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找到案发现场(1 / 2)

久弥成瘾 柒月初叁 5835 字 8天前

胡茗一直把自己当成个异类,还以为楚啸威听说他小学喜欢男生,也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他,结果并没有。

楚啸威依旧抽着烟,眼神望向窗外,淡淡的,神色未变。

胡茗又问,“你不觉得像我们这种人很悲哀吗?”

楚啸威反问,“哪种人?”

胡茗没答,“········”

楚啸威摇摇头,沉声说,“不觉得。”

胡茗把目光从窗外移到他的脸上,“·········”

楚啸威的目光也从窗外移回来,跟他对视上,说,“别给自己贴标签,也别在乎别人的眼光,你的生活就好过的多···········”

胡茗并不觉得,“你不明白。”

楚啸威,“·········”

胡茗,“标签不是我给自己贴的,是别人、是社会给我贴的·········”

楚啸威没有说话。

每个人的心理素质不一样,并不是所有人的心理都强大。

因此,在他看来胡茗是自己没有强大起来,没有正确的处理自己人生中的问题,所以才一步一步走向黑暗,可是胡茗却不认为。

俩人就像朋友一般,淡淡儿的聊着天。

胡茗告诉他,“我小时候,因为喜欢我们班里的男生,想要靠近他而被欺负过,也因为跟别人不一样,而被人孤立过·······”

楚啸威没有意外,问,“就是因为这样,你才强迫自己喜欢女人的?”

胡茗点点头,“对,小学时候别人都不喜欢跟我说话,我总是自己一个人。那感觉,像是掉进了阴暗的枯井里,很潮湿,很冰冷,张大嘴叫,却没人搭理我。后来我就打架,用拳头去解决那些对我不善良的人!可我发现,就算用拳头,依旧是治标不治本。他们当面不敢说,背后也会说。再后来上初中,我碰到一个喜欢我的女生,她追我,我就接受了,我发现自此之后,别人的目光居然变了··········”

所以,从那时候,胡茗意识到

社会接受不了跟他们不一样的人。也就知道,只有女人才是他的保护层。

楚啸威静静的看着他的表情,听他心里的苦楚。

也能感受到大众排除异己而造成的不和谐。

说到这里,胡茗再次苦笑,“只不过生活从来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刚解决了在学校里的生存问题,我爸那边就直接把我打入了地狱··········”

胡茗从小在父母的争吵下长大,本来就没有体会到该有的家庭幸福。后来又因为自己的取向,更是感到无尽的黑暗。

再后来知道胡泰和的事情,他眼前一黑,顿时有一种绝望感扑面而来。从那以后,他认为自己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地步。

也是从那以后,他的心里开始扭曲,心态也随之大变。

胡茗信奉一句老话。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所以,那时候的他,觉得杀人犯的儿子就应该是个杀人犯。

因此,确实是从那时候起,胡茗开始释放天性的。

他那时候有个女朋友,可心里还是向往男性的。

所以,他在女朋友的保护层下,开始欺负别人,彰显自己的本性。

其实张彤之前,他还欺负过另两个男生,可是他们都强烈的反抗了。

直到后来的张彤·········

其实要说张彤,胡茗对他还是有感情的。

毕竟那时候,张彤没有过多的反抗,让胡茗误认为那是你情我愿。

所以体会到了恋爱的感觉,那时候,胡茗很疼他。

张彤从楼上掉下去,他承认有一部分是因为他的原因,但更多的原因也还是来自社会。

胡茗告诉楚啸威,如果说一开始张彤可能是被强迫的,可是自从从楼上掉下去感受到人情冷漠之后,他也就认命了。

自此之后,他也对胡茗产生了感情,俩人也感受过浓情蜜意。

后来,村里的人传出胡茗并非胡泰和的亲生孩子,胡茗的心态再次发生了变化。

胡泰和后脑的伤确实是胡茗敲的,因为胡茗听说他并非胡泰和的亲子后对他的感情也就淡了,再又一次听到胡泰和酒后说醉话时,他慌乱的用一把铁锤直接敲了他的后脑。

他当时是想要将胡泰和敲死的,就算他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毕竟是他们家的人,他害怕别人知道他和她妈和一个杀人犯生活了二十多年,把他们也当成包庇犯,所以要先下手为强,赶在别人知道前制止他。

那是胡茗第一次产生杀人的念头。

后来,胡泰和被救了过来,他并没有供出胡茗,也没有和胡茗之间产生隔阂,身体各方面也没有危险,父子俩之间的日子就照常过。

后来,胡茗高中辍学,不是亲父子这件事也一直在他心头没有散去,所以挣钱了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DNA检测。得知胡泰和确实是他的父亲之后,他的心定了下来,之后,就去了春城打工。

在春城的时候他是想要学好的。

在那之前他慢慢的跟张彤淡了下来,想要改变自己,回归正常的世界,当一个正常的人类。

可那时候的他也就像楚啸威曾经的说过的一样,虽然心理上想要向善,可是行动却不支持。

他发现自己做不到。

他虽然也交了女朋友,可心里还是想着男性。

楚啸威问胡茗,有没有碰过春城的杨国选。

他摇摇头。

春城在他的心里,是不一样的存在。

他希望在天堂,自己是干净的。

所以,在春城,他和他的女朋友,过着正常的日子。

只是融入平常人的世界容易,正视自己却很难,所以,他经常闷闷的不开心。

后来,他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人性,从春城又返回了京都。

回到京都,他又找回了以前的自己,当然,第一件事就是又联系到了张彤,俩人又恢复了情侣关系。

张彤和他俩人习惯了躲躲闪闪,所以这才有了同在棚户区居住的张丁梅。

张丁梅是个离异的中年妇女。

社会最底层的老实人,胡茗没有费多大劲儿,就轻易儿跟张丁梅俩人勾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