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2 / 2)

骆闻声微微垂下眼来,说:“你这样,怎么行,我怎么放心。”

“你是我的人,死也要死在我跟前。”余诺说。

“好,好。”骆闻声用手轻轻拍着余诺的背。

可骆闻声最后还是走了,两个人谁都说服不了谁,骆闻声不想自己老了不能动,吃喝拉撒都让他伺候,固执地要留着自己最后的尊严。他也不想让余诺看着他死,不要死别,只选生离。

最后一次离家出走,要上火车的时候,被余诺抓到了。

在一起一辈子,其实对方想些什么,彼此都懂。余诺不愿意再逼迫他,就说:“我让你走,你让我最后好好看看你,就放你走。”

老了以后,骆闻声便抗拒拍照了,家里连他一张现在的照片都没有。

骆闻声摘了眼镜,勉强笑了一下,他老了,面容苍老,可眼睛还是那么亮,和他们刚认识的时候一个样。

他怎么不记得骆闻声的眼睛还这样亮。

后来他发现原来不是眼神亮,而是眼里涌出眼泪来了。

眼泪顺着他脸上的皱纹往下流。在一起一辈子,他还是头一次见骆闻声流眼泪。

他一瞬间被痛苦击倒,松开他说 :“走吧。”

骆闻声擦了一下眼睛,佝偻着腰,毅然拉着行李箱上了车。

火车启动,余诺穿着骆闻声的大衣,大踏步朝出口去走去,风吹动他的大衣,他头都没有回。

他送走了父亲母亲,也送走了自己的爱人。所有他爱的人,最终全都离他而去。

“咔!”

白清泉直接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李美兰在旁边直接看哭了,剧组气氛一度都很沉重。

这是极耗费心神的戏,可是《当你老了》这部戏的特别之处在于,它讲述的是一个循环往复的爱情故事,几场重头戏,都要拍两遍以上,演法还不能完全相同。

第一世,余诺是不知未来的,第二世乃至第N世,余诺是知道结局的,白清泉需要通过细节表现出区别来,而沈金台则要根据他的调整来配合。这样重复拍同一场戏,简直像极了余诺往复穿越,一遍又一遍地经历这些。尤其是拍预知未来的几世,小小的私人的爱情,却充满了一种赴死的悲壮仓阔。

最后一次拍摄这一段,预知未来的余诺,在骆闻声走之前,给他亲手炖了一碗鱼头豆腐汤。

“很好喝。”骆闻声夸他。

余诺垂着头,说:“不是你做的那个味。”

骆闻声没说话,只在走之前,又给他炖了一次鱼头豆腐汤。

从车站回来的余诺,不知道骆闻声给他炖了汤,回来昏昏沉沉睡了两天,才想起要吃饭,打开锅,看到骆闻声最后为他做的汤,已经坏掉了。

“咔!”

白清泉用手撑在厨房的流理台上,哭的满脸通红。

沈金台过来安慰他,他抱着沈金台,哭了很长时间,甚至忍不住亲他的脸,亲完了又抱住他,眼泪鼻涕都蹭到了沈金台的脖子上。

仿佛他是他痛苦几辈子也不舍得放手的珍宝。

此刻没有白清泉和沈金台,只有余诺和骆闻声

怎么能不动情呢。

“有了有了。”编剧宋琛琛坐在导演身后说。

“希望阎总不要揍我。”孙四海说。

宋琛琛闻言笑了起来,凌厉的眉眼都变得温柔起来,他站起身,迎向走过来的沈金台和白清泉。

</dd>

<!--dd id="contfoot">

<a rel="nofollow" href="Javascript:void(0);" class="keep">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a>

<a rel="nofollow" class="case" target="_blank">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a>

<a rel="nofollow" href="Javascript:void(0);" class="copy">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a>

<a rel="nofollow" class="report" target="_blank">章节错误?点此举报</a>

</dd-->

<dd id="tipscent"></dd>

<dd id="footlink"><a href="/?module=novel&file=read&pt=web&tid=1&nid=446&cid=62976">上一章</a><a href="/?module=novel&file=menu&pt=web&tid=1&nid=446&page=1" title="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最新章节更新列表">返回章节列表</a><a href="/?module=novel&file=read&pt=web&tid=1&nid=446&cid=20477">下一章</a></dd>

<dd id="tipsfoot"></dd>

</dl>

<div class="c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