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来了(1 / 2)

撩和性骚扰只有一线之隔, 这一线就是当事人怎么看。

对方心里没有你,吻也好,逼迫也好,只会增加对方对你的厌恶, 可如果对方心里影影绰绰有了你, 适度的强势和温柔交织在一起, 激荡起的涟漪, 就会荡漾到双方的心头上。

阎秋池以前不敢太放肆,那是因为沈金台对他完全没有感觉,如今“得寸进尺”,是察觉了沈金台的松动。

可是沈金台自己好像却还没有明白,他只感觉很慌乱。

他印象中的阎秋池不是这个样子的。

阎秋池应该是绅士的,克制的, 有时候甚至是被他左右把控的, 他记得当初去探班《飞行员》的时候,和导演陆明等人一起吃饭,在走廊里,阎秋池让他少抽烟,他只是淡淡一笑, 那种隐隐约约感觉自己占据了主动权的感觉, 让他心里很爽。

甚至于之前的暧昧,阎秋池一直克制着, 周到,体贴, 甚至还有些可怜兮兮, 以至于让他对阎秋池有了很多好感,这种好感里头, 也有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喜欢那种把控的感觉。

可是从昨天阎秋池亲他开始,一切都变了。

太突然了,他没想到阎秋池突然变得这么有攻击性,他一下子被搞得非常慌乱,无措。

天赋。

原来不光演戏要看天赋,谈恋爱也是要看天赋的。

大家都是处男,都是第一次谈恋爱,怎么阎秋池就那么会,他自诩也算见过世面的,很淡定的人,为什么总是被阎秋池撩的不能自己。

沈金台坐在后头默默地想。

身旁还多了一捧粉色玫瑰。

车子缓缓停了下来,沈金台吁了一口气,下了车。

“花。”阎秋池说。

沈金台还没有从挫败和窘迫中恢复过来,闻言立即老实地将那捧玫瑰花抱在怀里。

剧组的人都在看他,他忽然感觉,自己为什么这么听话。

他又被吻了诶,而且,这算强吻吧?

虽然没有很激烈,没有伸舌头。

啊,他在想什么!

沈金台抿着嘴唇,看了一眼剧组围观的工作人员,还有一下子从座椅上站起来的白清泉。

他立马回过身来,大踏步走了几步,将玫瑰花塞到了阎秋池的怀里。

他塞的力气很大,阎秋池都倒退了一步,赶紧抓住了怀里那捧差点掉在地上的花。

沈金台转头就走了,走了几步又回头:“我不是做戏!”

奶奶的,到了片场,他的勇气终于恢复过来了。

他是谁啊,他是沈金台,可不是白清泉这样娇弱的小美0。他怎么这样由着阎秋池欺负他。

就算是……就算是受,他也是女王受!他要看阎秋池哭唧唧!

阎秋池要为这两个吻付出代价!

他皱着眉头看了阎秋池一眼,终于找回了自己。一个阎秋池而已他还对付不了?迟早要将阎秋池拿捏在手心里,让他哭他就哭,让他笑他就笑。

他终于找到了比攻受更重要的东西。

在片场等着的李美兰,凭借着她敏锐的直觉,赶紧掏出手机拍了一下,拍完了将手机装到兜里,哇哇哇,今天怎么公关她都想好了,阎秋池送花求爱,沈金台再次拒绝!

“我不是在做戏。”沈金台对李美兰说:“我就是单纯地不想要他的花!”

“那更好啊,”李美兰笑着说:“说明我们没有撒谎啊,我这就用小号把这新闻散播出去。”

“你还有小号?”

李美兰说:“当然啊,我平时在娱乐圈吃瓜,难道都用大号么?”

“你小号是什么?”

“这是我个人隐私,不能告诉你,我只能说,我也是万千金粉之一。”

这年头大家都用小号么?

阎秋池会有小号么?

啊,呸,他为什么要想阎秋池,管他有没有小号!

“我们要不要跟阎总支会一声,问问他的意见啊?”小糖说:“毕竟是发关于他的通稿。”

“他都能发声明自我打脸,应该没在担心这些吧?况且他不是在追金台么,为金台做点贡献,也是给他一个表现机会啊。”

虽然这么揶揄着,李美兰还是不敢得罪阎秋池的,说:“那我给他发个信息,探探口风。”

阎秋池回答的很简短:“发吧。”

“啧,”李美兰说:“能屈能伸大丈夫。”

她真的对阎秋池刮目相看,以前看阎秋池,只觉得他高冷,不苟言笑,是高高在上的那一种,只可远观,没想到他一旦决定做什么,果断干脆,丝毫不会拖泥带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