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九州密辛,末法将至(1 / 2)

李昊满脸震撼,心中不敢置信,但隐隐感觉又不是没有可能。

庄子生于公元前四百年左右,距今约莫有五、六百年左右的时光。而道家擅长长生之术,凝法境界若是保养得当尚可活两三百年。更别说之上还有法相境界,多活个几百年也不是没有可能。

若是其他人,李昊还会怀疑对方是否有这个能力。

但庄周是谁,道家亚圣,华夏历史上最知名的伟大人物之一!

“让我缓缓。”李昊干脆直接坐在了地上,沉吟了片刻,才继续说道:“先不说《太平要术》到底是不是庄周所传,就算我修行了太平要术,但为什么要继承张角的衣襟,接任太平道教主之位?”

张宁玉手拂过垂在身前的秀发,展现出特殊的自信与神采,淡然道:“将军莫非以为太平道已经完了?”

李昊眉头微挑,没有言语,但神色已经说明一切。

张角三兄弟在世的时候,太平道倒是真的声威浩大不可一世。但现在距离张角覆灭已经三年多,曾经让大汉皇朝为之震动的太平道,早已经分崩离析恍若丧家之犬。

虽然现在也不是没有残存的太平道大股势力,但李昊可不信张宁能够操纵他们。

张宁眉宇多了几许笑意,声音欢悦好似鸟儿欢鸣:“若是太平道尚有余力,将军是否会考虑接任太平道教主之位。”

李昊见张宁不似作假,心中倒是有些好奇太平道还有多少力量。

不过他更好奇,对方为什么一定要自己继任教主之位。

李昊沉吟着,问道:“先不说太平道还有多少残存的力量,我更想知道你为什么非要让我继任教主之位,难道就是因为我习练了太平要术?”

张宁倒是没有隐瞒,斩钉截铁地果断道:“不错,唯有习练太平要术者,才有资格继承阿翁的遗志。纵观我太平道数十万教徒,有神通者不在少数,但你是唯一一个成功参悟黄天大法的人。”

张宁说到这里,神色凝重,沉声道:“有史以来第一人!”

李昊愕然道:“难道张角,还有南华老仙也没有修行黄天大法?”

“黄天大法与黄天之眼,乃是庄子祖师自域外星空所获。祖师虽参悟了部分奥秘,但却并没有修行。阿翁生前耗尽一生之力,也仅仅参悟了黄天大法的皮毛。”

张宁神色复杂,叹息道:“阿翁若是能够参悟黄天大法的奥秘,也不会落到神魂俱灭的下场。”

李昊对此不置可否,张角固然强大,但面对大汉朝数百年的底蕴,显然还是差了一些火候。

“而且,继承阿翁的遗志,也是你唯一自救的希望。”

张宁话题一转,引起了李昊的兴趣。

他轻笑道:“自救,如今天下已现乱象,就算是别人知道我修行太平要术又如何,难道还需要担心别人以此攻讦。他们即便是有心,也要考虑考虑本将军手下的将士会不会同意。”

张宁如水的明眸微眯,似笑非笑道:“若是天地要灭你,又如何?”

天地!

李昊眉头紧蹙,感受到了几分不同寻常。

他沉声道:“这话什么意思?”

张宁反问道:“你可知九州鼎的传说?”

李昊沉吟不语。

他自然知道九州鼎的传说,或者说基本上每个华夏人都不会不知道。

相传上古时期苍穹破碎,有涛涛天水倾覆大地,无数生灵陨落于大洪水中。最有趣的是不论是华夏,又或者西方,以及非洲等地,神话中都流传着关于灭世洪水的故事。

不过关于洪水的具体年代,已经无法考证。

但九州鼎却是出现在那个特殊的时间,有人说大禹以九州鼎镇压了九州龙脉,最终平息了水患。也有人说是大禹之子为了巩固统治,铸造了铭刻九州地形地貌的九州鼎。

不管哪个说法,有一点毋庸置疑。

九州鼎确实真实的存在过,并且是华夏至宝。

李昊沉吟道:“略知一二。”

张宁神色凝重,明眸多了几许哀伤,声音沉重而又带着叹息与无奈:“如今九州鼎已经出现破裂,无力继续镇压华夏龙脉。一旦九州鼎彻底破碎,则末法时代至,长生之路断绝。到时天地间必然妖孽四起,生灵涂炭。”

李昊神色有些古怪,又感觉有些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