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50(1 / 2)

陆霆琛教盛乔如何认知一个行业, 如何丰富自身的知识储备,如何洞悉人心,如何定位痛点和切入点, 如何与人谈判。

他教会她许多事, 但并不控制她, 只是站在她身后, 当她行差踏错的时候扶上一把,让她下次能长记性。

如同一根粗壮有力的浮木, 任由她攀爬向上, 给予阳光和空气。

这天下午, 盛乔外出回来,听舒怡说姚乐乐陪着他的那个男朋友许应辉去了陆霆琛的办公室,一同来的还有盛冬青。

许应辉最近在试图接洽盛氏这件事盛乔是知道的,如果说想通过姚乐乐这层关系牵个线搭个桥也无可厚非, 但是把盛冬青拉过来做说客游说自己的女婿, 这就有些吃相难看了。

站在陆霆琛的角度,怎么选择都难免招人非议。

盛乔和姚乐乐不和这一点公司上下人尽皆知, 如果陆霆琛拒绝提供支持, 那么会有人说他不近人情, 打压异己,但如果他同意了,也少不了有人会质疑他的决策是否公正,是不是主要看了自己岳父的面子之类的。

也不知道她那个傻白甜爹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么坑自己女婿。

盛乔敲门进去的时候恰好听见姚乐乐嗲声嗲气的叫陆霆琛姐夫,呵,虚情假意。

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黄鼠狼给鸡拜年, 不安好心,不对,这样好像把陆霆琛也给骂了。

盛乔整理了下表情,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还挺热闹啊,都在这。”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盛乔这一句给引了过来,各人脸上的表情都十分精彩。

盛冬青表情有些不自然的叫了盛乔一声,显然他也觉得自己这事做的不叫个事,奈何姚乐乐一直求着他出面,姚如玉也帮着女儿磨着他,他这个夹心饼干实在是难做。

许应辉起身和盛乔打了个招呼,他的眼神让盛乔觉得很不舒服,充满了试探和打量。

姚乐乐脸色一沉,显然是觉得盛乔在存心捣乱,不过毕竟她现在是有求于人,碍于情面,还是不情不愿的打了个招呼。

盛乔在心里冷哼一声,姚乐乐明显是算准了盛乔今天要外出,才带着许应辉和盛冬青上门的。

只是没想到她这次的项目谈的十分顺利,所以结束的比预定要早,恰好让她目睹了这一出好戏。

屋内的气氛一时间有些诡异,盛乔招呼着舒怡给在座的三位上茶,表面工夫做的是一丝不苟。

而后拿起许应辉带来的项目计划书翻了翻,笑道:“许总是想和盛氏合作吗?可你们也看到了,陆总最近比较忙,手头的案子一大堆,不一定能匀出精力来对接你,不如这个项目就交给我来跟进吧?”

盛乔笑吟吟的看向陆霆琛,“陆总,您觉得我这个建议如何?”

陆霆琛好笑,他哪里看不出她是想帮他解围,保护他,不由轻晒,而后抬眼看向许应辉,“许总意下如何?”

许应辉自然是不好说拒绝的,毕竟盛乔和陆霆琛是夫妻,也是盛氏未来真正做决策的那位。

姚乐乐一听这事要被盛乔横插一脚,脸色瞬间不大好,“姐夫!”

盛乔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放心啦,许总这要真的是个好项目,我肯定不会放过,否则咱陆总也不会同意不是?”

舒怡送了盛冬青三人出门,办公室里瞬间就只剩下盛乔和陆霆琛两人了。

盛乔狗胆包天的坐到陆霆琛的腿上,伸手环住他的脖子,语气骄矜的不行,“夸我,快。”

陆霆琛颇有些玩味的扫她一眼,伸手扶住她的腰,慢条斯理道:“这么热情么?陆太太。”

男人眼眶深邃狭长,似有火焰在跳跃,盛乔后知后觉,她现在好像是在玩火......

慌忙弹起来,后退一步,装的若无其事道:“陆先生,你还没追到我呢,保持距离,保持距离。”

说罢逃也似的走人。

*

几日后,盛乔准备外出,在电梯口被姚乐乐给拦住。

姚乐乐来者不善,但盛乔心里有数,她早晚会找上门来的。

姚乐乐眼眶通红,“盛乔,你为什么拒绝和应辉合作?你知不知道他因为这件事和我分手了?”

许应辉和姚乐乐分手这件事盛乔是不知道的,当然这也不是她的本意。

盛乔顿了下,解释道:“原因我都已经在高层会议上说明白了,这不是我的决定,这是公司的决定,许应辉公司的经营状况你应该也知道的,即便公司同意投资,也只不过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