跟在后面。

上次李府去西关城送信的人回来,说了韩泊述因为出卖韩宗录被打又被罢族长的事。老太太虽然生气,但那时她还不知道韩宗录是自己的亲孙子,又死了那么多男人,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后来想到这事气得不行,多险哪,若是没有谢明承帮忙,没有宗杰那孩子报信,宗录就完了。再加上韩莞的被害,她现在恨韩泊述夫妇恨的牙痒。

春嬷嬷走在最后,走去卢氏跟前说道,“大太太,人在做,天在看。你知道你为什么儿子要死绝了?就是因为你们做多了缺德事。我家姑奶奶当初是多好的姑娘,漂亮水灵又孝顺,你却那么害她,老天都不饶你。活该!”

说完,就快步跟上众人。小包氏被抓进大牢,春嬷嬷没骂成也没打成,只有来骂卢氏出气。若卢氏的闺女不是太子良媛,怕给姑奶奶惹祸,她会动手打人。

卢氏气得想大耳巴子抽死那个奴才,但想到自己和男人的确把韩莞一家得罪狠了,又有更重要的事,只得暂时把气压下,以后再找那个奴才算帐。

众人在上房厅屋坐定,老太太指了指江氏和韩莞四姐弟,说道,“这是我的亲儿媳妇江氏,大孙女莞丫头,二孙女苒丫头,三孙女芝丫头,二孙子宗亮。等到男人们回来,重新建祠堂,把他们和泊深、宗录写在老太爷和我的名下。”

韩家祠堂在之前的平西侯府。

卢氏道,“婆婆,我们是一家人,你怎么……”

大老太太说道,“人大分家,树大分杈。我们该分家了,以后各房也重新序齿吧。”

卢氏又道,“父母在,不分家……”

大老太太冷哼道,“我为什么要分家,你心里不清楚吗?你和韩泊述坏事做尽,我们不躲远些,还等着被你们害?”

慈善宽厚的大老太太难得尖锐,卢氏没敢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