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五章 医学大会(上)(1 / 2)

<ins></ins>

就在艺术人员想尽办法排演话剧的时候,华东政*府发起的世界医学大学暨东北鼠疫防治总结交流会,在1911年4月10号这一天,在上海正式招开。

这是华东政*府首次举行的世界性会议,因此自然十分重视,之所以放在上海举行,而不是青岛,是由于华东政*府已经决定,北京才是未来中国的首都,青岛只是一个临时的行政中心,而且都要准备搬迁,这类活动只好就近放到上海举行,,另外上海是目前中国现代化水平最高的城市,也是最适合举行这种国际会议的地方。

而且这次会议的规格也确实不低,参加的共有22个国家,其中欧洲国家最多,有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奥匈帝国、俄国、荷兰、比利时、西班牙、葡萄牙、瑞士、芬兰、挪威、瑞典、丹麦等15个国家,因为这次是医学会议,政治影响较少,而且主要的议题又是交流鼠疫的防治,因此即使是和华东政府关系不太好的国家,如英法等国,也都派了代表参加,美洲方面有美国、墨西哥、巴西、智利4国;另外还有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暹罗和日本。

除此之外,还有来自瑞士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现在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是一个医学为主的组织,只是偏重于战场医疗,另外还有来自法国巴黎的国际公共卫生局两个组织,也就是后世世界卫生组织的前身。这两个组织参加,是因为华东政*府表示有意加入。虽然华东政*府现在还没有正式建国,但对国际事务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华东政*府实际己经取代了清廷,

本来日本是不打算派人参加,但日本国内有人认为日本目前不宜和华东政*府闹得太僵,而且交流鼠疫的防治经验,也是对日本有益的,另外英国、法国、俄国也都和华东政*府不睦,但还是派人参加了这次会议,日本也没有必要拒绝,因此最终还是派了2名代表参加。

22国2个组织共派来医学方面的专家87人,助手132人,加上华东政*府出席这次会议的23人,总计超过200人参加。另外有英国、法国、德国、荷兰、比利时、瑞典、美国,以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国际公共卫生局都打算在这次会议上发言,有的是阐述本国的医学情况,有的是展望国际公共卫生事务。

各国组织的代表在4月8日时都到达上海,在会议还没开始之前,会议组委会首先发给他们会议的议程和有关鼠疫的相关资料,好让各国组织的代表清楚会议的内容,同时也是让他们放心,这次会议只讨论医学方面的内容,而不涉及其他方面。

这次会议的主*席是由周唯颖担任,副主*席有刘学明、伍连德两人,会议的流程是:1由华东政*府介绍这次鼠疫的防治情况;2.介绍华东政*府医疗卫生体系的建设成果和发展规化;3.各国各组织代表发言;4发表大会宣言。而在会议结束之后,华东政*府还将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国际公共卫生局协商加入这两个组织的事宜。

4月10日,上海医学会议正式开始,首先由秦铮代表华东政*府进行会议辞词,表示希望这一次会议能够促进各国之间的医学卫生合作交流,促进医学卫生的科学技术的发展,共同致力于增进世界各国国民的健康。

介绍这次鼠疫的防治情况,当然是这次会议的重点,首先由伍连德介绍这次鼠疫的特点。

伍连德起身,先向参会的众人致意,然后道:“这次鼠疫发生之后,我们首先按照传统防治鼠疫的方法,从啮齿类动物身上寻找病毒的来源,但根据各地上报的数据,我们累计对1842例动物标本进行解剖,其中啮齿类动物有1512例,其他小型类哺乳动197例,小型鸟类133例,但都没有发现鼠疫杆菌存在;而对人体解剖25例,在肺部取的标本中,全部都发现了鼠疫杆菌,因此我们认为,这一次鼠疫,是一种不必依赖接触传染,而是通过飞沫呼吸传染的新型鼠疫,我们将这种鼠疫命名为肺鼠疫。”

众人一阵议论,虽然在会前发给的资料中,参会的人员都知道这次在中国东北地区发生的鼠疫是可以通过飞沫呼吸传染,但大多数人都是半信半疑,毕竟此前的认知,鼠疫都是啮齿类动物为传染源的,但伍连德举出的标本案例也很有说服力。

这时有一名专家道:“伍博士,通过飞沫呼吸传染,是你们根据刚才解剖案例的推测,还是另有事例证明。”

伍连德道:“有的,我们对24例鼠疫患者的唾液进行过化验,全部都发现了鼠疫杆菌,另外我们也做过试验,在鼠疫患者面前放一块布,让患者对布深呼吸、喘气、咳嗽,然后将布进行化验,也发现了鼠疫杆菌,这就证明我们的推测是正确的,这种肺鼠疫,是可以通过飞沫呼吸传染。”

顿时会场上议论纷纷,因为这么说就是证据确凿了,而通过飞沫呼吸传染,显然要比通过接触传染要厉害得多,如果这种鼠疫传播开,后果是相当严重的。

伍连德又道:“不过这种鼠疫病毒可以使用酒精清除,我们也做过试验,浓度在70-80%的酒精,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杀死这些病毒,因此在发现病毒的地方,以及治疗这种鼠疫患者的医院,以及与患者有密切接触的医务人员,可以使用浓度在70-80%的酒精进消毒,基本可以保证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