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章(1 / 2)

姚太后和赵润的死震惊了全国, 就连郁戎也是没有想到的。太后在死之前诛杀了文良辰, 萧文园自杀,这一场血案也算了结。赵准的亲信本与郁戎等人对立,眼下群龙无首, 老王爷的几个儿子蠢蠢欲动,反而令他们双方合作了起来。

国不可一日无主,储位之争一触即发。

朝堂上出现了两种声音, 一个是从老王爷那一支选出一个人来继承皇位, 还有一种声音, 是修改法律, 让小公主赵和也拥有合法继承权。

陈醉也积极为赵和奔走,他是社会主义过去的人,有男女平等的观念。

只是要推动这项法案还是很难, 主要是郁戎持中不言。

他们在等。

等林云英生产。

赵润死后,林云英便跟随其弟林宗冒回了牡丹州,眼下就要生了。

全国都在盯着她的肚子。

“王妃如果成功诞下男孩, 那这孩子就是无可争议的新皇帝了。”秋华说。

陈醉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刚出生的婴儿懂什么,他们也都各自有自己的心思。老王爷的几个儿子都已经成年, 他们没有受过帝王教育,品性未知也不好控制, 和他们相比,自然是刚出生的婴儿更好一些。”

郁戎虽然为人正直, 但权臣就是权臣,他效忠的人已死, 便可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意来选择新帝。如今在朝中,他算是最有威望的老臣,选了新帝,按照自己的期望来培养他,对于一个权臣来说,这也是极有成就感的一件事。这其中公私掺杂,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的清楚的。

“不过这些都和殿下没关系了,”秋华说:“殿下也该好好歇歇,趁着这次和中将大人游历四方,您也好好给自己放个假,等您游玩完回来,还有重要的担子要交到您手上呢。”

皇室凋零,为了巩固自身政治力量,郁戎已经重新给予了他前皇后的身份,这是官方承认的,他作为前皇后,日后也少不了参与到政治中去。

一日为后,便终生为后。

“你们这么快就开始收拾了?”郁铖进来说。

“先准备好,到时候咱们想走立马就走了,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陈醉往床上一坐。两只手撑着身体。

郁铖赶紧说:“你手腕好全了么,你就又用力。”

“都好了。”陈醉说着便晃了晃自己的手。郁铖捉住,捏了一下他的手腕:“疼么?”

“没感觉。”陈醉说:“王妃产期就这两天了吧?”

郁铖点头:“现在全国上下都盯着呢,京城形势也很严峻,你没事不要出去走动。”

陈醉说:“我好几天没见郁相回来了,他在宫中?”

“他去了牡丹州。”郁铖说:“若王妃生下的是儿子,得立即接回到宫中来……我身上是不是有点臭,出了好多汗。”

陈醉说:“今天天不热啊?”

“今天拉练,带着我的兵跑了两圈。”

陈醉就笑着说:“是不是带了记者过去拍照?”

郁铖笑了笑,说:“我先去洗澡。”

他去洗澡了,陈醉在床上躺了一会,就爬起来了,将衣服脱了,看了看秋华。

秋华说:“这样不好吧,天还没黑呢。”

陈醉这几个月一直在休养,郁铖天天叫厨子给他做海参鲍鱼的,补他的有劲没处使,就有点泰迪上身。

“白天才看得清呀。”陈醉说。

秋华就赶紧出门去了。陈醉脱光了衣服,就进到浴室里去了。

郁铖说:“又浪。”

陈醉嘻嘻笑了两声,说:“中将大人今天辛苦了,我来犒劳犒劳你,胳膊酸不酸,我来给你按按。”

这一按,就按倒半夜三更了。

郁铖就坐在他腰上给他按。

陈醉浑身酸痛。

正按着呢,外头传来了脚步声,有人隔着卧室的门气喘吁吁地喊道:“生了,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