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1 / 2)

一片寂静当中, 炉火偶尔溅起细碎的火花来,镜头从炉火渐渐转到地板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腿上盖着毯子, 睡意昏沉地缓缓地摇着摇椅。

吱呀, 吱呀。

画面切换, 在吉他声中浮现出沈金台和白清泉的脸来, 紧接着以极其舒缓的节奏,缓缓展现出两人的一生,从青葱校园到初入社会,从青年到白发苍苍,音乐随即激昂了起来,大悲大喜, 大起大落, 紧接着画面上便出现了白清泉奔跑的长镜头,他一路穿越人群,最后扑进了沈金台的怀里面。

和先导预告片一样,正式版的预告片里,最后的画面也是背影, 是穿着校服的沈金台和白清泉, 他们撑着伞从小巷里走过,走动间, 两人的手轻轻蹭到一起,旁边的电线杆上绑着个喇叭, 里头传出邓丽君温柔的歌声来, 唱说:“微风伴着细雨,像我伴着可爱的你。看着我看着你, 看这世界多么美丽。啊,愿我是风你是雨,啊,微风尽在细雨里。”

歌声渐微,而后是白清泉的画外音,在一片寂静之中,台词如耳语呢喃,轻微,略有些沙哑,说:“闻声,这一辈子不够,我还要多爱你几辈子。”

官博也趁机放出了两人的首张合照,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嘤嘤嘤嘤,我知道我又变成了嘤嘤怪,我一时分不出谁更可以!”

“这俩人也太养眼了吧,神仙CP!”

“白清泉一直是美人我知道,头花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好看了。”

“我感觉头花拍完《飞行员》以后瘦下来,五官就更立体了,他现在有种浓颜长相和清淡气质交织的美感,娱乐圈独一份!”

“《飞行员》里他那么帅,跳伞仰头那一下简直帅出天际,没想到《当你老了》里头变得这么俊秀动人!你们看到最后他那个回眸了么,眼尾泛红的男人,我爱了!”

“白清泉最后那个奔跑的镜头也够带感,沈金台这老年扮相也太逼真了吧,我真的没看出来,不在意美丑的演员我粉了。”

“哈哈哈,你区一个小时之前还好多人嘲头花倒贴呢,这么快就真香了么?”

“演员说到底还是作品说话啊,头花复出以后,感觉一下子打开任督二脉了,变得太有质感了,阎太子爱上他,我都不意外了。”

“孙四海不愧是摄影出身,他把头花和白月光拍的也太好看了,真的是绝美爱情了。”

金粉今天简直跟打了鸡血一样,把两部电影的预告片都艹上了热搜。

热度最高的,自然还是《当你老了》。

金粉和月光粉暗暗较量,比拼着抢热评,两家表面一团和气,暗地里谁都不肯被对方抢走了热度。

还好是平番,不然估计会撕的很难看。

“我觉得《当你老了》这部剧拍的还挺有质感的,”李美兰对沈金台说:“我原来以为就是个青春爱情片,可是最近一路跟下来,我发现孙四海还是挺有把控力的,拍的特别细腻,给演员发挥的空间也特别大,你好好演,咱们争取靠这个电影冲个奖。”

不说最佳男主,最佳新人应该是没问题吧?

唯一的竞争对手,估计就是白清泉了。

不过这种双生戏,必须要旗鼓相当才好看,她觉得白清泉在这部电影里也有质的飞跃,电影比较能磨戏,一个镜头拍N遍,白清泉在电视剧里就不错的演技,到了电影镜头里,更见功底了,他不是科班出身,能有这水平,也是老天爷赏饭吃了。

不过李美兰觉得要论演技,还是沈金台更胜一筹,白清泉是比较稳的那种演技,沈金台则表现的比在东宫的时候更有灵气。

沈金台的五官不如白清泉精致,可他长了一张天生适合大荧幕的脸,拍特写的时候尤其好看,特别有质感,一哭一笑一皱眉,都特别有戏。

沈金台的演技其实是比较内敛的,走内心多一点,天生更适合大荧幕。

李美兰觉得他们两个人的角色选择的刚刚好,余诺的情绪比较外放,哭戏和爆发戏比较多,很适合白清泉。骆闻声很少哭,感情内敛,情绪都是靠微表情来表达,很克制,正好也特别适合沈金台。

两人也是越拍越有感觉,导演把亲热戏和爆发戏都留在后面,看来是非常明智的。

《当你老了》拍到老年部分,催泪的戏份就全来了,白清泉每次和沈金台对台词都会落泪。

骆闻声头发白的早,前年生了一场病,开始忘东西,年轻时候那么强健的体魄,终也抵抗不了岁月的侵袭,可他要强的性格还是没有变,走路永远挺直腰板,哪怕体力再也跟不上年轻时候,家里的活他也依旧全包,不让余诺干一点,六十岁退休以后,每天天不亮就爬起来去跑步,他身体毛病多,要吃很多药,为了能按时吃,他还给手机定了闹钟,一顿药都没落下过,说要再陪他二十年。

二十年,对骆闻声来说,已经几乎肯定是他最后的时光,可是对于不老的余诺来说,余生还有那么长。

他死了以后,余诺怎么办,是骆闻声老了以后思考最多的问题。

然后一天,余诺发现,家里的事情,骆闻声不做了,都是让他做。

勤快了一辈子的骆闻声,突然撒手都不管了。

煤气怎么换,垃圾要怎么分类,水管出了问题怎么解决,某一道菜要怎么做,那些细碎的,他能想到的,手把手地教,反复提醒。

余诺一开始还很抗拒,骆闻声铁石心肠,不为所动,依旧按部就班地教他,见他不肯学,就全写在了便利贴上。

他担心的事情太多了,一些不需要担心的,他也怕余诺一个人做不来,便利贴越贴越多,最后都没地方贴了,然后有一天,很倔强的余诺终于主动开口,问他,鱼头豆腐汤要怎么做。

骆闻声最拿手的,便是鱼头豆腐汤,比任何饭店做的都要好喝。

骆闻声就从挑鱼开始教他,不同的鱼有不同的营养,鱼买回来以后,怎么除内脏,怎么刮鱼鳞,怎么煎,煮的时候先放什么后放什么。

教完了他就去休息,余诺一个人拿着汤匙尝了一口自己做的鱼汤,还没品出是不是那个味道,眼泪就已经先掉进了锅里面。

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他们在一起的最后几年里,骆闻声还会时不时地装个死。

装死,是他有次看一个日本喜剧片,突然得到的灵感。

循序渐进地装死,想着习惯了,等他真的死了,余诺也不至于太伤心。他甚至告诉余诺,发现他死了,要如何处理他的尸体,打哪个电话,需要哪些手续,他还偷偷给自己看好了墓地。

对此,骆闻声的解释是说:“我这不是让你提前练习练习嘛。总有一天,我会突然死了,不见了,多练习练习,真到了那一天,你也不至于太难受啊。”

余诺闻言忽然踩了刹车,车子停在路边,他就趴在反向盘上哭了起来,看起来特别伤心。

这么伤心,也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以至于突然看他哭的这么厉害,骆闻声都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