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不入流(1 / 2)

不多时,众人就到了紫芙方才到过的院落附近。

守在那里的婢女初时还很高兴,以为是二夫人的婢女将人带来了。

可当她看到人群之中的紫芙时,震惊的表情和二夫人的婢女如出一辙。

“郡主可在里面?”驸马爷急切地问道。

婢女支支吾吾,不知该怎么说好。

王爷看清她的表情,脸色更加难看,大步就进了院子。

郡主和二夫人的婢女此时再想辩解为时已晚。

众人来到院中唯一有光亮的那间屋前停了下来。

屋内微微摇晃的烛火将在场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元仲酒劲正足,上前就要踹门,却被世子拦了下来。

万一迦禾郡主也在里面,元仲冒然进去并不合适。

“还是本宫进去看看吧!”

这时平乐长公主走上前来。此间她去查看确实比较合适,因为伽禾郡主毕竟是公主府的人。

长公主神态从容地上前推门,实则内心也有些紧张,她就怕程悦迦一时糊涂,意气用事反将自己给坑了。

钟离末手底下的人,岂是她这个小丫头能随意算计的。

长公主内心忐忑地推开了房门,门缓缓打开,发出轻微地吱呦声。

场间几人的心也瞬时被提了起来。

当门内的屏风完全显露出来,长公主几步就跨入到了屏风后,借着昏暗的烛光,终是看清了屋内的情景。

此时程悦迦两人就在屋内的大床上斜躺着,可她们却都满面潮红,失去了意识。

长公主四下环视立马发现了屋里的异常。她迅速捂住口鼻,就朝门外走去。

一出门,就险些撞上在门口探身往里看的元仲。

长公主赶紧将他推了出来,说道:“没事,原来是悦迦和她表嫂不胜酒力醉在了房里。不要挪动她们了,今夜就让她们在这儿休息一晚吧!”

紫芙和钟离末了然相视,只笑笑没有开口。

倒是元仲满脸疑惑,跃跃欲试想要进去看看,却被王爷一把揪住,扔到了身后。

王爷是什么人,听到长公主的说辞,就知这里有异。

他不动声色地将众人都遣到了院外,散了晚宴,差人将驸马爷安置好,才又回到了院中。

当众人都回各自的院里休息,王爷却唯独将紫芙和钟离末留了下来。

“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王爷眼神突然变得犀利,皱眉询问道。

紫芙刚想说话,钟离末却抢先答道:“眼见为实,父王进去看看便知。”

长公主闻言嗔怪地看了钟离末一眼,钟离末抱歉地挠挠头,假装没看见。

紫芙还从未见过钟离末吃瘪的样子,忍笑不语。

王爷看钟离末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十分恼火,可又拿他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跨进屋里。

刚一进屋,王爷微皱的眉心就紧紧锁住,因为他发现了让他十分厌恶的东西。

他年轻时常隐藏身份混迹江湖,对于各种不入流的手段都十分熟悉,只要嗅一下他就知道这屋子里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