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彻夜长谈(1 / 2)

沈一凡等人随着鬼医余梦城一同进入了一栋大楼,电梯里余梦城告诉沈一凡,等会去的是华夏一名非常有名的盲文专家,可能对他在傅善祥古墓中找到的盲文圆点破解有所帮助。

进入这位盲目专家的家里后,发现这位所谓的盲文专家真是一个盲人,但是家中布置的井井有条,也是非常干净。

这位盲文专家姓邱名海鸣,先天性目疾到了两岁就开始看不见了,十二岁那年他开始对盲文研究,到现在已经有将近四十个年头了。

余梦城开门见山的就将来找邱海鸣的事情说了一遍,邱海鸣也是爽快让他们将盲文拿给他。沈一凡从古墓中拓印下来的盲文圆点经过余梦城找人重新将圆点全部整理了一遍,递给了邱海鸣。

盲文是盲人用触觉来感受凹凸规律而得到信息,我们现在通常所用的盲文都是1874年从国外传进华夏的,而较早时候华夏地区也有盲文,但是每个地区都不同,没有统一官方的盲文。沈一凡带出来的拓印图盲人是无法识别的,故此余梦城又找人讲拓印图上圆点全部归类,按照原先的规律制作了盲文。

余梦城告诉沈一凡,他找的制作盲文的人也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对上面的盲文就从来没有涉及过,但是制作完成之后那人很确定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盲文。

邱海鸣摸了很久非常奇怪的说道:“这些盲文很是奇怪,看着有些像布莱尔但是又和布莱尔有很大的区别。”

布莱尔是盲文的发明者,出身英国现在世界上通用的盲文就叫‘布莱尔’,布莱尔盲文是1874年传入华夏,有华夏的盲文专家一同制定了适合华夏国人民使用的盲文。

邱海鸣说道:“这个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盲文。我需要一些时间才能翻译出里面的内容。”

沈一凡对盲文确实一窍不通,也只能等邱海鸣翻译出来。不过大家都认为邱海鸣说的一些时间可能是几天,没想到邱海鸣抱着那一叠盲文纸直接进了里屋。

大家四目以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是周开打破了尴尬的氛围,笑呵呵的递上了烟说道:“我们是不是要等消息?”

余梦城没有多说什么,倒是杨天泽说道:“看来今日大家聚集在此必须有个结果。”

神算顾恺明喝了口茶说:“那从我开始。这个神术会嘛……”

一开始沈一凡以为这种讨论用时不会很长,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邱海鸣研究盲文用了一个晚上,而他们也是讨论了一个晚上,到了第二天早上的八点多,邱海鸣才拖带着疲惫的身体从里屋走了出来,一股非常奇怪的神情让大家都有些好奇。

我们在此一个个梳理。

沈一凡将他所得的信息全盘拖出,让大家似乎有些惊讶,觉得他们所认知的太平天国似乎有些不同,但是杨天泽却是认为沈一凡说的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杨天泽非常兴奋的表现一改之前他那种慌张而有不善于交际的性格,似乎今日终于找到了知己一般,滔滔不绝说了将近有两个多小时,从洪秀全金田起义到最后金陵兵败一直到太平天国残余和清廷的抗争。

杨天泽告诉他们,他一生都在研究太平天国的历史所以只要是太平天国相关的文献资料,他都很感兴趣。几年前他在燕京的潘家园收了一套关于太平天国的小人书,这套小人书上所写的内容很是传奇。

小人书大概是在民国时期出版的,看出版号应该也就是几百本,当时这种出版的小人书绝大部分都是有钱人自己拿钱自己出版,所以量不会很大,到了如今这东西价钱也是成倍翻,当时他收的时候就要五万多,如今这套小人书大概可以在申沪买一套两居室的房子。

虽然是小人书但是杨天泽坚信上面的内容不是杜撰出来的,所以他耗费了很大的精力寻找到当时手绘这套小人书的作者,当然这个作者也是年事已高,有他的孙女儿讲述了一段经历。

小人书的作者当时还很小,可能也就只有十岁左右,那是正逢战乱他家里还算是中产阶级日子过得去。一日他在门口玩耍遇到了一个快要饿死的老外,作者好心给了那老外两个馒头,老外吃了馒头之后和他讲了故事。作者到了四十多岁时候发现这个所谓的故事其实是内有玄机。

故事的内容是讲述一个神父来华夏传教,结果遇到了一段奇遇,这个神父在一个山洞休息的时候,看到了五个怪物一个是狼人;一个是猫脸人;一个是鸟面人;还有一个狮面人和带着鹿角四不像的人,当时这那神父被吓的要死躲在了一快大石头后面,而那五个怪物将一个圆球放在山洞之后就走了。

神父在大石头后面等了很久才敢出来,出来之后看到那个大圆球有些看不懂,那是个黄金打造的金球有一个足球大小,神父也是非常好奇用手摸了一下,结果那圆球就打开了,里面出现一张青铜片似得的如同东西,接着就出现了很多影像。

那神父影像放了很久,神父看完这些影像之后也是非常震惊,最为让他不可思议的影像中提到了永生的奥秘,事后神父就到南方去传教遇到了一个非常虔诚的信徒,他是一个落地秀才没有考到功名,对当时政权非常的不满意,神父和这个秀才无话不说。

一日神父就将山洞中的这段奇遇告诉了这个秀才,当时在场的还有几个人,没有多久之后这个秀才就开始纠集一批老百姓造反了,这个人就是洪秀全。

洪秀全金田起义没有多久之后,萧朝贵就接到洪秀全的密旨开始调查神父说的一切,而当时杨秀清也是非常重视此事,让他手下的一名参将去调查,此人就是刘权秀。小人书的故事大致就是围绕这两个人一路追查神父说的影像而展开的。

历史上说萧朝贵被清军包围突围时候而亡,其实并非如此。萧朝贵先是按照神父的所说看到第一段影像去了一座悬浮在空中的城堡,从里面带出了很多财富。回去复命但是洪秀全并不是很满意。而刘权秀则是调查了神父所说的通往天国的城市,从里面带来很多线索。

沈一凡听到这里已经理解了其实萧朝贵一开始去的并非是北斗城而是秦岭云雾山,而刘权秀则是去了北斗城。

因为洪秀全和杨秀清对这次的探险调查的结果不是很满意就决定让他们在此前去,当时洪秀全就有了私心,让萧朝贵佯装突围的时候被清兵所杀,一直秘密调查,此次萧朝贵便进入了北斗山,而刘权秀去了秦岭云雾山。

戏剧化的是,刘权秀第一次进入北斗山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在北斗山深入,因为他遇到当地人的抵抗,当他们越过绝马沟之后损失太大不得带了一些当地的文献资料就匆匆回来,而他第二次进入云雾山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见那座悬浮在空中的城堡,而是在云雾山迷路了不过机缘巧合的是看到一块摩天崖画,而崖画上内容就是我们之前所说的‘天国谜题’,带着天国谜题回来的时候,洪秀全的部队已经开始对金陵发动攻击。

刘权秀将此事告诉了杨秀清,杨秀清则将这件事给隐藏起来并没有和洪秀全讲。萧朝贵作为一名已经死掉的人自然不能出面,所以他进入北斗城之后很发生几次恶仗部队也是消耗殆尽,但是带回来线索更加有价值。

其中就有线索直接指向金陵,所以洪秀全才不遗余力的攻占金陵。到了金陵所有的线索都断了,太平天国也就没发动更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这和沈一凡猜测有些相似,其实洪秀全认为他要的答案应该就在金陵。